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Sutherland (Appeal: Wasted Costs Order)
上訴法庭
裁判法院上訴案2013年第685號及2014年第425號
上訴法庭副庭長倫明高 上訴法庭法官麥機智 上訴法庭法官彭偉昌
2017年5月15日

虛耗訟費令 — 辯方大律師被命令由他本人就自己在審訊期間的行為支付虛耗訟費 — 作出虛耗訟費令所牽涉的原則 — 法庭的處理方法

被告人就一項猥褻侵犯控罪在裁判法院應訊。他沒有作供。他給大律師的指示是,他在戲院與受害人毗鄰而坐,他的手肘和手意外地滑向左邊,打落在受害人的大腿上。預計審訊需時兩天,MS一直是代表被告人確定預計審訊日數的大律師。可是,正審長達19天,審訊時間橫跨三個半月。暫委裁判官最終判被告人有罪。因應控方的申請,暫委裁判官作出虛耗訟費令,規定MS向控方支付虛耗訟費180,000港元。MS針對規定由他支付虛耗訟費的虛耗訟費令,提出上訴。他的代表大律師辯稱,如果各個相關原則有被正確地運用,本來就不應該有這個命令作出。原訟法庭將被告人的上訴留待由上訴法庭審理。

裁決 – 駁回MS針對虛耗訟費令的上訴:

  • 上訴法庭主動提出一個問題:MS針對虛耗訟費令提出上訴,他的上訴可不可以被轉呈上訴法庭,由上訴法庭作出裁決?答案是肯定的。
  • 現列出作出虛耗訟費令所牽涉的法律原則:出庭辯護人在法庭席前享有特權,但亦受專業操守準則約束,對法庭負有責任。作出虛耗訟費的司法管轄權除了帶有補償性質之外,也帶有懲罰性質,目的是懲罰沒有履行對法庭所負責任的涉案律師。要去證明有人不履行這項責任,不一定要證明該人不誠實、不正直、作出刑事行為或足令其姓名從大律師登記冊上被剔除的行為。同樣地,在一般情況下,僅是犯錯或判斷上出錯都不是足夠的證明。「虛耗訟費」在《刑事案件訟費條例》(第492章)(「《條例》」)的定義之中,「不當的」涵蓋以任何方式嚴重違反相關專業操守守則所訂明的實質責任,而按照專業人員(包括司法人員)的共識,涵蓋範圍亦延伸至任何會被視為不當的行為,不管這樣的行為有否違反專業守則的字面意義。「虛耗訟費」在《條例》的定義用上「嚴重」一詞,相較民事法或英國的對等條例,《條例》第18條要求的門檻更高。引致行使關乎虛耗訟費的司法管轄權的,不是判斷上的錯誤,而是對法庭負有的責任上所犯的錯。公共政策要求法庭考慮作出虛耗訟費令的時候,同時考慮到在對辯式訴訟的司法制度下,出庭辯護人應該有處理法庭案件的自由,可以無所顧忌。另外,作出虛耗訟費令,規定MS須付虛耗訟費之前,亦必須充份考慮出庭辯護人在法律程序中遇到的困難和限制。規定由大律師本人支付虛耗訟費的命令是一項嚴苛的命令。作出虛耗訟費令的基礎,應該只是嚴重不當的作為或不作為,或者是嚴重不當行為,而不僅僅是欠缺智慧、不夠謹慎、不夠英勇。暫委裁判官考慮:(a) MS的作為是否嚴重不當或者他有否犯有嚴重不當行為;(b)如果是這樣的話,該作為或行為有否導致虛耗訟費令的申請人招致不必要的費用;及(c)如果是這樣的話,命令MS賠償申請人全部相關費用或當中任何部份,是否在所有情況下都屬公平之舉。舉證責任須由申請人承擔。舉證的標準是民事的舉證標準,不過指控越嚴重,證據就應該越有力,這樣,法庭才能基於相對可能性的衡量,裁定指控成立。
  • 暫委裁判官處理相關法律原則的方法沒有錯,在案中相關情況對該等原則的運用也沒有錯(可是暫委裁判官錯在對MS寬容,他可以作出,也原本應該作出更嚴苛的命令)。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