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 Sin Yi Sindy v Leung King Wai William t/ William KW Leung & Co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陳美蘭
2020年9月29日

 

訴訟方

  • 申索人是一間律師事務所的僱員,根據僱傭合約受僱為秘書,試用期三個月(「該僱員」)。
  • 被告人是申索人的僱主。他是梁景威律師事務所的主任律師,在律師事務所履行管理職責(「該僱主」)。

案情

  • 該僱員向事務所的人力資源和行政經理(「該經理」)遞交請假申請表,申請「無薪假」半天,申請獲批。該僱員請半天假是因為她早上要帶母親看醫生。該僱主知悉此事後,用WhatsApp發訊息到一個群組,群組成員包括該經理和該僱員,說他沒有批准請假申請。該僱主亦在訊息中簡短的說,事務所的僱員是受僱工作,不是受僱後無理放假,更對該僱員說下不為例。
  • 該僱主亦直接發訊息給該僱員,說:「我正在考慮你是否曠工是的話你就要立即離開!」該僱主亦在同一Whatsapp群組向該經理說,該僱員未過試用期,需要一星期通知。
  • 該僱員回覆該僱主的訊息,質疑7天通知規定的基礎,最後問,該僱主是否視她為曠工,是否要她即日離開。她說,該僱主大可用任何罪名解僱她,她本來準備下午返回事務所工作,不過即使要她返回收拾自己的東西,還卡和取發薪支票也「冇所謂」。
  • 該僱員返回辦公室後,獲通知該僱主不在辦公室,該經理及接待員要求她收拾私人物品和退還辦公室鑰匙。她問該經理,她是否因為曠工所以被通知得離開,該經理說這個問題需要她向該僱主查問。該僱員之後再沒有返回辦公室。
  • 該僱主從該僱員的最後一次工資扣減港幣4,316.67元,作為7天代通知金。該僱員爭議此事。
  • 小額薪酬索償仲裁處(「仲裁處」)把該僱員的行動看作為表示終止僱傭關係的行為。

爭議點

  • 該僱員不服仲裁處的判決,提出上訴。法律問題是,就事實作出裁定和解釋該僱員的言行是否構成辭職的時候,仲裁處是否應當考慮整體情形,以及該僱主和該僱員對話時的情況,不是僅僅考慮所用字詞的表面意思。

判決

考慮語境的方法

  • 法庭考慮多宗案件,這些案件關乎僱主和僱員當如何考慮和恰當地解釋終止僱傭關係通知的問題,展示法庭的處理方法。法庭承認,終止僱傭關係的決定是在兩方針鋒相對之際作出,因而難以就該僱員在離職一事上的清晰並且毫不含糊的字詞或行為作出裁定。
  • 英國Willoughby案的判決被引用,上訴法院表示,「僱主跟僱員你一言我一語的爭拗,口頭通知可能就是鬧得不可開交時衝口而出,因而實際問題可能是,他們的意思是否真如口中所講的那樣。」法院說明,激烈爭論後,僱主有必要隔一段時間才接受僱員口中的辭職。2凡僱主不花時間重新考慮,也不確定僱員辭職的打算,他們有可能須就錯誤解僱負上法律責任。
  • 考慮的不只是該僱員在WhatsApp對該僱主的回應,還得考慮二人針鋒相對時的整體情況。法庭強調這點很重要。法庭考慮該僱員提出辭職之前的WhatsApp對話,裁定她查問自己是否己被辭退和聲稱即使返回辦公室收拾私人物品也「冇所謂」,只是生氣一刻衝口而出的說話,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被該僱主妥當並合理地解釋為「辭職」。法庭裁定該僱員沒有含糊不清地辭職,她實在是被該僱主辭退的,因而命令該僱主償還那一筆從申索人的工資扣除的代通知金,以及她的法律費用。

重要說明

  • 當僱員在激烈爭拗時提出辭職,僱主應避免即時行動。給僱員合理時間重新考慮他們的決定,有助防止被指錯誤解僱僱員。只要僱主在雙方爭拗後提供機會與僱員商討事情,雙方都會有好處。

-世勤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梁家茵

2 WilloughbyvCFCapitalPLC[2011]IRLR985

Jurisdictions

Lewis Silkin Hong Kong 法律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