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flections of My Life

此刻,我準備舉家返回倫敦定居之時,這首流行搖滾樂隊The Marmalade(和我一樣,都是來自蘇格蘭的)1969年的名曲,勾起我的一點想法。

這首歌寫的是生命的反思和改變,還有……。快與家人起程回家了,看來,我現在是時候反思自己在香港法律界的日子,寫上幾句臨別贈言。

海外律師不應該輕率決定在香港取得執業資格。

海外律師資格考試是一場真正的考驗,考的是行業知識和意志力。認許過程並不容易,也不可能變得更為容易。

不過,對於願付出肯努力的人來說,相對於以海外律師身分在(譬如說)新加坡、首爾、東京、北京、杜拜、孟買努力考取資格,香港仍然是開放的市場。

雖然薪俸稅率較低,但香港一般家庭要省吃儉用只可以是空談。究其原因,樓價、租金、學費,已解釋得七七八八了。

今天的法律界與(譬如說)1997年之前的亦大有分別。越來越多香港人北望神州,進軍珠江三角洲以至東盟市場經商、發展、革新;接著有「一帶一路」。

改變陸續有來。例如,律師法團及其他另類的業務結構。本地市場難免要重新整合。有些因為不適應而不能生存。

未來大約五年時間裡,各行各業會在資訊科技的支配下,經歷另一場巨變。上班生活會變成另一個模樣。

我在香港住了數年,在這數年裡,香港社會經濟亦一直明顯的變。變得更多的可能是專門行業,社會經濟的變反映在專門行業之中。

投身法律專業(或其他專業)的「千禧一代」會發現,行業起了很大變化,他們要面對的與前輩當年所面對的並不一樣。某些方面會更為艱難。他們需要投入。年青律師組及「法友聯盟」計劃(及「良師」)發揮的作用,從來未試過像現在這麼的重要。

雙重資格是值得擁有的,也是律師值得努力爭取的。它是你回憶的一部分。我打算把自己的香港執業證書收藏起來。和家人臨別在即,我在回憶中輕哼著幾句歌詞:

The greetings of people in trouble…

… Take me back to my own home…

(處於困境的人送來了問候……,

……帶我返回我自己的老家……)

Jurisdictions: 

RPC,律師(英格蘭和威爾士、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