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g Chai On v Tang Sing Ki
上訴法庭
高院雜項案件2016第1632號
上訴法庭副庭長林文瀚 原訟法庭法官陳慶偉
2016年8月29日

延展上訴期限 — 就原審法庭拒絕延展就其決定提出上訴的期限申請上訴許可,以及在上訴法庭席前重新申請延期 — 關於恰當程序的指引 — 行使酌情決定權的方法

原審法庭拒絕申請人延展上訴期限的申請。申請人不服申請被拒,申請向上訴法庭上訴的許可。原審法庭拒絕給予許可。申請人於是就原審法庭拒絕延期,向上訴法庭申請上訴許可。該申請被上訴法庭視為申請人重新提出的延展期限申請。

裁決–駁回在上訴法庭席前重新提出的延期申請,也駁回上述被視為重新提出申請的上訴許可申請。

  • 原審法庭拒絕延展就其決定提出上訴的期限,雖然就此向上訴法庭上訴在技術上可行,但是在上訴法庭席前重新申請延期顯然更為直接。因此,這項就原審法庭拒絕延展期限而向上訴法庭提出的上訴許可申請,被上訴法庭視為申請人在上訴法庭席前重新提出的延展期限申請。
  • 考慮是否批准延期的方法正是Lee Chick Choi v Best Spirits Co Ltd(未經彙報,HCMP 371/2015,[2015] HKEC 899)第19段所列明的方法:「關於延展上訴期限申請的法律原則早已確立。法庭行使其酌情決定權時,會考慮延誤時間的長短;延誤的理由;倘批准延期,上訴得直的機會;以及倘批准申請,另一方蒙受損害的程度。凡延誤情況嚴重及不能完全辯解,申請人就必須證明有理據致使上訴有確實的勝訴機會,而不只是合理的勝訴機會。」把R(Hysaj) v Secretary of State for the Home Department [2015] 1 WLR 2472第46段視為法庭批准背離那個方法是不對的。
  • 在本案,申請人就原審法庭拒絕延期向原審法庭申請上訴許可,但訴訟另一方或原審法官都沒有反對有關程序,因此申請人把時間花在不恰當的程序上,不會被視為不能辯解的延誤。
  • 說到擬提出的實質上訴的勝訴機會,原先呈交的理由是沒有勝訴機會的。上訴法庭再三提到,上訴法庭會謹慎處理新的或附加的理由。在上訴法庭席前提出的都是新的理由(雖然申請人稱之謂「附加的」)。新的理由完全沒有理據可言。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