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Grande Holdings Ltd
上訴法庭
民事上訴案件2015年第40號
上訴法庭法官張澤祐,上訴法庭法官袁家寧及上訴法庭法官朱芬齡
公司法
2015年11月24日

清盤 — 債權證明表 — 基於提早終止根據協議執行的掉期交易而產生的債項 — 債項是否已經算定 — 按合約訂明的公式確定債項 — 不是未經算定的債項

提早終止根據國際掉期與衍生工具協會的主協議(「該協議」)執行的掉期交易,欠下某銀行(「該銀行」)一筆債項;ASM是C公司所欠債項的承讓人。C公司最初因為提早終止掉期交易而欠下的金額(「提早終止金額」),是用該協議的一條固定公式,基於按照該協議另一條文而由該銀行釐定的「平倉金額」及由該銀行計算的「未償還金額」計算。該銀行在一份於2010年3月發給C公司的通知中,列明如何計算提早終止金額。有債權人由於提早終止金額是未經算定債權,質疑接納ASM的債權證明表的決定,並入稟申請,要求法庭以《公司(清盤)規則》(第32H章,附屬條例)第125條規則為依據,宣布ASM無權在首次舉行的債權人會議上表決。原審法庭裁定,提早終止金額是未經算定債權(見[2015] 1 HKLRD 755)。ASM上訴。

裁決 – 上訴得直:

  • 已算定債權是兩方協議下預先確定的債務,包括將會按照合約訂明的公式或合約訂明的機制去確定欠付金額的合約債務。該金額不一定無爭論餘地。本案情況就是這樣。利用隨機微積分而在計算中包含「價值隨機改變的變項,例如浮動利率」這一事實,不表示金額不很確定。
  • 難以將平倉金額說成為猜測出來的或是估計最準確的金額。該銀行與其他銀行的通信附隨該銀行的應付金額通知書(金額由該銀行計算)一併發出,但該等其他銀行中,沒有一間能夠提供平倉金額的報價。此外,C公司已經明文確認金額並支付部分款項,清楚表明其已接受該金額。臨時清盤人已經顧及確定債項的方法,並且沒有人有相反證據證明他們認為平倉金額性質上是已算定金額的看法有錯。
  • 在清盤程序中,臨時清盤人、清盤人、債權人、出資人或在C公司清盤之後享有權益的人士,可以就C公司清盤所產生或與之有關的問題藉傳票提出申請。雖然債權證明表可能不是最終的及不可推翻的,但有關ASM表決權的決定有可能對如何解決債權人權益的問題具有深遠意義,本質上是最終的決定。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