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MM v Torture Claims Appeal Board
上訴法庭
雜項案件2015年第1934號
高等法院首席法官張澤祐,上訴法庭副庭長林文瀚
民事訴訟程序
2015年12月2日

訟費 — 司法覆核程序 — 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所犯的錯誤是否構成嚴重不當行為,以致該委員會須支付訟費

本案所涉司法覆核程序中的申請人(下稱X)與身為有利害關係的一方的入境事務處處長經同意下取得法庭命令,將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下稱「上委會」)所作的相關決定撤銷,藉以完成處理該司法覆核程序。X提出申請,要求法庭下令上委會支付訟費,但法官不頒發任何訟費令。X就若干上訴理由而以書面形式獲給予上訴許可。X現要求進行口頭聆訊,讓法庭考慮應否就原本不獲接納的上訴理由而批予上訴許可,當中包括﹕ (一)當成功提出司法覆核申請的人是法援受助人 (一如本案般)之時,法庭不頒發訟費令的做法是否不當﹔(二)X的代表律師無法就他們於X獲批予法援證書前所做的預備工作而討回律師費,從而蒙受損害﹔及(三)上委會曾忽視文件證據、證人陳述書和來源國資料,並曾漠視關於國家默許的法律,從而干犯「性質嚴重的不當行為」,因此應被判支付訟費。

裁決 — 駁回申請﹕

  • 上訴理由(一)及(二)與X擬提出的上訴無關。首先,法庭在考慮恰當的訟費令時,通常不應顧及某方獲公帑資助進行訴訟一事。
  • 第二,對於在不頒發訟費令下因訟費評定基準有別而令勝訴方的代表律師在收費上蒙受任何真正損害,這是一項相關考慮因素,不論訴訟方是否獲法援均同樣適用。然而,本案中被指的損害並非源於訟費評定基準有別。從實際角度看,本庭對於應否考慮因訟費評定基準有別之外的事宜而產生的損害有所保留。不論如何,案中缺乏基礎指出X的代表律師曾於X獲批予法援證書前從事任何工作,從而蒙受損害。
  • 至於上訴理由(三),法官曾裁定上委會在決策過程中所犯的錯誤並不構成嚴重不當行為,而該裁決並無錯誤。用以量度嚴重不當行為的標準,不應因專責審核酷刑聲請的審裁體由前任司法人員組成而有所改變。該等標準相當嚴謹,而審裁體所犯的明顯甚或公然錯誤並非一律符合該等標準。如要裁定某個類司法上訴主體須為本身的決定而承擔訟費,須先通過相當高的門檻,而X提出的案情絕不足以通過該門檻。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