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SAR v Yik Siu Hung
Court of Appeal
Criminal Appeal No 176 of 2015
Macrae V-P, McWalters and Zervos JJA
22 February, 15 March 2019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 — 上訴 —「扣時」的命令 — 處理方法 — 重新提出的許可申請完全缺乏理據並且是在法官充分提醒法庭有權命令「扣時」之後才提出的 — 這樣的話,即使申請人當時有律師代表,甚至是由領訟大律師做代表,法庭也可行使權力

被告人在高等法院接受審訊後,被裁定兩項串謀行騙罪罪名成立。她不服定罪,申請上訴許可,但上訴法庭單一名法官拒絕她的申請。該名法官提醒她,上訴法庭有權命令「扣時」。儘管如此,她仍向上訴法庭全體三位法官重新提交許可申請。聆訊在三位法官席前進行,開始時,三位法官對她作出同一番提醒。案件被暫時押後,讓被告人的領訟大律師有時間與被告人傾談。然而,被告人堅持在全體法官席前申請上訴許可。領訟大律師代表被告人辯稱,原審法官本應允許她的「毋須答辯」的要求。

裁決 – 拒絕上訴許可的申請,命令「扣時」兩個月:

1) 原審法官拒絕被告人「毋須答辯」的要求,做法完全正確,她的許可申請也沒有理據支持(引用R v Galbraith [1981] 1 WLR 1039、Attorney-General v Li Fook Shiu Ronald [1990] 1 HKC 1)。(見36–37第段)

2) 法院的時間應花在有理據的案件之上,上訴法庭命令「扣時」是為了阻止與訟方提出沒有理據的申請,佔用法庭時間(引用Chau Ching Kay v HKSAR (2002) 5 HKCFAR 540、HKSAR v Wong Lin Hung (2016) 19 HKCFAR 578)。(見第44段)

3) 只要重新提出的許可申請是完全缺乏理據,而且是在與訟方被充分提醒上訴法庭有權命令「扣時」之後作出的,上訴法庭就可以並將會充分使用這項權力。
(見第48段)

4) 被告人已被充分提醒上訴法庭有權命令「扣時」。(見第49段)

5) 上訴法庭會考慮到在重新提出許可申請時,她是由領訟大律師及兩名副手做代表的。是項申請可不只是不可合理地予以辯證,而且更是完全無理可據。儘管單一法官經過充分並審慎考慮後,裁定拒絕批予許可,但是被告人重新提出申請。既然申請被重新提出,另三位法官除了要翻閱雙方的書面論據及案例清單之外,還不得不翻閱不少於六箱合共超過1,400頁的存檔證據。上訴法庭過往針對過申請人命令
「扣時」,他們都是重新提出許可申請並且是有律師代表的(引用Chau Ching Kay v HKSAR (2002) 5 HKCFAR 540、HKSAR v Chan Ka Chun (CACC 45/2015,[2015] HKEC 2420)、HKSAR v Yeung See Man (CACC 292/2015,[2017] HKEC 27)。(見第50–51段)

定罪而提出的上訴許可申請

這是一宗申請上訴許可的案件。申請人被裁定串謀行騙罪罪名成立,她針對定罪申請上訴許可。被上訴法庭的單一位法官拒絕申請後,她向上訴法庭三位法官提出申請。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編者按:這次判決對處理命令「扣時」權力的方法加以闡明之外,更列舉了多個例子。申請許可的申請人即使當時有律師代表,事實上,即使是由領訟大律師做代表(正如這宗案一樣),法庭都是這樣處理的。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