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 Pak Leung v Ip Tsz Ping
原訟法庭
高院傷亡訴訟2013年第95號
原訟法庭法官陳健強
侵權
2015年6月3日

疏忽 — 謹慎責任 — 被告人是否對受傷僱員負有謹慎責任,即是否有責任妥善地控制貨運大樓內的交通

本案原告人受僱於第二被告人(下稱D2)為工人。原告人在一幢貨運大樓內從貨櫃卸貨時受傷。當時該貨運大樓由第三被告人(下稱D3)租用,以經營物流業務。事發時,D2的另一名僱員(即第一被告人,下稱D1)正在駕駛一部叉式起重車(下稱「該叉車」)。他把該叉車駛到一個平台上距離原告人兩至三呎處然後把該叉車停下並在沒有關掉引擎下下車。數秒後該叉車突然向前移動,其起重叉更從後插進原告人的右腳。該貨運大樓的大部份運作由D3分判給D2,而根據有關合約,D2須負全責。D2旗下的11名固定工人並無主管,而D3轄下的兩名最高級職員駐守該貨運大樓,並監督上述11名工人和向他們發出關於裝貨/卸貨工序的指示。D2按其所處理的貨物量而獲付酬金,而D2旗下的工人被要求每日處理最多38個貨櫃。該貨運大樓內的車輛交通不受任何人控制。原告人入稟法院,向上述三名被告人追討人身傷害賠償。D1及D2已被裁定須為上述意外負責,而當前爭議點是D2是否要因疏忽而承擔法律責任。

裁決 — D3須向原告人承擔法律責任,損害賠償額則有待評定﹕

  • 涉案意外由多項因素促成﹕該叉車不受D1看管、引擎仍然開動、相當可能設在向前移動檔、與原告人相距甚近,而起重叉亦已升起。即使無法解釋該叉車為何突然向前移動,原告人亦有權倚杖「事實不證自明」原則。
  • 考慮到D3在該貨運大樓的運作上的參與,特別是它能夠對(間接地)為其工作的D2旗下工人行使若干程度的控制,D3與原告人之間存在著足夠的接近性,以致前者對後者負有謹慎責任。
  • 施加該等責任,既公正且合理。雖然D3試圖把該貨運大樓的大部份運作及對工人的責任分判給D2,但該貨運大樓的日常運作大致上仍受D3控制。原告人的工資(間接地)源自D3的業務,原告人亦須遵循D3的職員所發出的指示。
  • D3須就原告人因涉案意外而蒙受的損失和損害支付賠償。D3有責任妥善地控制裝貨/卸貨區的交通,以確保包括原告人在內的工人的安全。D3曾違反該責任。假如D3藉著提供交通控制員而履行該責任,則涉案意外頗有可能得以避免,因為交通控制員不會容許D1不看管該輛引擎仍然開動且與原告人相距甚近的叉車,特別是當原告人有可能被升起的起重叉傷害之時為然。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