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e Jing Feng v HKSAR
原訟法庭
高院憲法及行政訴訟2019年第 855號
原訟法庭法官周家明
2019年3月29日、4月2日、4月8 日

人權 — 人身保護令 — 要求移交逃犯到外國司法管轄區 — 要向負責交付拘押的法院呈示的文件 — 認證要求移交逃犯的國家所倚靠的誓章 — 在要求移交逃犯的國家被判處死刑的相關性

申請人X是一名被通緝的逃犯,他在印度被控干犯與毒品有關的罪行,但在合法拘留期間逃走。基於兩項臨時拘捕令,他在香港被拘捕。印度提出移交逃犯的要求。署理行政長官發出授權進行書。裁判官把他羈押,等待行政長官就移交要求作出決定。X之後申請人身保護令。原審法官拒絕他的申請。行政長官命令移交X(「該命令」)。X申請司法覆核的申請許可。是次申請因為有爭論點而押後。X申請延長針對原審法官拒絕人身保護令申請而提出上訴的時限。原審法官拒絕是項延長時限的申請。X之後向上訴法庭申請延長提出上訴的時限,申請正在待決。X第二次申請人身保護令,這次在另一名法官席前提出。他基於以下主要理由再次提出申請:(1)移交逃犯的要求(「該要求」)未被呈示,因而(a)負責交付拘押的法院不可能也不去裁斷該要求是否由適當的部門發出;(b)交付拘押的決定極度不合理(Wednesbury unreasonable);(c)臨時拘捕令由於該要求未被呈示而中止;(d)有違反《香港人權法案》第10條之處;(e)該要求未被妥為認證;及(f)該要求列出的逃犯姓名未能確定;(2)印度當局的誓章有些是無效的,因為那些誓章不符合《宣誓及聲明條例》(第11章)的規定,而負責交付拘押的法院在裁定表證成立時,卻錯把那些文件接納為證據;(3)X如果被移交到印度,被裁定某些與毒品有關的罪行罪名成立,有可能被判死刑;(4)X向印度當局招認,在交付拘押程序中,他的招認被錯誤地接納為證據。

裁決 – 駁回第二次人身保護令的申請:

1) 該要求不是根據《逃犯條例》(第503章)而須在交付拘押程序呈示和認證的文件(引用 In re Chuen Sau-kam [1990] 1 HKLR23)。(見第15–19段)

2) 至於有關誓章,各誓章已根據相關法例妥為認證。(見第21–22段)

3) 負責交付拘押的法院席前有證據證明,在印度,與毒品有關的控罪罪名成立後,最高可被判處20年監禁。無論如何,某人如果在某處外國司法管轄區有能被判死刑,是否就不應被移交到那裡呢?這是行政長官決定作不作出移交令時要考慮的問題。如果相關罪行在要求移交逃犯的司法管轄區是可以被判死刑的,有關條文並不禁止負責交付拘押的法院作出交付拘押的命令。(見第23–25段)

4) 關於接納招認為證據的爭論不成立,不成立的理由在原審法官拒絕第一次的人身保護令申請時已經提出。(見第26段)

申請人身保護令狀

這是一宗申請令狀的案件。申請人第二次申請人身保護令狀。此前,2017年2月13日,原訟法庭法官區慶祥駁回申請人第一次提出的申請,申請人之後被羈留,申請人現提出第二次申請。案情已在判決書詳細列出。

編者按:申請人論點數目之多,使得原訟法庭能夠頗為廣泛地處理問題,不過,我們也許應當記住,申請人是沒有律師代表的。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