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 Kam Kuk 訴 Chan Fung Chun
原訟法庭
高院民事訴訟案2015年第1432號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吳嘉輝內庭聆訊
2018年1月23日、4月3日

民事訴訟程序 — 押記令 — 解除 — 原告人和被告人共同擁有的物業 — 出售物業令 — 法庭無權命令一方在完成出售前,自費解除針對物業的押記令 — 第31號命令第1及2條規則沒有賦予司法管轄權作出這樣的命令 — 《高等法院規則》(第4A章,附屬法例)第31號命令第1、2條規則及第50號命令

土地法 — 共有權 — 出售令 — 押記令 — 法庭無權命令一方在完成出售前,自費解除針對物業的押記令 — 《高等法院規則》(第4A章,附屬法例)第31號命令第1、2條規則及第50號命令

[《高等法院規則》(第4A章,附屬法例)第31號命令第1、2條規則及第50號命令]

被原告人和被告人是一個物業的聯權共有人,該物業是向銀行申請按揭購買的。二人原本是朋友,後來鬧翻了。被告人向原告人送達《分劃通知書》,該通知書已向土地註冊處登記。原告人要求法庭裁定(除了別的以外)每一方在該物業享有的實益權益,分毫不差。聆案官批准被告人的申請,命令出售該物業,淨收益向法庭繳存,以等待法庭裁決兩方的實益權益;法庭其後命令原告人在完成出售之前,解除兩項針對原告人在該物業的權益作出但與本案無關的押記令(兩項押記令),相關費用及開支由她自付(該命令)。兩項押記是就HCA 1516/2016的判定債項作出,W是判定債權人。原告人針對該命令提出上訴。根據《高等法院規則》(第4A章,附屬法例)(《規則》)第31號命令第2條規則,「為完成該宗出售,法庭可作出其認為適合的指示……」。

裁決 –判上訴得直,撤銷該命令:

1) 聆案官沒有司法管轄權作出該命令。首先,《規則》第31號命令第1及2條規則沒有明確賦權法庭命令一方自費解除任何與該物業業權有關的產權負擔。其次,第31號命令第2條規則性質上純屬程序規定,只授權法庭指示出售的方式。該命令強制原告人自費解除兩項押記令,影響到各方在出售得益享有的實質權益,在某種程度上是對原告人不利但對被告人有利。(見15–17、25第段)

2) 第三,《規則》第50號命令對押記令作具體規管,特別訂明撤銷及強制執行押記令的規則,但並無強制規定,要求已經清償判定債項的判定債務人申請撤銷針對他的土地作出的押記令。如果第50號命令並不賦予法庭司法管轄權,以規定判定債務人必須解除押記令或讓判定債權人W能夠向法庭申請具此作用的命令,那麼,被告人既然不是HCA 1516/2016的訴訟方,就更加不能做些甚麼了。(見第19–20段)

4) 第四,該命令實際上是強制原告人償付在HCA 1516/2016的判定債務。W只可以用《規則》第45號命令第1條規則所訂明的方式,強制執行判定債務,或者援引法庭的破產司法管轄權,強迫原告人還款。W不可申請其他法庭命令以強制原告人償清款項;很難想像,也很難明白被告人怎麼可以這樣做,因為他不是HCA 1516/2016的訴訟方。(見第21–23段)

5) 最後,該物業不可產權負擔悉數除解之前出售,但這不足以支持「發明」一種現時不存在的司法管轄權,以強制共同擁有人不情願地自費解除產權負擔,以完成出售。(見第24段)

上訴

這是一宗上訴案。此前,聆案官鄺卓宏在2017年9月27日命令出售一個由原告人與被告人共同擁有的物業。原告人針對命令提出上訴。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