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 Linghui v Hong Kong Federation of Insurers Insurance Agents Registration Board
原訟法庭
高院憲法及行政訴訟 2018 年 第 2759 號
原訟法庭法官周家明
2019 年 7 月 26 日、8 月 27 日

行政法—香港保險業聯會上訴裁判處—香港保險業聯會保險代理登記委員會—已清晰指示必須尋求適當証據証明假文件的指控屬實,但行政審裁處沒有這樣做—沒有給予充份理由—雖然重新聆訊的結果相當可能是一樣,但這事並非必然會發生—被質疑的決定遭撤銷,有關事宜被發還委員會重新考慮

X向香港保險業聯會保險代理登記委員會(「委員會」)申請登記為友邦保險有限公司∕友邦保險(國際)有限公司的獲委任保險代理人。那次申請順利,X獲登記為獲委任保險代理人。過了不久,X被指稱做了兩件事(「兩件被指稱的事」)。一是她提出申請的時候,錯誤陳述或聲明自己的學歷,另一是她申請時所用的畢業証書是假的。委員會裁定兩件被指稱的事成立(「實質的裁定」)。其後,委員會裁定應當取消X的獲委任保險代理人登記,為期三年(「制裁的裁定」)。X不服制裁的裁定,向香港保險業聯會上訴裁判處(「裁判處」)提出上訴。裁判處裁定駁回她的上訴(「上訴所得裁定」)。一日後,委員會裁定把X的獲委任保險代理人登記取消,為期三年(「落實的裁定」)。X獲許可向高等法院申請以審閱文件的方式司法覆核上訴所得裁定和落實的裁定。她有四個申請理由:(a)不合法和不合理;(b)違反調查責任;(c)沒有在委員會或裁判處席前進行口頭聆訊,程序上不公平;及(d)沒有給予充份理由。

裁決—撤銷實質的裁定、制裁的裁定,上訴所得裁定及落實的裁定;將兩件被指稱的事發還委員會按照法庭判決重新考慮:

1) 上訴所得裁定和落實的裁定不是不合法的,即裁判處和委員會不是沒有合法權力作出相關裁決。(見第26段)
2) 雖然X已獲告知可以要求進行口頭聆訊,但她沒有提出這個要求,因此,委員會席前沒有進行過口頭聆訊也不產生任何程序上的不公平。(見第26段)
3) 畢業証書被指稱是假的;雖然已被清晰指示必須尋求適當証據証明証書的確是假的,可是委員會沒有去尋求,這就使得實質的裁定極度不合理(Wednesbury unreasonable)。(見第27段)
4) 雖然行政審裁處就裁決所給予的理由不一定要長篇大論或無所不包,但至少要說明審裁處是妥為掌握在其席前的爭議點,並且用了適切並清楚的方式去處理。上訴所得裁定沒有處理X提出的上訴理由,而所給予的理由不外乎是上訴無理可據、X用的是假學歷,以及她的畢業証書是假文件。裁判處的一名委員指出一個問題,就是X上訴時提出的爭議點與她寫給委員會的信函內容不相符。裁判處所給予的理由明顯不充份,因此上訴所得裁決同樣應被撤銷,理由是它極度不合理(引用The Queen v Director of Immigration and the Refugee Status Board, ex p Do Giau [1992] 1 HKLR 287、Oriental Daily Publisher Ltd v Commissioner for Television andEntertainment Licensing Authority (1997-98) 1 HKCFAR 279、Capital Rich Development Ltd v Town Planning Board [2007] 2 HKLRD 155、Ng Wing Hung v Commissioner of Registration (HCAL 125/2006,[2007] HKEC 1209))。(見第27-31段)
5) 基於上訴所得裁定和落實的裁定不可能成立的結論,實質的裁定和制裁的裁定也就不可能成立。(見第31段)
6) 司法覆核是法庭酌情提供的補救方法。因此,縱然申請人提出一個或以上司法覆核理由,只要批給濟助會無補於事,法庭就可以拒絕批給濟助。有一些情況是批給濟助無補於事的,例如,撤銷原本的裁決並把有關事宜發還委員會重新考慮是合適的濟助,但很明顯決策者必然會得出相同的結論,重新聆訊的結果不會有任何分別。不過,法庭顧及到重新聆訊時決策者必須以開放態度處理有關事宜,不會貿然推論重新聆訊的結果必然會是一樣。基於雙方提呈的新証據,雖然委員會和裁判處相當可能會在重新聆訊時得出同一結論—畢業証書不是真確本,但這事並非必然會發生。(見第32-35段)

申請

這是一宗申請司法覆核的案件。此前,香港保險業聯會保險代理登記委員會裁定把申請人的保險代理人登記取消,為期三年;委員會亦裁定落實其裁定。申請人不服這兩項裁定,向香港保險業聯會裁判處提出上訴,但遭駁回。申請人於是向法庭申請司法覆核裁判處的裁定。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編者按:這次判決處理兩件事:(a)行政審裁處(i)在適宜要求獲提供適當証據的情況下提出此要求的責任;及(ii)給予適當理由的責任;以及(b)法庭處理司法覆核問題—應否基於重新聆訊必然會得出與最初聆訊所得一樣的結果就拒絕批准司法覆核—所用的恰當方法。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