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Luen Ford Industrial Co Ltd
原訟法庭
高院公司清盤案件2016年第354號
原訟法庭法官夏利士
2018年7月27日

公司法 – 清盤 – 呈請 – 公司給律師行用作清償費用但不獲兌現的支票 – 是否有關債務的真誠答辯 – 給予的支票是否費用的抵押品 – 律師行追討法律費用時是否受制於相關的法定制度 – 是否符合規定 –《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64(2)條及第66(1)條

法律專業 – 律師 – 追討法律費用 – 給予律師以清償訟費責任的支票不獲兌現 – 只有在交付符合規定的帳單之後,才可以就支票不獲兌現提出起訴 -《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66(1)條

S,一家律師行,因為公司C沒有清還10,000,000港元欠債,發出法定要求償債書。S基於三張支票不獲兌現而指稱C欠債,而該三張支票是用來償清S的客戶W(指兩父子)所招致但拖欠的法律費和代墊付費用的。C是其中一名客戶的個人投資公司。W經營數家公司,有關費用與該數家公司的清盤程序∕就債務進行企業重組有關;費用大部份是大律師的收費。S沒有給W提供任何估算費用,沒有發送大律師的收費單給W,也沒有要求W同意她的基本訟費。在《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之下有一套法定制度,禁止律師就費用及代墊付費用提出訴訟,直到客戶有機會將有關費用予以評定為止。S爭辯指,該法定制度不適用,因為訴訟是針對開票人而提出的,不是因為要控告W不支付費用而提出。S亦辯稱,它收取三張支票作為費用的抵押品,它有權予以強制執行;這是第64(2)條准許的。第66(1)條訂明不得提出訴訟以追討應支付予一名律師的訟費或事務費,直至符合規定的帳單已交付滿1個月為止。

裁決–駁回呈請:

(1) 有强而有力的證據證明收費過份高昂,而且S顯然沒有向W提供適當的意見,更沒有確保委聘的是合適的大律師及議定的費用合理。因此,實在難以想像更明顯有迫切需要評定訟費的情況。(見第23段)

(2) 根據證據和S的論據,明顯可以爭辯的是,就第64(2)條而言,三張支票不是抵押品,因此有真誠的答辯反駁任何基於支票是抵押品而提出的聲稱。(見第25段)

(3) 給律師一張匯票用作清償訟費責任,要是律師遵循《條例》的提出訴訟追討費用和代墊付費用的規定,則只有在出示匯票但不獲兌現的時候,才可提出起訴(引用Ray v Newton [1913] 1 KB 249;不遵循RingSights Holding Co Ltd v Graham (Ch D)(公司法庭),2001年10月8日)。(見第28-29段)

(4) S不符合第66(1)條的規定。送達的帳單沒有一份是與三張支票有關連的,主要原因是S不曾就大律師未獲支付的費用交付帳單。容許在交付帳單之前,如果客戶要求評定訟費,則也在訟費評定完成之前,發出呈請書強制執行,會抵觸第66(1)條的規定。此外,第66(1)條規定不得提出訴訟,直至帳單已交付為止;這規定必然隱含兩個意思:一、交付帳單是出示支票的先決條件;二、在符合這項條件之前,帳單是在條件尚待完成(in escrow)的情況下交付的;這宗案可不是這樣(引用Southwest Pacific Bauxite (HK) Ltd [2018] 2 HKLRD 449)。(見第30-31段)

(5) 發出呈請是濫用法律程序,因此S的行為明顯不符合專業要求。S因而被命令按彌償基準支付C的訟費。(見第34段)

呈請

這是一宗呈請案。一家律師行按客戶的指示將標的公司清盤,它就客戶尚欠的法律費用及代墊付費用,發出法定要求償債書,由於債務未獲清償,律師行提出呈請。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