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 Siu Wa v Employees Compensation Assistance Fund Board
上訴法庭
民事上訊案件2016年第39及40號
上訴法庭法官張澤祐 上訴法庭法官袁家寧 上訴法庭法官關淑馨
2017年1月12日

僱員補償— 《僱員補償條例》 (第282章)第IV部規定的保險人和僱主的法律責任 — 在Law Lai Ha v Zurich Insurance Co [2011] 2 HKLRD 450的處理方法是正確的 — 在標題「保障範圍」下由保單提供的保障須與保單附表所提供的一併理解

原告人受僱於一家公司(「僱主」),他在受僱期間做木工的時候受了傷。他向僱主申索僱員補償,獲得判僱主敗訴的判決,另亦獲判給普通法的補償。兩項判決不獲履行。原告人於是控告僱員補償援助基金管理局(「管理局」)和AXA(「保險人」)。《僱員補償條例》(第282章)第IV部涵蓋(在其他風險之中)支付僱員補償的法律責任,僱主就此投取的保單是由保險人發出的。根據標題「保障範圍」下的內容,保單所指的是「任何獲受保人直接僱用的僱員」。這些字詞本身的意思是包括原告人在內。不過,保單附表提述的應付僱員補償,是應付一名創作總監、一名創作總監 (海外)、一名設計師(海外)、兩名設計師、一名文員(室內)及一名協調人的補償;附表有述明他們各人的估計總收入。原告人不是附表所指的僱員。至於《僱員補償條例》第43條,管理局辯稱保單是一份「關於」原告人的保單,保險人則辯稱保單不是「關於」原告人的保單。原審法官依循在Law Lai Ha v Zurich Insurance Co [2011] 2 HKLRD 450的處理方法,裁定保單不是「關於」原告人的保單,登錄原告人勝訴、管理局敗訴的判決,敗訴的不是保險人。管理局上訴。

裁決 – 駁回上訴(上訴法庭法官袁家寧和關淑馨支持,上訴法庭法官張澤祐反對,法庭以大多數達成判決),裁定在Law Lai Ha v Zurich Insurance案的處理方法是正確的。在標題「保障範圍」下由保單提供的保障須與保單附表所提供的一併理解。因此,保單不是一份「關於」原告人的保單。據此,保險人沒有法律責任,但管理局則有法律責任(Law Lai Ha v Zurich Insurance Co [2011] 2 HKLRD 450、New World Harbourview Hotel Co Ltd v ACE Insurance Ltd (2012) 15 HKCFAR 120適用)。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