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ong Yuk Ngor v Vocational Training Council
區域法院
僱員補償案件2002年第189號
區域法院聆案官陳大為內庭聆訊
2017年8月17日、10月26日;2018年2月 23日、11月7日

民事訴訟程序 — 訟費 — 訟費評定 — 陳年的僱員補償申索 — 申請人的法律援助證書已被取消 — 前任律師要求評定訟費 — 給《法律援助規例》(第91A章,附屬法例)第9(3)條的「本條所指的法律程序有裁定後」的詮釋 — 所指的是主要法律程序有裁定,不是法律援助證書被取消或撤回,也不是聘用遭終止 — 是否行使《區域法院規則》(第336H章,附屬法例)第62號命令第4(1)條或第9D(4)條規則賦予的酌情決定權,容許在法律程序有裁定或完結之前評定訟費

在2002年一宗身受傷訴訟(「該訴訟」)和僱員補償法律程序(「該法律程序」)中,K獲給予法律援助證書(「該證書」),該訴訟和該法律程序是針對R提出的。該訴訟和解告終。該證書在2008年2月被取消,該法律程序則陷入膠著狀態,9年多以來毫無進展。2009年4月至2011年4月期間,三間獲指派代表K的律師樓(「三間律師樓」),包括M&C在內,同意法律援助署署長(「署長」)給三間律師樓所評估的訟費。但是K不同意所評估的訟費。2017年,M&C提交開展訟費評定程序通知書存檔,並向署長及K送達訟費單,訟費單列出應付予三間律師樓的訟費(「該訟費單」)(「訟費評定程序」)。署長反對評定訟費,辯稱該法律程序還未完結。聆案官根據《區域法院規則》(第336H章,附屬法例)(「《規則》」)第62號命令第9D條規則,擱置訟費評定程序(「該命令」)。M&C申請更改或撤回該命令(「該申請」),署長其後支持該申請,但認為適用條文不是《規則》第62號命令第9D條規則,而是《法律援助規例》(第91A章,附屬法例)(「《規例》」)第9(3)條。根據《規例》第9(2)條,法律援助證書被取消或撤回後,獲指派的律師或大律師的聘用會即時終止;根據第9(3)條,在法律程序有裁定後,獲指派的律師可在切實可行範圍內盡快提交訟費單評定。署長辯稱第9(2)條應該與第9(3)條一併理解,這樣的話,第9(3)條的「本條所指的法律程序有裁定後」指向法律援助證書的取消或撤回,因而法律援助證書被取消或撤回以致聘用遭終止後,獲指派的律師的訟費應當盡快給評定。

裁決 –駁回該申請,維持該命令:

1)一般規則是,除非《規則》第62號命令第4(1)條或第9D(4)條規則所指的例外情況適用,否則訴訟完結之前,不得進行訟費評定(應用Dyson Technology v German Pool Group Co Ltd (HCA 838/2011,[2014] HKEC 1557))。(見第70–71段)

2)《規例》第9(3)條的「本條所指的法律程序有裁定後」是指的主要法律程序有裁定。將這用語的意思理解為「法律援助證書被取消或撤回後」或「聘用遭終止後」會與《規例》的目的不相符(應用Ng Cho Chu Judy v Chan Wing Hung [2016] 1 HKLRD 1073)。(見第72、75、78、93段)

3)除了別的以外,首先,由於《規例》是以英國的對應法例作為基礎的,第9(3)條的字眼偏離英國對等法例的字眼,即「聘用遭終止後」,一定是表達一種意圖――第9(3)條含有不同的意思或規定,即延遲訟費評定,直到主要法律訴訟完結為止。(見第79、87段)

4)第二,「法律程序」或涉及在法庭展開的訴訟、或涉及法官或司法人員的作為。它不包括署長根據第8條取消或撤回法律援助證書的決定,也不包括獲指派律師的聘用根據第9(2)條自動終止,兩者都不符合「法律程序」的定義。(見第83–86段)

5)第三,署長有權向前受助人追討訟費,這項權力須在六年時效期行使,時效期由法律援助證書被撤回或取消之時開始計算,另方面,訟費評定只是程序上的要求,不是追討訟費的先決條件。在這宗案件,署長可根據第9(5)條尋求宣布性質的濟助,以保護其針對K提出的訟費申索不會逾時失效(應用Legal Services Commission v Rasool [2008] 1 WLR 2711)。(見第90–91段)

6)由此說來,第9(3)條不容許在該法律程序完結前評定訟費,即使法律援助證書已被取消或撤回及M&C的聘用因此而終止亦然。法庭因此不會行使第62號命令第4(1)條規則所賦予的酌情決定權。(見第93段)

7)此外,行使第62號命令第9D(4)條規則所賦予的酌情決定權,以便容許在該法律程序完結前評定該訟費單,做法說不過去。訴訟兩方都沒有表示有意繼續該法律程序,也沒有提交結束該法律程序的申請。因此,法庭不可能接納非訴訟方(M&C和署長)所提出,把該法律程序視為已經完結的建議(有別於JT Stratford Ltd v Lindley [1969] 1 WLR 1547)。(見第97、99段)

8)再者,基於該法律程序仍未完結,完結之時,R有可能被認為有責任支付根據該訟費單申索的訟費。然而,假如這筆訟費現時根據訟費評定程序給評定,R會被剝奪爭辯訟費款額的機會,這完全是不公平的(考慮Big Boss Investment Ltd v So Lai Kei [2010] 1 HKLRD 793)。(見第98段)

申請更改或撤回命令

這是一宗申請更改或撤回命令的案件。在僱員補償法律程序中代表申請人(前法律援助受助人)的律師樓提出申請,要求法庭更改或撤回聆案官李紹豪擱置按共同基金基準評定訟費程序的命令。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