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 Hau Yu v Master J Wong
原訟法庭
高院憲法及行政法列表2016年 第46號
原訟法庭法官鍾安德內庭聆訊
2016年8月12日

司法覆核 — 下級審裁處的角色 — 應否參與司法覆核申請 — 採取 「中立」立場是否恰當

本案原告人提起法律程序追討在涉案死者的銀行戶口貸方結餘上的權益,並聲稱指死者生前與原告人同居,而死者去世前既沒有立遺囑,也沒有親人。原告人針對遺囑認證聆案官的一項指示 — 即

死者的遺產加入為被告人(下稱「涉案指示」) — 申請許可提出司法覆核申請,理由為死者的遺產並非法人實體,故不能加入為被告人。在各方之間的聆訊中,律政司代表身為指認答辯人的上述聆案官出席,但採取中立的立場。原告人表示她會根據《無爭議遺囑認證規則》(第10章,附屬法例A)第62(1)條繼續進行程序 (該條文訂明「任何人因司法常務官的決定而感到受屈,可以傳票方式向法官提出上訴」),但尋求法庭准許無限期押後上述申請和隨時恢復該申請。

裁決 — 駁回申請﹕

  • 是項申請並不恰當。原告人並無投訴上述聆訊官有不公平、偏頗、程序上不公正等問題,因此理應根據第62(1)條提出上訴而非申請司法覆核。此外,該上訴將能徹底處理原告人的投訴,而不論上訴結果如何,原告人都沒有必要提出是項申請。
  • 至於律政司的角色,法律並無硬性規定下級審裁處不能參與司法覆核申請。如此行是否適當,則須視乎情況而定。就本案而言,這些情況包括﹕(a)是項申請雖以司法覆核方式展開,但實際性質屬於上訴﹔(b)根據呈堂資料,現時沒有任何其他人須獲送達相關文件,也沒有任何其他人會現身反對該申請﹔(c)涉案指示並不決定原告人申請授予承辦的最終結果﹔及(d)上述聆訊官並無為涉案指示提供理由。
  • 再者,考慮到《無遺囑者遺產條例》 (第73章)第4(9)條,政府本身可能對涉案遺產持有合法權益,故可能是「有利害關係的一方」。有見及此,律政司理應採取「中立」以外的立場使之能夠﹕(a)協助法庭瞭解導致作出涉案指示的情況(包括遺產承辦處的任何相關慣例)﹔(b)代表上述聆訊官出庭並就涉案指示提供理由(如有的話)﹔及(c)代表政府出庭和提出其案(如有的話)。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