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 Kwok Kuen Danway v Secretary for Justice
上訴法庭
民事上訊案件2016年第180號
上訴法庭法官張澤祐 上訴法庭法官袁家寧 上訴法庭法官關淑馨
2017年4月25日

僱員福利 — 公務員 — 政府是否有權在公務員獲解除破產後扣減該公務員的退休金利益以抵債

1999年2月,一名警員(「該警員」)經紀律程序後被飭令提早退休,退休金利益要到2012年2月他年滿55歲時才可領取。該警員申請司法覆核該判決,法庭駁回其申請,並判他須支付訟費。2004年11月,律政司司長向該警員送達法定要求償債書,要求他立即償付訟費債項。2005年12月,該警員被判定破產。2009年12月,該警員獲解除破產,但他依然未償還該筆債項。2012年2月該警員快到55歲的時候,政府庫房通知該警員,庫房會從應付他的退休金利益扣減25%以抵債。該警員反對,辯稱他已獲發破產解除證明書,因此有權獲付全額不經扣減的退休金利益。暫委法官駁回其要求宣布性質濟助的申索,該警員上訴。政府辯稱:(a)該名警員欠下政府債項,政府是他的有抵押債權人,因為根據《退休金利益條例》(第99章)(「《條例》」)第31(2)條,其退休金利益產生衡平法押記,政府有權藉扣減退休金利益,強制執行該抵押;(b)政府沒有放棄或免除這項抵押;(c)《破產條例》(第6章)第32(2)條規定,債務人在破產令獲解除後,其一切破產債項皆獲免除,但無論如何,《條例》第31(2)條凌駕第32(2)條。《條例》第28(1)條規定,「已獲批予退休金的人,如被……判定破產……,則在不抵觸第(5)款的條文下,該項退休金的支付須自該人被如此判定當日起停止。」第28(5)條就破產令獲解除後恢復支付退休金作出規定。重要的是,第31條規定,「(1) ……批予任何人員的退休金利益不得轉付或轉讓,但為以下目的者則屬例外 — (a)清償到期須付予政府的債項……;……退休金利益並且不得為了或就任何申索或債項(到期須付予政府的債項除外)而被扣押、暫時扣押或查押。(2)(a)凡獲批予退休金利益的人欠下政府一筆債項,……,庫務署署長可動用該等退休金利益的……款項,以清償……該筆債項。」

裁決 – 上訴得直:

  • 政府沒有在退休金利益持有任何抵押,因此不是有抵押債權人。衡平法押記只在一種情況產生,就是債務人就其債務的解除,撥出特別資金給債權人作為押記,債務人因此而應該在該筆撥分出來的資金享有所有權權益。《條例》第31(2)條,不論是該條本身而言,還是與第28條及第31(1)條一併理解,並不令任何人察覺到在退休金利益之上施加押記的意圖。第31(1)條是通用條文,適用於所有公務員,不論他們有否欠下政府任何債項。政府只是在堅持第31(2)(a)條抵銷公務員要為債務負上的法律責任的權利主張,而該條只限於在政府向該公務員支付退休金利益的法律責任範圍內施行。扣除退休金利益的條文只是施加扣減限額,而扣除與否視乎雙方是否已經同意。起初已沒有一筆特定的資金被分開出來,如有的話,就有可能就該警員欠下政府的債務產生抵押品。
  • (附帶意見)有關放棄抵押品的規定,只適用於如果被放棄就會增加債權人尋求證明的產業的抵押品。由於《條例》第28條禁止把該警員的退休金歸於破產受託人,因此根本不存在政府為了各債權人的整體利益,而放棄其在退休金利益的抵押品給受託人的問題。同一爭論適用於免除的問題上。
  • 《破產條例》或《條例》的條文雖然用語清晰,訂明債務人在破產獲解除後也獲解除一切債務,但當中並無條文顯示有持別方法處理拖欠政府的債項,以至有關債項在破產獲解除後仍然存在。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