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SAR v Yau Chung Man
上訴法庭
刑事上訴案件2015年第411號
上訴法庭副庭長倫明高 上訴法庭法官麥偉德 原訟法庭法官薛偉成
2017年8月24日

傳聞 — 可接納性 — 給陪審團的指示

海關關員截查一個運抵香港的包裹,發現裡面藏有1.07千克可卡因。包裹貼上一張寫有姓名、地址、電話號碼的紙張。一名海關關員照着號碼打電話,佯稱是送件公司職員,與一名女子(「L」)通話。L確認自己是紙上所寫的收件人。其後,該關員在庭上作供,稱L在電話談話中表示「……這個包裹其實是邱先生的……」,要求改由邱先生收包裹。該關員之後收到被告人來電,與他討論收取包裹的安排。被告人自稱是L的朋友,L已授權他收取包裹。被告人與該關員見面,按照該關員的要求出示L簽署的授權文件之後,取走包裹,海關關員隨即拘捕他。

審訊期間,辯方大律師沒有反對該關員所說L告訴他的內容的可接納性。原審法官在總結詞詳述該關員的證供,包括該關員供稱L說過包裹是屬於被告人的。她指示陪審團應當謹慎考慮這項證供,陪審團可以把L所聲稱的(包裹是屬於被告人的)當作是真的。

裁決 –判上訴得直,命令重審。

  • 上訴法庭重申針對傳聞證據的經久不衰的普通法規定。該關員有關L的說話的證供,本質上是二手的庭外供詞,不可以測試,也不應接納用來證明被告人是知道包裹裡面是些甚麼東西。
  • 關鍵的爭議是被告人是否知道包裹裡面的東西是毒品,而L說包裹是屬於被告人的,如果她所說的獲接納,這項爭議就有適用的證供。因此,考慮援引證據的目的是很重要的。
  • 原審法官留待由陪審團決定是否把證供接納為事實,即包裹是屬於被告人的,並用證供證明被告人是知道毒品在包裹裡面,這種做法有不足之處。原審法官本應特別指示陪審團不要用證供證明被告人真的知道包裹裡有毒品。至於控方大律師要求陪審團把從L聽聞的當作為證實她所聲稱的事實的證供,原審法院也沒有加以糾正。儘管控方大律師和辯方大律師都沒有反對L的說話的可接納性,但原審法院未有恰當地針對L證供的處理方法,構成嚴重錯誤的指示。

這案件是由麥樂賢周綽瑩司徒悅律師行提供。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