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 Shek Wai v 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
上訴法庭
民事上訊案件2018年第97號
上訴法庭副庭長林文瀚, 上訴法庭法官關淑馨, 上訴法庭法官區慶祥
2018年9月13日; 2019年2月14 日、3月26日

行政法 — 廉政公署 — 決定拒絕刑事調查投訴及拒絕解釋該決定 — 拒絕批准司法覆核決定的許可申請 — 處理上訴的方法 — 在法律上有否犯錯

民事訴訟程序 — 針對司法覆核的許可申請被拒一事提出上訴 — 重申上訴法庭的角色

X申請司法覆核廉政公署(「廉署」)兩個決定的申請許可,兩個決定分別是拒絕就他的投訴展開刑事調查(「該決定」)及拒絕解釋該決定(「另一決定」)。原審法官拒絕批給許可,他裁定,廉署是按既定程序行事才拒絕解釋該決定的;反而是X不接納廉署的建議,不查問廉署是基於甚麼理據作出該決定;司法覆核是最後的方法,X在還沒有用盡其他可用的方法之前,司法覆核不是他可使用的。X上訴,爭論點(除了別的之外)是該決定極度不合理,因為某些文件被扣起沒有交給廉署(「那些文件」),而廉署作出該決定的時候,沒有考慮那些文件。

裁決 –駁回上訴:

1) 上訴法庭在聆訊針對司法覆核許可申請被拒而提出的上訴中所擔當的角色,有需要慎而重之的重申一次。上訴不是一次重回到被提出過但被法官拒絕了的爭論點之上的機會。法官的決定才是焦點所在,他的決定只有在有證據證明他在法律上犯了錯或沒有考慮已被提出的相關事宜,又或者在其他方面明顯犯錯的時候,才會被推翻。此外,上訴法庭通常不會受理涉及事實和證據的新論點以及沒有在時限內給提出許可申請的新論點,也不會受理經過修訂的理由(引用Re Shrestha Santosh Kumar (CACV 194/2018,[2018] HKEC 2557)、United Muslim Association of Hong Kong v Yusuf Yu [2018] 4 HKLRD 22、Daljit Singh (CACV 294/2017,[2018] HKEC 1465)、Re Qadir Sher (CACV 242/2017,[2018] HKEC 639) 、Wong Ho Tong v Director of Lands (CACV 40/2017,[2018] HKEC 1473))。(見第21–22段)

2) 原審法官對X上訴理由的分析沒有出錯。他被指考慮了相關爭議點、對事實有錯誤的觀念、忽略了相關證據、作出推測或所作決定極之不合理,但是,他的決定不因為這些指稱而有瑕疵。正如原審法官指出,扣起那些文件不交給廉署的是X。法官是不會在上訴中受理任何新的論點的。(見第26–33段)

3) 歸根結底,申請司法覆核是完全不必要的。在廉署作出該決定之後,X應當向廉署提供那些文件,要求基於那些文件將問題轉交律政司司長。這才是正確的做法(引用黄容治及立法會秘書處(CACV 169/2015,[2016] CHKEC 1229)、Re 關媛薇 (CACV 143/2014,[2018] CHKEC 384))。(見第33、35段)

上訴

這是一宗上訴案。申請人提出申請,要求法庭批給申請司法覆核推定答辯人兩個決定的許可,但被原訟法庭法官薛偉成駁回(見[2018] HKEC 813)。申請人不服裁定,提出上訴。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