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r Maritime Ltd 訴 Calandra Shipping Co Ltd (No 2)
原訟法庭
高院海事訴訟案2017第84號
高等法院法官歐陽桂如內庭聆訊
2018年5月23日

民事訴訟程序 – 訴訟各方 – 法律代表 – 海上撞船事故 – 代表原告人申索的律師未獲指示就交相申索抗辯 – 由其他尋求代表原告人的保障及賠償承保人的律師就交相申索抗辯 – 是否支持批予共同擔任律師許可的例外情況

海上事件 – 基於撞船提出的申索 – 法律代表 –可否由不同律師分別代表訴訟方申索及就交相申索抗辯

原告人的船隻與被告人的船隻相撞後沉沒,船上貨物、燃料及財物一併沉沒海中。被告人船隻裝的是壓艙物,與原告人船隻相撞後損毀,不過其後進行修理。原告人按照船身及機械承保人(AS)的指示,針對被告人提出對人訴訟;被告人入稟交相申索。兩方簽立和解協議,訂明法律責任由被告人和原告人攤分,被告人承擔1/3,原告人承擔2/3,損害賠償申索交予司法常務官審理。原告人的律師(HG)沒有收到指示在交相申索代表原告人,另有一間代表原告人的法律責任承保人(船東保障及賠償協會,下稱「船東保賠協會」)的律師事務所(RSRB),送交更換律師通知書存檔,以取代HG抗辯交相申索。雖然HG和RSRB協定共同擔任律師,但聆案官命令在案件檔案上除去RSRB作為原告人代表律師的記錄,由HG繼續擔任原告人的律師。RSRB送交文件存檔,包括船東保賠協會的抗辯書、申請「共同擔任律師」的傳票,要求在案件檔案保留HG作為原告人律師代表原告人申索的記錄,以及RSRB作為原告人律師代表原告人抗辯被告人「反申索」的記錄。聆案官駁回「共同擔任律師」傳票。RSRB上訴。

裁決 – 裁決上訴得直:

(1) 基本規則是,共同原告人不應該各自有代表(引用Lewis v Daily Telegraph Ltd (No 2) [1964] 2 QB 601)。(第12段)

(2) 整體上,即使申索涉及「受保」和「不受保」兩個元素,受保人和承保人也不可各自有法律代表;即使指定訴訟人背後有不同承保人或以多過一個身份參與訴訟,也不可以。然而,法庭有固有權力,可批予各自有法律代表的許可,只是批予許可的可能性相當低,需要有充分證據支持,法庭才會作出這樣例外的命令(引用Lewis v Daily Telegraph Ltd (No 2) [1964] 2 QB 601、Secker v Oxfordshire County Council (1992 WL12678895)、Elphick v Westfield Shopping Centre Management Co Property Ltd [2011] NSWCA 356)。(見第13、16段)

(3) 恰當的做法是,行使酌情決定權作出例外的命令,准許原告人由HG和RSRB共同擔任原告人的律師。首先,AS已向原告人付清款項,AS和船東保賠協會才是享有訴訟權益的實體,各自從不同來源得到不同權利。再者,申索和交相申索是各自展開的,也一直是彼此獨立的訴訟。第三,HG訂立和解協議一事,船東保賠協會並不知情;而船東保賠協會基於商業考慮,決定不撤銷協議,但不應因此而被迫留用不是它自己選擇的律師。第四,AS和船東保賠協會相當不可能有利益衝突,因為法律責任已經議定,損害賠償會根據事實予以評定,而相關事實沒有重叠之處。(見第22-31段)

上訴

這是一宗上訴案。一間律師事務所發出傳票,要求代表原告人抗辯被告人的交相申索,以及保留在案件檔案由另一律師事務所代表原告人申索的記錄。傳票被聆案官駁回。律師事務所不服,提出上訴。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編者按:如想了解訴訟各方較早前相關的法律程序,請參閱[2018] 2 HKLRD 328。]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