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C v LMWA
上訴法庭
上訴法庭雜項案件2018年第143 號
高等法院署理首席法官林文瀚,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朱珮瑩
2019年2月27日、3月22日

民事訴訟程序 — 訟費 — 婚姻法律程序 — 處置初步爭議點的審訊涉及第三方利益 — 申請針對訟費決定上訴的許可 — 拒絕

家事法 — 離婚 — 附屬濟助— 訟費 — 涉及第三方權益的實益擁有權糾紛 — 各方及第三方有責任參與和解談判,達成有建設性的解決方法,例如調解 — 實務指示15.10

家事訴訟程序 — 就法律費用不成比例的問題表達意見 — 執業人員急需要更加積極主動地透過有效和相稱的方法,解決糾紛 — 法庭需要採用積極主動的個案管理

法庭就有關婚姻財產實益權益的初步爭議點進行審訊,原審法官判妻子(「W」)敗訴,裁定丈夫(「H」)和他父親(「F」)是涉案財產的實益擁有人,F是涉案停車場唯一的實益擁有人。原審法官沒有就W和H之間的訟費作出訟費令,但命令W支付F的訟費的80%。H和F申請針對訟費決定提出上訴的許可,但原審法官拒絕二人的申請。H和F分別重新向上訴法庭提交申請,但申請同樣被駁回。在決定是否批准H的申請的聆訊上,上訴法庭拒絕接納H一方陳詞所指,處置初步爭議點的審訊不是婚姻法律程序一部分的講法。上訴法庭亦就個案管理的問題表達了意見,方便婚姻出現糾紛的雙方進行替代解決程序,包括把排解財務糾紛的程序擴濶,使之涵蓋涉及利害關係方的實益擁有權的糾紛。

裁決 – 拒絕批給H針對訟費決定提出上訴的許可,駁回他的訟費申請:

處置初步爭議點的審訊程序

1) 配偶與第三方之間的擁有權問題,只要是有需要裁定的,就必須依據關於財產的一般法律做決定,有很多情況應該還需要有正式的狀書,指出需要裁定的是甚麼問題。然而,對於把處置初步爭議點的審訊訂明為唯一出路,在第三方實益擁有權的問題一旦被提出時進行,上訴法庭法官是有保留的。對於訂明排解財務糾紛的程序必須押後,直到處置初步爭議點的審訊結束為止,同樣亦有保留(考慮TL v ML [2006] 1 FLR 1263、A v A[2007] 2 FLR 467、Leung Wing Yi Asther v Kwok Yu Wah (2015) 18 HKCFAR 605)。(見第21段)

2) 有些情況是,第三方在法律上是受爭議財產的擁有人或擁有人之一,有些情況則是,配偶聲稱第三方在某財產享有實益權益,而在法律上,該財產是以那名配偶的名義持有的。兩種情況是有分別的。在前一種情況,如果法庭發出所有權命令去解決擁有權的問題,第三方應當加入訴訟成為其中一方,因為受爭議財產的法定所有權會被轉讓或受到產權負擔的規限。在後一種情況,第三方應獲通知有申索提出,他或她如果決定質疑擁有權的問題,就應當申請加入訴訟成為其中一方。第三方如果不申請加入訴訟,會受到判決約束。不論爭辯擁有權問題的第三方是甚麼角色,由於附屬濟助的申請是這種爭辯的基本元素,事件的主角通常是配偶雙方。H陳詞指處置初步爭議點的審訊不是婚姻法律程序的一部分,上訴法庭法官拒絕接納他這個說法(引用Goldstone v Goldstone [2011] 1 FLR 1926)。(見第23、25–28段)

各方有責任參與和解談判,達成有建設性的解決方法

3) 婚姻或家事訴訟程序耗時太長是常有之事,訟費與家庭財富不成比例的情況也不罕見。訴訟各方及各方的顧問有積極責任參與和解談判,達成有建設性的解決方法,以及真誠地參與解決糾紛的替代程序,例如調解、排解財務糾紛及排解子女糾紛的程序。執業人員急需要懷抱更為積極主動的心態,透過有效和相稱的方法解決家庭糾紛,法庭也需要採用積極主動的方法,透過個案管理減少訴訟中多餘的部份。甚麼程序最適合用來解決糾紛,會視乎案件的情況而定(考慮KSO v MJO and MJO (PSO intervening) [2009] 1 FLR 1036)。(見第29、31、44段)

4) 為了審訊初步爭議點而採用的程序,可以是非常昂貴和耗用時間的。這宗案就是這種情況。上訴法庭不是不認同初步審訊的適用指引,但即使有這樣的指示作出,訴訟各方及第三方都應該利用更為相稱的方法,主動積極地解決擁有權糾紛。家事調解實務指示15.10有適用於法律程序中其他答辯人/介入人的規定,第2.5點是與考慮使用調解有關的。實務指示15.10第1.1–1.5段是一般指引,同樣適用於這些訴訟方(見第38、41段)

5) 訴訟一方採取不合作態度,根據《高等法院規則》(第4A章,附屬法例)第62號命令第5(2)條規則,這樣的行為舉措可以是,甚至很多時候會是被考慮的事宜。第三方有義務按照法庭的指示,真誠地參與特別為方便婚姻或家事糾紛達成和解而進行的程序。儘管他或她不是婚姻的一方,但上訴法庭法官沒有任何理據去支持免除這種義務。處置初步爭議點的審訊對家庭資產構成財政負擔,這個負擔不比附屬濟助申請的其他爭議點所構成的輕省。與配偶雙方比較,第三方可能不那麼關心家庭資產,但很多時候,他或她是近親。這宗案就是這種。不管情況如何,由於處置初步爭議點的審訊產生巨額訟費並耗用漫長時間,影響嚴重,上訴法庭法官找不到任何理由去反對要求第三方真誠地參與這個程序,發掘可有達成完全或部份和解的可能。根據第62號命令第5(2)條規則,不去這樣做也應該是須予考慮的事宜。(見第53–54段)

6) 整體而言,H擬提出的上訴沒有合理的勝訴機會,上訴法庭法官也沒有任何其他符合公義的理由,是可以成為批給許可的理由的(見第55–66段)

申請

這是一宗申請上訴許可的案件。2018年6月29日,區域法院法官陳玉芬作出不就處置初步爭議點的審訊作出訟費令的命令,第一答辯人(丈夫)不服,針對該命令申請上訴許可。在處置初步爭議點的審訊中,第一答辯人(丈夫)獲判勝訴,呈請人(妻子)敗訴。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