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SAR v. Wiwik Lestari 及 HKSAR v. Tse Hin Yeung
上訴法庭
刑事上訴案件2017年第185號
上訴法庭副庭長倫明高 上訴法庭法官麥機智 上訴法庭法官彭偉昌
2018年3月29日

上訴理由 – 上訴程序

Wiwik Lestari案,申請人的大律師提出10個上訴理由。法庭認為在理由1至9提出的論點全無理據可言,基於判決理由書所列各點,不認為有必要要求控方回答任何論點。申請人向法庭提交四箱案例典據支持上訴,但他的上訴缺乏充分理據。

上訴法庭提醒大律師,在刑事上訴中,他們有責任擬定可以妥為爭辯的上訴理由。大律師的職責可不是把想得出的都擬定為上訴理由,不管它們是否真實,是否可以妥為爭辯,仿佛理由越多就越顯示他們有能力或辦事勤奮。這種做法有可能導致大律師「見樹不見林」,看不清本應不錯的上訴理由,就像這宗案件所發生的情況一樣。

其中一個據之而上訴獲批的上訴理由一直到兩方在法庭席前提出論據才被發現。上訴方的大律師是他們所屬領域的專家,預期履行大律師職責具專業水準、務實和具備常識。

Tse Hin Yeung案,上訴法庭再次表達對於一種文化的關注,這種文化盛行於若干上訴方大律師之中,那就是,他們在任何一套針對定罪而擬定的上訴理由中,幾乎像例行公事一樣,不管有理無理,總會堅稱總結詞不公平、有欠平衡。法庭認為,可能現在是時候把在單一名法官席前申請上訴許可的程序延伸到所有上訴,而不只限於涉及7年或以下刑期的上訴。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