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Leung Yat Tung (No. 2)
原訟法庭
高院破產案件2000年第2019號
原訟法庭法官吳嘉輝內庭聆訊
2016年7月8日

債項的優先權 — 提出呈請的債權人 — 根據第38(5B)條申請優先從破產人的產業獲付款項 — 資助為債權人的利益提起法律程序討回資產而產生的法律費用 — 是否第38(5B)條所指的藉付款而使資產得以討回或保存 — 行使酌情決定權

1998年,B將他在兩間公司價值約3億港元的股份(「該等股份」)轉讓給HF,據稱轉讓價遠低於該等股份的價值(「該轉讓」)。2001年,法庭應P的呈請判定B破產,因為B未有支付大約518萬港元的判定債項。破產管理署署長(「署長」),作為B產業的受託人,決定不提起法律程序向HF討回該等股份(「該項決定」)。P成功申請推翻該項決定兼得訟費,訟費由B的產業支付;P承諾彌償署長所有法律責任(「資助協議」),使署長能夠針對HF提起宣告股份轉讓無效並使該等股份歸屬於破產人產業的法律程序(「該法律程序」)。其後,HF根據就該法律程序達成的和解協議,交給署長一張金額為518萬港元的支票,並以1,500萬港元銀行擔保和該等股份作為保證,承諾支付署長所有已獲證明的債項和利息。P現在:(a)根據《破產條例》(第6章)第38(5B)條,就P申請推翻署長該項決定而產生的大約452,000港元法律費用及P在該法律程序支付的300萬港元法律費用,向法庭申請命令;及(b)要求獲退還根據資助協議支付給署長的120萬港元保證金,因為湯林命令擱置了所有法律程序,法庭下令HF向署長支付訟費。

裁決 –批准申請:

  • 根據《破產條例》第38(5B)條第一個重點(即根據債權人就訟費提供的彌償已獲討回的資產),法庭有管轄權命令署長向P支付300萬港元。資產根據P在資助協議中就訟費所提供的彌償而得以在該法律程序中從HF討回。
  • 根據第38(5B)條第二個重點(即藉債權人付款或提供彌償而使資產得到保護或得以保存),法庭也有管轄權命令署長支付452,000港元給P。提出申索討回該等股份是署長的潛在申索。資產是據法權產,根據《破產條例》第58條是歸屬於署長的。要是署長不提起該法律程序,誰也不可以提起。因此,P為了推翻該項決定提起法律程序,而P在法律程序中支付的法律費用是為了「保存」B的資產而支付的款項。
  • P在資助協議下承擔相當大的風險。向署長提供的彌償明顯沒有金錢限制。九項有關1億4,900萬港元的債項證明已獲接納。相對而言,P的518萬港元債項是一筆小數目,但潛在的訟費責任可不輕。鑑於第38(5B)條的主要目的是鼓勵債權人協助受託人∕清盤人討回資產,法庭會行使酌情決定權批准申請,目的是使P因為冒險而較其他人佔優。
  • P應最終獲退還120萬港元保證金。署長不用面對不利的訟費令,因此沒有理由保留保證金不退還。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