HKSAR v Saeed Ur Rehman

HKSAR v Saeed Ur Rehman
[2018] 4 HKLRD 135
上訴法庭
刑事上訴案件2017年第257號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法官麥偉德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法官潘兆初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法官薛偉成
2018年8月9日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 – 審訊 – 公平審訊 – 辯方證人的證供有否被誤解 – 被告人是否因為證供被誤解而被剝奪得到公平審訊的權利,或者定罪是否因此而不安全或不穩妥

刑事證據 – 被誤解的證供 – 被告人有否被剝奪得到公平審訊的權利

上訴人是原案第二被告人。他被裁定企圖入屋犯法罪罪名成立。與他一同受審的被告人(X)承認控罪,也承認事實摘要真確無誤,也就是說,X承認自己用撬棍撬開7樓某個單位(該單位)的窗,第二被告人負責把風,當警察來到時,第二被告人大聲喊叫,並與X一起朝樓梯方向跑。審訊時,第二被告人作供說,他當時在大廈是要向一名朋友收錢,那朋友在8樓;他不認識X,沒有協助他強行進入任何單位,也不見他用撬棍。X以辯方證人的身份作供,他透過烏都語∕英語傳譯員表示自己不認識第二被告人;他當時是與另一人在該處;而且他是在被捕之後才見到第二被告人。接受盤問時,X被問一個問題:事實摘要所載的是「真話」,還是他在庭上證供是「真話」。X的回覆被口頭翻譯為「供詞讀過給我聽了。我不認同這份供詞。」(受爭議的答覆)。原審法官瞭解過X和傳譯員所討論的事情之後,X再被問同一問題,他回應說「我現在說的,不管是甚麼,這個就是正確的版本。至於我較早前說的,我覺得都是一樣的」(第二次答覆)。原審法官認為第二被告人的證供不可信,拒絕接納,亦由於X的證供與X所承認的案情不相符,同樣拒絕接納,結果裁斷控方在無合理疑點下證明第二被告人干犯了控罪。基於審訊時X證供中很重要的開脫部分沒有被翻譯出來,受爭議的答覆並不完整,第二被告人因而獲批給針對定罪上訴的許可。聆訊許可申請時,法庭傳譯員將X的話翻譯為:「這份讀給我聽的供詞它說這個男孩當時是和我在一起的。我之前已經作供,作供時清楚說過這個男孩當時不是和我在一起,因為事實上他不在那裏。我不認同它,我不同意它。」第二被告人將X的話翻譯為:「那剛剛讀給我聽的。它們說那個男孩子當時是和我在一起的。我之前作供,我清楚告訴他們他當時不是……事實上,他不在那裏……我不同意這份供詞,那份讀給我聽的供詞,我不同意它,我不接受它」。

裁決 –駁回第二被告人的上訴:

  • 從另兩份提供的翻譯可見,顯然X是說:(a) 他作供指第二被告人當時不是和他在一起,這與事實摘要有分別;及(b) 他不認同,不同意,也不接受事實摘要。不論不認同事實摘要與不同意或不接受事實摘要有甚麼分別,X其後被問同一個問題,而第二次答覆的口頭翻譯是正確的,這點沒有任何爭議。原審法官清楚知道,X當時作供指出他的庭上證供(即第二被告人不是與他在一起)是正確版本,言下之意是,X並不同意他之前同意過的事實摘要。(見第53-56、61-62段)
     
  • X的供詞與他認罪時承認的案情截然不同是一個不被反駁的事實。雖然他的證供有某些部份沒有被口頭翻譯出來,但他表明了當干犯罪行的時候,第二被告人不是和他在一起,並且他這番說話是正確的版本。這是原審法官對X的證供所理解到的,已經在裁決理由反映出來,而裁決是考慮過控方證據之後作出的。(見第66-69段)
     
  • 因此,誤譯沒有引致任何不公平以致第二被告人被剝奪得到公平審訊的權利,也沒有令他的定罪不安全或不穩妥(引用HKSAR v Lee Ming Tee (2001) 4 HKCFAR 133、HKSAR v Shahid [2013] 4 HKLRD 226、HKSAR v Chan Ka Chun (2018) 21 HKCFAR 284)。(見第70段)

上訴

這是一宗上訴案。上訴人在區域法院法官杜大衛席前,被裁定企圖入屋犯法罪罪名成立。上訴人(第二被告人)指稱原案審訊時第一被告人的證供被誤解,因而針對定罪提出上訴。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