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gdip Kaur Sadhu Singh v. I-Live Ltd
區域法院
區院民事訴訟案2017年第3222號
區域法院法官廖文健內庭聆訊
2018年2月6日

民事訴訟程序 — 因欠缺行動而作出的判決 — 信託聲明書的訴訟 — 是否適合批予判決的案件 — 整筆被指稱受信託規限的資金價值是否在區域法院司法管轄權範圍內 —《區域法院條例》(第336章)第37(2)條

法院及司法制度 — 區域法院 — 司法管轄權 — 信託聲明書的訴訟 — 被指稱受信託規限的資金價值超逾區域法院的司法管轄權 — 是否根據第34(1)條放棄部分申索以使區域法院具有司法管轄權 —《區域法院條例》(第336章)第34(1)條

原告人的案情是,她接到TT的直銷電話,TT宣稱是英國網上金融服務提供者,成功游說她在TT開立投資交易賬戶並存款到滙豐銀行一個由被告人持有的帳戶,首筆存款是5,000美元,其後分幾次存款,合共存入130,101美元(「投資資金」);被告人是一間香港公司。原告人終止交易帳戶遇到困難,於是向警方報案,其後交易帳戶被發現只剩餘26,295.22美元。原告人在區域法院針對被告人提出法律程序,申索濟助包括要求法庭宣告,被告人以歸復信託方式為她持有投資資金,或者交替地說,TT以明示信託方式為原告人持有投資資金,而被告人,作為TT的代理,對原告人負有法律構定受託人的責任;另亦要求法庭命令被告人歸還她存放在滙豐銀行帳戶的投資資金。原告人現針對被告人申請因欠缺行動而作出的判決(「欠動判決」)。

裁決 –駁回申請:

  • TT不是訴訟一方,亦無證據證明原告人曾向TT發出訴訟通知,法院不可就原告人建基於明示信託的交替案情,對TT作出任何命令。(見第9段)
  • 除了別的以外,不宜基於原告人在狀書提出的案情,授予藉欠動判決所尋求的濟助。由於原告人未有指控任何欺詐,原告人與TT的爭議是合約爭議,解決方法取決於兩方合約的條款。容許轉撥滙豐銀行帳戶的投資資金用於「與投資無關的用途」(purposes unrelated to investment)是被告人所做的唯一的錯誤作為,但原告人沒有作訴說出這項指控的詳情。(見第11–13段)
  • 此外,原告人沒有作訴解釋為何她的申索不在區域法院司法管轄權範圍內,也沒有指明所引用的是《區域法院條例》(第336章)第32–39條中哪些條文。原告人申索要求法庭宣告信託存在,只是《區域法院條例》第37(2)條指明受信託規限的資金的最高限額是港幣$1,000,000。根據原告人在狀書提出的案情,整筆投資資金的價值約為港幣$1,014,800,因此不在法院司法管轄權範圍內。(見第15–17段)
  • 至於原告人作訴指稱她會放棄申索超逾法院司法管轄權的那一部分,《區域法院條例》第34(1)條沒有任何幫助。首先,第34(1)條所關乎的是金錢申索,但原告人尋求的是宣布性質的濟助。其次,從整份申索陳述書看來,存在的是整筆投資資金的信託,不是較少投資資金的信託。(見第18–19段)

應用

這是一宗申請欠動判決的案件。原告人針對被告人申請欠動判決,理由是被告人沒有提交,也沒有送達抗辯書。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