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 Wai Keung v Liu Wai Man
上訴法庭
民事上訴2013年第263號
上訴法庭法官關淑馨、鮑晏明及麥偉德
信託
2014年12月12日

訴訟時效 — 信託 — 受益人提出申索 — 根據第20(1)(b)條時效期是否不適用於有關訴訟 — 第20(1)(b)條所指的「受託人⋯管有中的信託財產」並沒有規定受託人須實際上實質管有或佔用信託財產 – 如受託人對財產有控制權及能夠取得管有,即已足夠 – 《時效條例》(第347章)第20(1)(b)條

原告人和被告人為兄妹。1981年,被告人以買方身份獲轉讓某物業,而付款者為原告人。雙方的意圖是該物業屬原告人所有,並於當時用作家人的居所,但該物業由被告人登記為業主以取得按揭優惠。被告人最後於1992年7月遷出該物業,而原告人在1987年至2012年間在上址居住。2011年7月4,原告人向法院提出申請,要求宣布被告人是以法律構定信託代他持有該物業。原審法官判原告人勝訴,並駁回被告人指根據《時效條例》 (第347章)(下稱《條例》)第20(2)條有關訴訟已喪失時效這個論點,理由是考慮到Hovenden v Lord Annesley一案(案中受託人持有法律上的產權,而其管有被視為代受益人管有),有關訴訟屬第20(1)(b)條所指的「向受託人追討在他管有中的信託財產」。被告人不服提出上訴。

裁決 - 駁回上訴:

  • 就《條例》第20(1)(b)條的目的而言,「受託人⋯管有中的信託財產」這句片語的恰當解釋,是受託人無須實際上實質管有或佔用該信託財產。受託人對該財產有控制權及能夠取得該財產的管有,即已足夠。本案已符合這項要求,因令狀發出時,被告人能夠憑藉歸於她的法定所有權取得有關物業的管有。
  • 此外,被告人批評原審法官借助Hovenden v Lord Annesley一案是沒有根據的。原審法官借助該案判決書中的內容-即受託人的管有是根據其業權及受益人的權利-去說明為何受託人或如被告人般的實際受託人的管有並不相逆於受益人的管有,因此時效期不會對受託人有利而對受益人不利的方式計算。
  • 若在適當的背景下理解相關法例的演變,第20(1)(b)條的立法意圖並不是要在信託財產合法歸屬於受託人而其管有或管有權完全符合及不相逆於受益人利益的情況下,免除受託人或實際受託人對信託財產運用失當負責。原審法官正確地裁定,在受託人仍然擁有法定所有權,但受益人已實益享有信託物業逾六年的情況下,若受託人可向受益人提出時效作為抗辯理由,便會違背法律構定信託的真正用意。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