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Estate of Chau Kwun Sang, deceased
原訟法庭
高院雜項案件2016年第2779號
高等法院暫委法官梁俊文內庭聆 訊
2018年7月20日、2019年3月 25日

中國習慣法 — 繼承 —《大清律例》的原則 — 死者女兒仍然在世 — 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才由女兒繼承

遺囑、遺囑認證及繼承 — 遺產管理 — 管理遺產的命令 — 女兒轉讓她們在死者遺產的權益,轉讓是否有效

死者X是南丫島多個地段(「該等地段」)的註冊擁有人之一,擁有該等地段的一半份數。該等地段的另一半份數由X的兩名侄兒(「兩名侄兒」)擁有。X在1975年去世,沒有立下遺囑。去世時,他在第一段婚姻與妻子生的兩名女兒仍然在世(「ST和YT」),他的第二任妻子(「L」)和與L生的女兒(「FY」)也仍然在世。ST在1976年去世,L在1998年去世。FY在2004年取得X遺產的遺產管理函,她亦是L遺產的管理人。在2006年,兩名侄兒將他們在自己土地的權益轉讓給原告人。在2016年,YT和ST的遺產管理人簽立轉讓書,據此,不論根據的是中國習慣法還是《無遺囑者遺產條例》(第73章),又或以兩者為依據,YT和ST轉讓給原告人她們在X遺產的權益和享有權。原告人展開法律程序,要求(除了別的以外)法庭就X的遺產發出遺產管理命令。X的遺產包含在該等地段的權益。兩名侄兒以誓詞確認,他們不會與X的女兒爭奪繼承X的遺產。

裁決 – 批准申請:

1) 根據中國法律和習俗,女兒比父親早死和兒子比父親早死是兩種情況,根本上是有分別的。在後一種情況,早死兒子和早死兒子的兒子都會是家庭裡一代接一代的男繼承人。當父親去世,他的早死兒子的兒子會是繼承人,絕戶的問題顯然不會產生,因此《大清律例》第八十八(二)條是不會實施的。繼承父業的規範是,除非無同宗應繼之人而成為絕戶,在不得已的情況下由女兒繼承,否則女兒根本沒有繼承權。所謂同宗應繼之人,是指父親家族中的男丁,可以是近親,也可以是遠親。外嫁女在外家絕戶之前去世的話,永遠無法繼承父親的產業,她依然在世的丈夫或兒子,另一姓氏的人,不合資格聲稱自己有權繼承她父親的遺產。(見第35–45段)

2) X的家族在L去世的時候變成絕戶,只有女兒仍然在世,根據《大清律例》第八十八(二)條,她們有權繼承遺產。YT和FY有權繼承X的遺產,一人一半。ST或她的遺產在轉讓給原告人的遺產中沒有任何權益。(見第47段)

3) X的遺產在性質上是據法權產,以轉讓的方式處置YT在X遺產的享有權不是失效或無效的。根據中國法律和習俗,YT和ST實在可以自己作主決定怎樣處理X涉案遺產的產權。由於兩名女兒是在父親和他遺孀,兩名女兒的母親,去世後才繼承遺產的,所以理應不會出現父母同意不同意的問題。沒有意見認為本來家中有長輩在世,就必須先得到他們同意,並向他們徵求處置遺產的方法。只要一般法例適用於處置繼承遺產的權利,就有基準去確認YT的處置是否有效(考慮Lord Sudeley v AG [1897] AC 11、Wu Koon Tai v Wu Yau Loi [1996] 2 HKLR 477)。(見第53–56、64–67段)

4) 沒有事實基礎顯示一方不真誠,但是FY自2004年開始擔任女遺產管理人的角色和職責,她有需要解釋為何時間長達十年。FY基本上說不出甚麼論點是會阻止發出管理X遺產的命令的。然而,據報該等地段是遺產的唯一資產,因此現階段不會命令清償遺產的全部負債。(見第69–70段)

申請

這是一宗申請要求法庭發出命令的案件。原告人提出申請,要求法庭就死者遺產發出管理遺產的命令。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