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erfect Shot

翟氏律師行執行合夥人翟文禮律師是位攝影愛好者,為了興趣而周遊列國。

翟文禮形容自己為愛玩的律師。與其長時間待在辦公室,他寧願出走大自然,拍照或跑步。

他坐在金鐘的辦公室說:「在城市裡很無聊。我需要工作與生活平衡。攝影是我逃離法律工作的出路。我很感謝合夥人和團隊的幫助。」

除了作為翟氏律師行執行合夥人外,翟文禮亦是充滿熱誠的攝影師,十多年來,他走遍香港及世界各個角落拍攝風景照。

他的作品贏得廣泛賞識,其風景照屢獲殊榮,亦曾拍攝一級方程式和渣打香港馬拉松等體育賽事。

藝術轉向

翟文禮從少年時代起就很有藝術氣息。在入讀大學前,他曾渴望成為平面設計師。

他說:「我非常喜歡藝術。我可以為了畫畫不眠不休。最初我想在大學修讀設計,但命運令我當上律師。」

轉向修讀法律後,翟文禮在英國完成了法律學習,但他並沒有放棄藝術。對繪畫的熱誠令他對攝影也產生興趣,投入大量時間於攝影。

他解釋道:「繪畫和攝影很相似,都是圖形藝術,你需要注意構圖和顏色。高中時,我開始使用膠卷相機。和朋友出去玩時,我一直都是小組裡的攝影師。」

在過去10年,他嘗試過不同類型的攝影 - 風景、室內、體育和肖像,但他鍾情於風景攝影,因為拍攝風景讓他走到喜歡的荒野。

原始景觀

翟律師說他是位「自學成才的攝影師,專門拍攝香港及其他地區的風景全景」。事實上,在他的個人網站上可以找到他在亞洲、歐洲和中東拍攝的照片。

他說:「除了攝影,我也喜歡旅行和跑馬拉松。完成海外比賽後,我會再多留幾天拍照。我多數會自駕,開車去偏遠的地方拍照。」

在香港,他探索過各個離島,亦從太平山頂拍攝了香港的鳥瞰。在北歐,他拍攝過寧靜的挪威峽灣和冰島的瀑布。在約旦,他以不同的角度捕捉佩特拉古城的標誌性外觀。

翟律師解釋說,為了獲得一個好鏡頭,攝影師必須堅持不懈,耐心思考。

他說:「對風景攝影師來說,一天只有兩次拍照機會-日出之前和日落之後。 你還需要考慮光線、構圖和細節。」

因此,週末當大多數人還在睡覺時,他的慣常日程包括早上4點起床與其他攝影師集合,從早上5:30至6:30拍攝日出。

翟律師回憶起在挪威拍照的經歷。他必須在午夜起床才能看到日出,而外面最少攝氏零下10度。

而攝影師的辛勞卻不是每次都會令人欣賞。

他解釋道:「你永遠不知道照片最終會如何。有時拍10張只有一張好看。你只能繼續努力。」

觀察入微

他的耐性和堅持在照片中轉化為令人難以置信的細節,展現了水的運動,岩石的粗糙和生動的摩天大樓。

翟律師使用中型數碼相機,他認為中型數碼相機優於其他格式,拍攝風景照時能捕捉更多細節。

翟律師說:「我注重細節,試圖捕捉每片葉子和每棵樹。無論你喜歡拍攝什麼主題, 細節都需要處理得好,否則就無法實現完美的作品。」

攝影十年之久,翟律師說他仍然未臻完美。他自我批評的性格和對完美的追求,不斷促使他學習更多,尋求改進。

他說:「到目前為止,仍然沒有一張照片是我的最愛。查看舊照片時,我總時覺得它們未夠好。我仍在建立自己的風格,我認為自己還未做到。」

他補充道:「為了提高技巧,我讀了很多攝影書籍,觀摩其他攝影師的拍攝方式。我想知道,同樣的事物,為何我拍得不夠其他人好。」

翟律師意識到,關鍵是合適的工具。

他說:「例如,佳能拍攝快速移動的物體非常適合,因為它的快門速度快。正如你不會穿籃球鞋去跑步。」

他不斷建立自己的相機和鏡頭收藏,以提高不同類型攝影的質素。在拍攝日,他通常會帶幾部相機和鏡頭,拍攝不同的事物。

他指出,快速學習的另一個方法是保持開放態度,接受批評,同時繼續拍照以求進步。「攝影關乎從失敗中積累經驗。」

藉著攝影建立聯繫

翟律師拍照不僅為了興趣,他亦將自己出版的相冊與朋友和客戶分享,這使他贏得了律師-攝影師的美譽。

他說:「我也會為客戶拍照。完成法律諮詢後,他們得悉我也是攝影師,就會叫我為他們拍幾張照片。他們說我比專業攝影師拍得還要好。」

攝影不僅幫助翟律師與客戶建立了超越法律工作的關係,也與其他律師建立了聯繫。作為法律界的一員,他還為其他律師舉辦攝影研討會,深受歡迎。

但翟律師說,法律界的「攝影俱樂部」可以更大。

他指出:「反而有更多的醫生認真看待這個愛好。」

通過攝影,他與不同背景的人建立了聯繫。對他來說,這是攝影最好的一環。

翟律師偶爾會為慈善機構和非牟利組織義務拍照。有一次,他在籌款音樂會上幫忙,亦會定期到療養院為老人拍攝用於葬禮的肖像。

他說:「這對我而言只是小事,但對他們來說意義重大。無論如何,我不會用攝影來賺錢,我從不打算這樣做。」

他說:「捕捉到一個好鏡頭對我來說不是最重要。更重要是與人和朋友聚在一起的機會。拍攝日出後,我們一起吃早餐,對我來說這總是一個快樂的時刻。」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