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retary for Justice v. Chan Yiu Tung Anthony
原訟法庭
裁判法院上訴案2016年第463號
高等法院暫委法官彭中屏
2017年12月8日、2018年1月23日

刑事罪判刑 — 道路交通罪行 — 超速駕駛 — 被告人承認控罪,控罪沒有指明涉事車輛的準確車速 — 裁判官可有權就判罰進行牛頓聆訊以決定準確車速 — 裁判官是否錯在拒絕舉行聆訊並在虛假的基礎上判罰被告人

被告人被控超速駕駛,他認罪但否認控方所指的,在每小時70公里的車速限制區內,他的實際車速是每小時137公里。審訊開始時,控方申請修訂傳票和事實摘要,刪除指稱的準確車速,並告訴裁判官,待被告人認罪而被定罪之後,控方會以「性質近乎牛頓(Newton)聆訊的方式」,舉證證明實際車速。該申請獲批,其後被告人承認經修訂傳票和事實摘要上所指控的超速駕駛。然而,裁判官質疑舉行所要求的聆訊的法律基礎,裁定修訂後的案情沒有爭議,因而沒有足夠理由進行牛頓聆訊。被告人沒有提出任何減刑要求。裁判官其後以每小時超速1公里為依據,判處被告人罰款$2,000。律政司司長申請覆核不舉行聆訊以收取實際車速的證據的決定,但裁判官維持決定,律政司司長不服,現以案件呈述方式上訴。

裁決 –判上訴得直,把案件發還裁判官以進行牛頓聆訊,以對被告人作出相應的判罰:

  • 如果裁判官判罰被告人時在法律上犯了錯,訴訟方可針對他的決定,以案件呈述方式上訴。如果有證據證明被告人的準確車速是每小時137公里,即每小時超出車速限制45公里,判處的刑罰會重得多,包括發出強制停牌令。因此,如果有準確車速的話,被告人所受刑罰會很不一樣。(見第31–32、63段)
  • 在被告人認罪的情況下,雙方都有責任確保法官知悉認罪的基礎和控方案情有出入,任何差異都有可能嚴重影響所判刑罰,以致法庭有可能考慮舉行牛頓聆訊。即使雙方同意認罪基礎,法官也保留酌情決定權(引用R v. Tolera [1999] 1 Cr App R(S) 25、R v. Cairns [2013] 2 Cr App R(S) 73)。(見第35–37、52段)
  • 控方的行為異乎尋常。控方無需要修訂傳票,刪除準確車速。正確的做法是被告人承認有關罪行,然後進行審訊以決定準確超出限制的車速。儘管如此,本案經修訂的傳票並非無效(引用R v. Yiu Yuk Lun(未經彙報,HCMA 381/1993))。(見第40–42段)
  • 經修訂的事實摘要不是雙方同意用作判罰的被告人認罪的基礎,而是被告人可以在多大程度上承認控方案情的反映。雙方在控方指稱的重要事實上顯然有嚴重分歧。雖然被告人是經認罪並承認經修訂的事實摘要後被定罪,但裁判官仍有權舉行牛頓聆訊,以決定被告人的實際車速。(見第43–47、54–55段)
  • 控辯雙方有責任協助裁判官知道被告人認罪的真正基礎;裁判官有責任以案件的實情為基礎,判罰被告人。進行聆訊以證明被告人的準確車速本來就不會影響被告人的權利。因此,裁判官錯在拒絕舉行有關聆訊;也錯在在虛假的基礎上判罰被告人(引用R v. Beswick [1996] 1 Cr App R(S) 343、HKSAR v. Cheung Cho Fat [2010] 5 HKC 400)。(見第57–58、61–64、66段)

上訴

這是一宗上訴案。答辯人承認超速駕駛,暫委特委裁判官決定不舉行聆訊,以收取控方有關答辯人汽車實際車速的證據。律政司司長不服決定,以案件呈述方式上訴。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