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Chun Tak 訴 Yip Kan Kee Contracting Co Ltd
區域法院
僱員補償案件2017年第849號
區域法院法官羅雪梅內庭聆訊
2018年3月5日、28日

僱傭法 — 僱員補償 — 被指稱為總承判商的公司加入為共同答辯人 — 不在第14(1)條的時效期內提出的申請 — 是否第14(4)條所指的耽擱的合理辯解 — 申請是否還須符合第15號命令第4條規則及∕或第6(5)(a)及(6)條規則的規定 —擬針對總承判商提出申索是否注定敗訴 — 《僱員補償條例》(第282章)第14(1)條及第14(4)條 — 《區域法院規則》(第336H章,附屬法例)第15號命令第4、6(5)(a)、6(6)條規則

民事訴訟程序 — 訴訟各方 — 加入訴訟 — 申索僱員補償的訴訟程序 — 逾時提出加入訴訟的申請 — 處理方法 — 《僱員補償條例》(第282章)第14(1)條及第14(4)條 — 《區域法院規則》(第336H章,附屬法例)第15號命令第4、6(5)(a)、6(6)條規則

X針對他的僱主R提起申索僱員補償的訴訟程序,聲稱自己在2015年9月23日受僱期間受傷。2017年10月9日,勞工處向X的事務律師S提供總承判商的公司全名和地址,R在日期為2015年11月18日的工傷意外通知書(表格2)透露了這些資料。2017年11月6日,X根據《區域法院規則》(第336H章,附屬法例)(《規則》)第15號命令第4條規則提出申請,要求加入被指稱為總承判商的公司,CHK,為第二答辯人;根據《僱員補償條例》(第282章)(《條例》)第14(1)條的時效期,他必須在24個月內申請補償,但他遲了一個半月左右才提出申請(傳票)。X辯稱耽擱申請是由於:(a) CHK沒有商業登記;及(ii) S在2017年年初三次提出書面要求,但R依然不提供關於總承判商的資料。

裁決 – 批准申請:

1) S收到CHK的詳細資料之後,過了一個月才發出傳票,X沒有解釋耽擱的原因,做法並不理想。但考慮到S當時必須收到指示及得到法律援助署的批准,耽擱發出傳票是合理的。(見第24段)

2) CHK沒有商業登記是《條例》第14(4)條所指的耽擱的合理辯解。X分別在2016年6月30日或較後日子,即2017年2月28日,查閱商業登記記錄,兩次原本都相當可能發現到CHK的詳細資料,能夠在期限內合併CHK為第二答辯人,然後針對CHK索償(見第26–27、39段)。

3) R,次承判商,不理會S在2017年年初連番要求,不向X提供總承判商的公司全名和地址,因此違反了第24(4)條訂明的法定責任。就X耽擱加入CHK而言,這是合法辯解,也是第14(4)條所指的合理辯解(見第28–30、39段)。

4) 針對CHK展開新訴訟原本就不是較為可取的做法。X必須證明自己有《條例》第14(4)條所要求的合理辯解,但無須符合《規則》第15號命令第4、6(5)(a)、6(6)條規則的「合併驗證」標準。如果可以在同一宗訴訟加入新的一方,展開新的訴訟不單只與民事司法改革的根本目的不一致,而且不符合《條例》制度不拘形式、崇尚簡單的精神,無助迅速解決訴訟。此外,《規則》第15號命令第6(5)(a)及(6)條規則是與時效期有關的,時效期受《時效條例》(第347章)規管,而這些規則並不適用於《條例》制度。傳票亦符合《規則》第15號命令第4條規則的兩項規定。(考慮Tsui Man Kit Michael v Hung Lap Ming(未經彙編,DCEC 1616/2012, [2014] HKEC 555);有別於Tsang Yu v Tai Sang Container Cold Storage & Wharf Ltd [2000] 1 HKLRD 780)。(見第47–49、55–60段)

5) 最後,X擬針對CHK提出的申索不是注定會敗訴的。有足夠證據證明CHK,作為總承判商,可能對X負有法律責任。(第64–67段)

應用

這是一宗申請加入被指稱為總承判商的公司為第二答辯人的案件。此前,申請人提起申索僱員補償的訴訟程序,向答辯人索償。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