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Leung Cherng Jiunn
上訴法庭
民事上訊案件2015年第128號
上訴法庭法官袁家寧, 上訴法庭法官關淑馨及原訟法庭法官區慶祥
破產
2015年12月23日

呈請 — 關於債務的真實爭議 — 基於真實爭議而阻撓呈請所須的標準,高過反對申請簡易判決所須的標準

保險公司P基於四筆債項向其前經紀D送達法定要求償債書。D之後償還其中兩筆債項,但仍拖欠其餘兩筆,即:(a)預支簽約費2,932,200港元;及(b)預支給D的「下線經紀」(「K」)的25%簽約費,即140,700港元。D不履行償債責任,P於是向法庭提出呈請,要求法庭針對D發出破產令。特委法官就簽約費2,932,200港元是否在法定要求償債書的日期到期並須予支付的問題,裁定當中有一項基於真實和有力的理由而提出的爭議,因此撤銷清盤呈請;P不能以支付給K的簽約費140,700港元為依據,因為這是一筆以D簽署的擔保書(「擔保書」)為基礎的債務,但法定要求償債書沒有提及擔保書。P上訴,指稱特委法官似乎拒納其陳詞所指「如債務人反對呈請,而理由是所涉債項的爭議是基於真實和有力的理由提出,與根據《高等法院規則》(第4A章,附屬條例)第14號命令反對簡易判決的申請比較,債務人必須符合更高的標準」。

裁決 –駁回上訴:

  • 一項是證明基於真實和有力的理由而提出的債務爭議的測試,一項是反對根據《高等法院規則》第14號命令第3條規則作出簡易判決的申請的測試,兩項測試在證據方面都涉及多種考慮因素。兩項測試的分別在於一項證明為反對破產呈請而提出的真實抗辯,另一項是取得民事訴訟抗辯許可(不論是無條件的還是有條件的)而提出真實抗辯的證明的合理可能性。在這個意義上,反對呈請的門限測試會需要一種更高的舉證標準。
  • 雖然有這分別,但兩種情況的門限測試大致相若。如果呈請被基於真實和有力的理由而提出的爭議駁回,就相當可能得不到簡易判決。相反,如果被告人已經取得抗辯許可,法庭就根本不會批准呈請。
  • 至於簽約費2,932,200港元,特許法官以基於真實和有力的理由而提出的爭議為基礎駁回呈請時,並非未有使用相關的法律原則;或者用於確立抗辯所須證據的是更低的標準。
  • 爭議不可能在破產呈請得到恰當的判決。訴訟兩方在很大程度上對爭議的事實問題有真實的爭議,這爭議應當在民事訴訟中藉狀書和口述證據解決。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