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SAR v. Wiwik Lestari
上訴法庭
刑事上訴案件2016年第227號
上訴法庭副庭長倫明高 上訴法庭法官麥機智 上訴法庭法官彭偉昌
2018年3月27日

危險藥物 – 販運 – 知道

經審訊後,申請人被裁定販運危險藥物,即572克可卡因,罪名成立。原審時的爭議點是,當申請人被截停及拘捕的時候,她是知道自己携帶著危險藥物的。申請人在警誡錄影會面表示,當時她懷疑自己有可能是携帶著危險藥物,但亦表示當時並不知道自己一直携帶著危險藥物;會面紀錄獲接納為呈堂證據。申請人在原審時作供稱,任何可導致入罪的供認都不是真的,全是「警員廣泛教導」(extensive coaching by the police)的結果。

法官作總結詞並就「知道」的問題指示陪審團的時候表示:

「……被告人所作出的相當於承認她確實知道或懷疑自己當時所運送的是危險藥物,她也多次否認自己知道白色膠袋盛著的是甚麼東西。」[斜體後加以示強調。]

法官亦表示過,「在會面較後部分,[申請人]作出承認,表示她確實知道自己當時所帶的是甚麼東西」。(在申請人上訊時,控方承認並無證據證明申請人承認自己知道當時所帶的是危險藥物)。

儘管在結束總結詞時,法官邀請大律師提出任何意見,但大律師沒有就這些指示提交意見。

裁決 –判上訴得直:

  • 法官的指示省略了懷疑和知道兩種精神狀態的分別,以致陪審團有可能循不當的思維方向,推論任何一種精神狀態的證明都足以證明申請人有罪。
  • 儘管申請人的大律師在原審時已在他的結案陳詞表示「懷疑並不足夠」,但陪審團所得的指示是法官給他們的,而任何一方大律師對法律的正確提述也補救不了法官的遺漏。
  • 法官必須給予一個簡單的指示,那就是,只是證明申請人懷疑自己當時携帶著危險藥物,不足以證明她知道自己管有危險藥物。
  • 不這樣做等同於因為遺漏而造成嚴重錯誤的指示。法庭下令重審。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