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SAR v. Wan Wai Lun
上訴法庭
刑事上訴 2017年第90號
上訴法庭法官麥機智、彭偉昌
2018年1月16日

刑事判處 – 危險藥物 – 先前定罪 – 極為不同的罪行在處罰程度及/或判刑類別方面存在重大區別

法庭基於D自行承認控罪,裁定他一項販運危險藥物(即22.72克海洛英)的罪名成立。審理該案的區域法院法官注意到,D過去曾有過10次被定罪的紀錄(包括在過去14年間曾經7次出庭)。他有其中兩次定罪,是因為管有危險藥物,被法庭判入戒毒治療中心。該區域法院法官看來並未發現任何可加重刑罰的因素,並指出他“找不到有任何理由,可偏離較高層級的法院所作出的指引”。在考慮到D認罪而作出1/3刑期的扣減後,D被判入獄53個月。

D就刑期提出上訴,理由是該區域法院法官錯誤地,以80個月監禁作為判刑起點,而事實上,根據R v. Lau Tak Ming & Others [1990] 2 HKLR 370一案的相關判刑指引,經過審訊後而作出的適當判刑,於計算後,應當是不超過72個月監禁。

裁定-上訴得直,撤銷原來的53個月刑期,改以48個月監禁取而代之,理由如下:

  • 雙方同意若嚴格適用有關的判刑指引,有關的判刑起點將會是72個月以下的監禁。該區域法院法官並沒有解釋,他所採納的判刑起點,為何會是一個較此高出許多的80個月監禁刑期?上訴法庭認為,原來只須通過精確計算而將相關指引適用於有關刑期,但目前所提升的幅度(百分之十一點九七)確實不少。上訴法庭曾在HKSAR v. Smit Hector Edward [2017] 1 HKLRD 287一案中指出,法庭如果偏離了經精確計算的判刑起點,此舉雖不致使它遭受非議,但如果幅度顯著,便應當給予解釋。然而,該區域法院法官並沒有提及他是否確認任何加重刑罰的因素,作為本案的判刑偏離有關指引的理據。
  • 該項一般性原則-亦即是,判刑可因過往的相同或類似定罪而加重-主要適用於涉及不誠實、性侵犯、暴力等方面的罪行。
  • 然而,上訴法庭認為,將過去純粹涉及管有危險藥物的定罪,作為販運危險藥物的加刑因素,將會導致產生難於處理的問題。立法機關和法院均確認,純粹管有危險藥物與販運危險藥物,二者於本質上是極為不同的罪行,其處罰程度及/或判刑類別也存在重大區別。
  • 不管如何,如果被告人過往純粹因管有危險藥物而被定罪,在一般情況下,法庭是否可據此加重其在販運危險藥物方面的刑罰呢?上訴法庭並非必須對此提出決定性的看法,這不僅因為該區域法院法官看來並沒有考慮案中是否存在加重刑罰的因素,也基於該等導致D被判進入戒毒治療中心的兩項先前定罪,並不能構成將他在販運危險藥物方面的刑罰加重的理由。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