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elda Quinto Abong v Coroner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陳美蘭
2021年4月8日、15日

案情

2017年4月某一個上午的中段時間,46歲的死者被發現在其自2016年12月起擔任家庭傭工的住宅單位內的私人房間中不醒人事。她被送往醫院搶救,並於當天午後證實不治。當局兩星期後進行解剖驗屍,裁定死者的死因“不詳”。三天後,死因裁判官確認尚未能證明死者在醫學上的確切死因。政府化驗所於2017年5月發出報告,當中稱在對死者的血液和尿液進行篩檢後,沒有任何重大發現。2017年7月,死因裁判官指示警方就死者的死亡提交報告。警方在其於2018年4月提交的報告中稱,經過調查後並未發現任何令人懷疑的跡象或罪行,因此建議無需就死者的死亡進行死因研訊。2019年3月,死因裁判官發出一份死亡報告,當中載有無需就死者的死亡進行死因研訊之決定,並指出應將死者的死亡歸類為“原因不詳”。X是死者的姊妹,她指稱在死者的談話中,曾流露出對工作環境的抱怨。死因裁判官於2019年11月發出指示,以期取得死者僱主的聲明,以及醫院就死者的先前健康狀況所作的醫療報告,但它們皆未能有助發現死者的死因。X根據《死因裁判官條例》(第504章)(《條例》)第20(1)(a)條,要求法庭頒令就死者的死亡進行研訊。

裁決—頒令就死者的死亡進行死因研訊,理由如下:

  1. 根據《條例》第27(b)條,進行死因研訊之目的,包括確定某人是“如何”死亡。根據第20(1)(a)條,法庭須考慮是否“應該進行”死因研訊,而非死因裁判官於作出不進行死因研訊之決定時,有否出現任何特定錯誤(Secretary for Justice v Coroner [2011] 1 HKLRD 283一案適用)。
  2. 死因研訊是屬於調查性質。
  3. 某人是“如何”死亡,比死亡的醫學原因更為寬泛。它延伸至直接對死亡負責的作為及不作為,以及某人是通過什麼方式和在什麼情況下死亡(R v HM Coroner for North Humberside and Scunthorpe [1995] QB 1、R (Middleton) v West Somerset Coroner [2004] UKHL 10、Sony Rai v Coroner [2011] 2 HKLRD 245等案適用;Tien v Lam Esq [2004] 2 HKLRD 719、Secretary for Justice v Coroner [2011] 1 HKLRD 283等案被考慮)。
  4. 根據現行可獲得的證據,死者猝然離世之時仍頗為年青,亦無罹患任何可導致其死亡的疾病。本案並未找到任何有關其死亡的病理或毒理依據,但有證據證明她曾抱怨其工作環境,包括超時工作、營養不良和遭到虐待。
  5. 當一名處於弱勢和有倚賴需要的人士在僱主的照料和監管下死亡,但卻無法交待和解釋其死亡時,這會帶來公眾利益方面的疑慮。第44(2)條賦權死因裁判庭作出建議,以期:防止與該死亡事件類似的死亡事件發生;防止該研訊的證供所披露的其他危及生命的情況發生;及促請可具有採取適當行動的權力的人注意該研訊的證供所披露的在工作系統或方法上的不足之處,而這些不足亦為公眾人士所關注的。
  6. 本案有證據顯示,當該外籍家庭傭工或其家庭成員尋求協助時,警方進行調查的方式存在系統性不足之處。申請人的舉報和投訴是否屬實或有否誇大,可於死因研訊中進行審查。在所有情況下,應就死者的死因與相關情況進行死因研訊。

申請

本案乃根據《死因裁判官條例》(第504章)第20條提出之申請,要求法庭頒令就某人的死亡進行死因研訊。

編者按:儘管案中的理據只是來自一方,但本案判決廣泛涉及死因裁判官進行死因研訊之性質與目的。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