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mecredit Ltd v Yeung Chun Pang Barry
上訴法庭
民事上訊案件2016年第246號
上訴法庭副庭長林文瀚 上訴法庭法官張澤祐 上訴法庭法官關淑馨
2017年7月21日

法律構定信託 — 基於雙方共同意向而產生的法律構定信託 — 家庭居所 — 香港華人家庭由父母以子女名義購買物業而父母在生之時仍然保留控制權和實益擁有權的,不是不尋常的事

H和W有五名子女,S排行最小,是家中獨子。他倆第一個居住單位是單以W個人名義購買的。W在誓章供詞指出,當他們要購買第二個居住單位(「該物業」)時,因為第一個居住單位是以她的名義購買,她不符合居者有其屋申購資格,所以以H和S的名義申購居屋單位,而全家(among the family)的共同意向是,當她和H去世之後,該物業只會傳給S,因為他是家中唯一子嗣。買款是靠出售第一個居住單位及樓換樓過渡貸款籌集得來的。H和W一同供款償還按揭款項。H與S以聯權共有人方式持有該物業。2012年H去世後,S成為唯一合法擁有人。該物業是H和W在50多歲時購買的,H去世之前,一直是二人的婚姻居所。W繼續住在那裡。H去世後,P就S取得的某筆與本案無關的貸款,尋求對S強制執行押記令,發出原訴傳票要求該物業的空置管有權及出售令。初審時,W聲稱自己是該物業的實益擁有人,原審法官不接納,斷定(其中包括)W關於共同意向的證供含糊不清。W上訴。

裁決 –上訴得直,W是實益擁有人:

歸復信託

  • (上訴法庭法官關淑馨、上訴法庭副庭長林文瀚、上訴法庭法官張澤祐贊同)歸復信託的推定證明成立。這宗案件是關於一對經濟資源有限的50多歲夫婦,耗用大部分財力購買該物業作為婚姻居所,W購買該物業時年51歲,可以預計將來還有好一段日子要走,而S當時只有21歲,未完成學業,也未結婚。即使考慮到將土地財產留給子嗣是中國傳統的想法,這大有可能會是父母過身之時的事,但在涉案情況下,該物業沒有多大可能會被立即饋贈給S。

基於雙方共同意向而產生的法律構定信託

  • (上訴法庭法官張澤祐、上訴法庭副庭長林文瀚贊同)W的實益權益亦可根據雙方有共同意向而產生的法律構定信託的第二種情況(從雙方行為作客觀推斷)主張。即使W和S沒有明確協議,W在購買該物業時的意向,即是她打算該物業是在自己和H去世後傳給唯一子嗣S,一定是相關的因素。恰當的推斷是,W在生之時是該物業的實益擁有人。這個打算並不叫人感到難以置信或者認為本身並不可能,特別是在香港華人家庭裡,父母以子女名義購買物業而在生之時仍然保留物業的控制權及實益擁有權的,不是不尋常的事。更重要的是,W有份出錢購買該物業。
  • (上訴法庭副庭長林文瀚、上訴法庭法官張澤祐贊同)W基於法律構定信託而擁有實益權益。現代處理法律構定信託的方法是按情況全面評定雙方的共同意向。在家事範圍內,特別是關乎婚姻居所的事情,法庭評定共同意向時,不會因為一方完全直接出錢買樓而受到限制。在華人社會裡,特別是老一輩的華人,甚少有與家人清楚討論產權的,法庭必須多加考慮情況不同,問題有別。
  • (上訴法庭法官關淑馨不贊同)原審法官有權認為,證明三方在共同意向方面達成協議或共識的證據,含混模糊,不清不楚,因而基於相對可能性的衡量,不能信納有共同意向。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