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hammad Dost v Hong Kong Ying Cheung Trading (Recycling) Ltd

上訴庭副庭長關淑馨、上訴庭法官 張澤祐及區慶祥
2021年3月26日、4月12日

案情

X是一名尋求庇護者,因此在未獲入境事務處處長事先批准前,不得在香港合法受僱。X沒獲取有關批准。X向R提起僱員補償法律程序,理由是他受僱在一間貨倉進行夜間回收工作。X稱他在工作期間,被一個大型挖叉的尖頭刺穿了右腳並因而受傷。在不知悉僱主名字的情況下,X返回工作地點,發現在倉庫的入口貼有R的名牌,X因此指稱R是其僱主。R指X發生意外時,它並沒有在運營其業務,因此X在倉庫發生的意外是他編造的。在審訊期間,X面對激烈的盤問。法官裁定於關鍵時刻,X是在R的倉庫中工作,R是X的僱主,並判給X補償,包括在《僱員補償條例》(第282章)(《條例》)第10條下的暫時地喪失工作能力。R提出上訴,聲稱:(i)原審法官錯誤地裁斷於事故發生時R是X的僱主,以及X的證供含有許多相互矛盾之處,而原審法官在對該等證供進行評估時犯錯;及(ii)《條例》第10(1)條的用語不充許法庭判給X補償,因其身份是非法勞工。《條例》第10(1)條訂明,作為暫時喪失工作能力補償的按期付款數額,須為按以下方式計算所得的按月付款數額,或以該按月付款數額為準再按相稱比率定出的數額︰僱員在意外發生時所賺取的每月收入與意外發生後暫時喪失工作能力期間在某類適合他受僱從事的工作或業務所賺取或有能力賺取的每月收入,兩者之間差額的五分之四。

裁決—駁回上訴,理由如下:

     R未能證明原審法官的裁斷明顯錯誤。R在本上訴就X的案情中的相互矛盾之處的處理方法,是要求法庭將焦點放在證供中的某些特定範圍,而非審視原審法官如何評估與訟雙方的案情。原審法官充分關注R對X的證供所作的批評,以及所指稱的矛盾之處。一旦充分考慮了整體證供後,當中的一些矛盾之處便可予以適當解釋,而其他一些矛盾之處,顯然並非與事故發生時X是否受僱於R這一核心問題密切相關。一旦R的主要及唯一理據不被接納,而原審法官認定於關鍵時刻X確實是在有關倉庫工作,原審法官便有權推斷R是X的僱主(China Gold Finance Ltd v CIL Holdings Ltd (CACV 11/2015、[2015] HKEC 2529) 一案適用;Piglowska v Piglowski [1999] 1 WLR 1360、Royal Bank of Scotland Plc v Carlyle [2015] UKSC 13 等案件被考慮)。
    《條例》第10(1)條的最後一句話“或意外發生後暫時喪失工作能力期間在某類適合他受僱從事的工作或業務有能力賺取的每月收入”中所談的是一個假設情況,即是該名僱員並非實際在賺取收入,而是說有能力在體力或性質適合他的受僱工作中賺取收入。第10(1)條的相關計算須考慮該等潛在收入。然而,該假設情況與該名僱員的非法勞工身份並無關係(Hossain Mohammed Sajib v Chuen Kee Environmental Resources Recycle (Hong Kong) Ltd (DCEC 2689/2016, [2020] HKEC 4070) 一案被認可;Yu Tat Kam v Chu Tung Shing [2009] 6 HKC 411 一案被考慮;Abu Bakkr Shiddik v M M & Co Auto Parts, Dismantling and General (A Firm) (DCEC 903/2009、[2012] HKEC 69)、Qadir Sher v Siddiqui Muhammad Faisal (DCEC 404/2011、[2012] HKEC 1141)、Shahzad Ajmal v Chakwal Auto Traders (HK) Ltd (DCEC 2556/2015、[2019] HKEC 2129) 等案被推翻)。

上訴

本案乃答辯人就區域法院暫委法官廖玉玲判給申請人僱員補償之判決所提出的上訴(參看 [2019] HKEC 4265)。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