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eda Kensetsu Kogyo Kabushiki Kaisha v Bauer Hong Kong Ltd
原訟法庭
高院建築及仲裁訴訟2018年第4號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陳美蘭內庭聆訊
2019年6月3日

仲裁—仲裁裁決—就法律問題上訴—原告人不服臨時裁決而提出的上訴獲判得直,被告人就法律問題申請上訴許可—擬提出的上訴有否逾時—第14AA條是否適用—是否只要符合附表2第5(9)條的條件就獲批予上訴許可—合理的勝訴機會門檻是否適用—《高等法院條例》(第4章)第14AA條—《仲裁條例》(第609章)附表2第5(5)、5(8)、5(9)條

原告人1及2不服仲裁員在訴訟雙方的仲裁作出的第二個臨時裁決(「仲裁裁決」),申請上訴許可,2018年8月30日獲批給只就第一個法律問題(法律問題共有兩個)提出上訴的許可,2019年4月9日,獲原審法官裁定上訴得直。2019年4月30日,被告人申請上訴許可。原訟法庭一直到2019年5月24日,考慮過雙方就上訴獲判得直的結果提交的書面陳詞之後,才根據《仲裁條例》(第609章)附表2第5(5)條作出命令,將仲裁裁決發還給仲裁庭(「發還裁決的命令」)。根據附表2第5(9)條,「除非有關問題—(a)有廣泛的重要性;或(b)由於其他特殊原因,應由上訴法庭考慮,否則不得批予再上訴的許可。」 

裁決–批准申請:

1) 這是一次針對「原訟法庭根據第(5)款作出命令」所提出的上訴,根據附表2第5(8)條,是必須先獲得許可才可提出的。被告人不服原審法官的裁決,申請上訴許可。妥當地說,被告人擬針對原審法官在2019年5月24日,即2019年4月9日判上訴得直之後,才根據第5(5)條作出的發還裁決的命令提出上訴。被告人是在2019年4月30日申請上訴許可的,並沒有逾時申請。(見第8–9段)

2) 《高等法院條例》(第4章)第14AA條是規管非正審判決或命令的條文,不適用於被告人擬提出的上訴。發還裁決的命令是法律程序中的最後判決或命令。(見第12段)

3) 附表2第5(9)條適用。基於條例的上下文,附表2第5(8)及(9)條乃擬作為一個過濾程序,其中第5(9)條列出法庭批予許可再上訴的基本條件。法庭亦應考慮擬提出上訴的理由。法官衡量過仲裁裁決的終結利益和《條例》的目的,也顧及到雙方選擇把附表2的條文(及可就法律問題向法庭提出上訴)應用到雙方的爭議之後,認為在決定是否根據第5(8)條批予再上訴許可的時候,適宜採用「合理勝訴機會」門檻(引用SMSE v KL [2009] 4 HKLRD 125、Ho Yuen Ki Winnie v Ho Hung Sun Stanley (HCMP 1009/2009,[2009] HKEC 1364)、Maeda Kensetsu Kogyo Kabushiki Kaisha v Bauer Hong Kong Ltd (HCMP 1342/2017,[2017] HKEC 1909)。(見第13–14段)

4) 2018年8月30日批予就法律問題提出上訴的許可時,法庭早已信納相關法律問題是有廣泛重要性的。基於被告人的爭論點,即法庭在法律上是不對的,以及「合理勝訴機會」的門檻不高,被告人獲批予針對發還裁決的命令提出上訴的許可。(見第15段)

 申請

這是一宗申請上訴許可的案件。第一及第二原告人不服仲裁員在訴訟雙方的仲裁中作出的臨時裁決,因而提出上訴,2019年4月9日獲原訟法庭法官陳美蘭判上訴得直(見[2019] HKEC 1247),被告人不服陳美蘭法官的裁決,申請上訴許可。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