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 Cho Chu Judy v Chan Wing Hung
上訴法庭
上訴法庭民事上訴案2016年第139號
上訴法庭法官關淑馨、鮑晏明及麥偉德
2017年7月28日

區域法院 — 司法管轄權 — 第36條下審理關乎物業實益擁有權的宣告式濟助申請的司法管轄權 — 須以寬鬆方式詮釋第36條,即該條文賦予司法管轄權,使區域法院有權審理「純」業權訟案 — 《區域法院條例》(第336章)第36條

本案原告人入稟區域法院,尋求取得下述簡易判決和宣告式濟助,即根據一份關於一項以被告人名義註冊的物業的信託契據,原告人是該物業的實益聯權共有人。被告人質疑區域法院是否具有司法管轄權審理本案。暫委法官裁定,按照寬鬆方式詮釋,區域法院具有司法管轄權審理如本案般的「純」業權訟案,因為《區域法院條例》(第336章)第36條乃屬賦予司法管轄權的條文(詳見[2016] 1 HKLRD 1073)。第36條規定,「凡在任何本屬區域法院司法管轄權範圍以內的訴訟中出現土地權益所有權的」爭議,而涉案土地的應課差餉租值不超逾法定上限,則「區域法院具有聆訊和裁定該訴訟的司法管轄權」。同一條例第32(1)條賦予區域法院司法管轄權審理基於合約或侵權行為而提出的訴訟,而該條文於2000年被修訂,以下但書被删除﹕「……除本條例或任何其他成文法則另有規定外,法院並無司法管轄權聆訊和裁定 — …… (b)有關可繼承產所有權問題的訴訟。」被告人提出上訴,辯稱《區域法院條例》內無一條文(特別是第36條)賦予區域法院司法管轄權審理原告人的申請。

裁決 — 駁回上訴﹕

  • 第36條下的短句「本屬區域法院司法管轄權範圍以內」,應在顧及第32(1)條的文意和歷史背景下予以詮釋。第32(1)條被修訂前,上述短句表明有一例外情況,即第32(1)條的但書,而第36條賦予區域法院司法管轄權審理和裁定涉及可繼承產所有權問題且涉案金額不超逾法定上限的訴訟。
  • 因此,按照寬鬆方式詮釋,第36條乃屬賦予司法管轄權的條文,而這反映了其立法意願,即區域法院具有司法管轄權審理和裁定涉案金額不超逾法定上限的「純」業權訟案。立法機關的意願不可能是透過刪除第32(1)條的但書而把第36條變成不賦予司法管轄權的條文。這種寬鬆的詮釋雖然在某程度上有違第36條的用詞,但仍有理可據,因它體現了以下立法意願,即處理「純」業權訟案的方式不應與其他土地訟案有任何分別。
  • 本案原告人已證明表面案情成立,而根據所得證據,被告人的案情並不可信,因此原告人有權獲頒簡易判決。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