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踐技能

文:David Curle, Director of the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Platform, Thomson Reuters 現在似乎周遭都有人在討論人工智能,以及人工智能將如何徹底改變法律環境。 雖然人工智能技術有能力改變法律工作的許多方面,但我們必須了解人工智能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 。 人工智能並非單一技術 首先,我們必須記住,...
十月 2018
作為一名律師,你可以亦應該更好地利用LinkedIn,方法如下。 人人都在談論LinkedIn,好像有神奇力量,能憑空吸引和轉介客戶。 許多經營小型律師行或獨立執業的律師時間緊迫,可能會覺得LinkedIn花時間又達不到預期效果。 事實上,LinkedIn和其他社交媒體可能花很多時間,但這是因為你懂正確使用它們,或者尚未完全建立社交媒體策略來協助你實現社交媒體魔法。...
九月 2018
盡量投入資源,增加收入,提升律師行的地位,是律師行當前持續面對的挑戰。傳統上,法律界一直跟不上科技發展,但這些挑戰為律師行帶來巨大壓力,以跟上更善用科技、鼓勵採用新技術和新系統的機構的腳步。因此,數碼化和科技主導環境令一種新型律師崛起:T型律師。 T型律師 結合深厚的法律知識和技能,能進行跨領域有效協作,新時代的律師通常擁有: 深入了解影響律師行和行業的法律問題、...
八月 2018
促進型調解可能是協助他人(個人或團體)達成結論最有力、最有效的技巧。促進型調解令利益相關者能夠積極參與解決彼此或共同的目標。他們對各自的投入負責,理解他人的觀點並分享對結果的責任。 促進型調解是一項正式的程序,協助爭議各方達成商議解決方案。 「促進的工具箱」與「調解的工具箱」,兩者有些技巧能是相同的。後者需要更多工具,因為雙方處於爭議。調解員必須扮演「中立調解員」的角色,...
七月 2018
香港的哪一個行業領域和增長範疇,在2018-19年對法律人才有最殷切的需求呢?聘用和留住頂尖法律人才的最佳方法又是什麼呢?香港的法律專門人才招聘公司Michael Page的經理Marta Verderosa為我們帶來這方面的最新資訊。 美國法官Milas Hales有過這樣的名言:「優秀的律師必然有用武之地。」這說法確是最適合形容今天我們所看到的一個正在急速發展的法律市場,...
六月 2018
那些看來支配和固執的人,人們往往把他們視作「強」或「好」的談判者,並認為不可能與這些人達成任何協議。有些人可能會覺得提出要求好像咄咄逼人,故寧願避而不談,也不願場面尷尬不安。有些人可能會拒絕任何討論,把事情列為不可談判。然而,事實是,我們不時有意識或潛意識地討價還價以獲得有利結果,一切都是可協商的。(Eldonna Lewis-Fernandez《Think Like a Negotiator...
四月 2018
存儲成本下降,企業和個人電子存儲信息(ESI)數量大幅增長,而ESI的類型和網絡流動速度也大大增加(例如Global Yellow Pages Limited v. Promedia Directories Pte Ltd and another suit [2013] SGHC 111, para 1)。正如新加坡高等法庭法官李兆堅所說:「電子信息量大,某些類型的電子信息難以獲取,...
三月 2018
任何法律事業要取得成功,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擁有表達論點和理念,說服別人的能力。訟辯不僅在法庭或仲裁程序、在進行交易談判或與監管機構溝通時十分重要,在許多其他方面,例如進行演講、與客戶進行困難的商討,甚至在工作表現評估或晉身合夥人過程中事更上一層樓,亦是關鍵。 本文介紹五個簡單的要點,幫助法從業人員提高這個重要的技能。 1. 練習演說 除了經驗豐富或與生俱來的演講者,...
二月 2018
法律執業要求律師懂得法律(至少所在的司法管轄區和專業領域),但越來越多客戶希望律師懂得和了解客戶的業務、客戶從事的行業或經濟市場。何謂「業務知識」?它對執業為何至關重要? 何謂「業務知識」? 在本文中,「業務知識」泛指: a) 客戶的業務; b) 業務所屬的行業; c) 行業發展趨勢; d) 該行業的市場驅動因素;和 e) 可能影響該行業的(經濟或其他)...
一月 2018
有效的法律寫作言簡意賅,避免多用法律術語、冗長的描寫和過多的敘述,直接切入重點,抓住讀者的注意力。律師寫作以冗長著名,經常使用複雜字詞和拉丁語,令讀者閱讀起來特別吃力。閱讀不應該是奧林匹克運動,而應輕鬆自如,作者的確切含義應當透過文字躍然紙上,事實、法律和結論之間條理分明。法律寫作不應故作神秘,應無需猜測,無需傷透腦筋才能確定其意思或意圖。它應該像兒童書,清晰而直截了當,用字簡單,用主動語態、...
十二月 2017
對於大多數律師來說,風格是最大的寫作問題。本文討論如何逐步簡化寫作風格。 提到「法律術語」,通常就意味著寫作風格差劣,這是法律寫作的最大問題。我們進入法律學院前,寫作風格都與其他人一樣。我們離開法律學院後,尤其是執業了幾年後,寫作風格就變得更「法律」,即更差:慢、不自然、複雜。 「法律」寫作風格使讀者不必要地受苦。看看下面兩句,你寧願讀哪句(一行又一行,一頁又一頁地讀)?...
十一月 2017
Richard Bates在上期《香港律師》對「及/或」結構的使用的文章發人深醒,促使我撰寫這個欄目,談談我看過律師在起草法律文件的過程中「搬石頭砸自己的腳」的各種情況。 本人多年來編輯本地初級律師的作品,得出以下貼士,請讀者加以反思。 1. 狂用古老語言 香港的實習律師從法律學院出來,都傾向使用大概1907年的正統英語,或許因為律師會在那一年成立。...
十月 2017
一個單詞或短語為何被視為法律措辭,且看看律師是否只在法律文件使用它,而永遠不會在一般對話中使用它。「and/or」(「及/或」)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閱讀又一份灑滿這個結構(它既不是一個單詞,又不算短語)的法律文件後,我問自己:為什麼律師總是喜歡用這個結構,它的含義是否他們想得那麼清晰? 連接詞 語法學家(研究或撰寫有關語法的人)稱「and/or」為連接詞。連接詞是連接(說協調似乎更合適...
九月 2017
上期,我們提供了「寫作流程」的貼士。今期,我們會仔細看看「寫作成品」。律師的寫作成品一直以來被認為過於複雜,充塞著古老措詞和法律術語,一般而言外行人難以理解。我們多番鼓勵措詞表達要保持清楚明白,基本法則包括:「集中於行動者、行動和對象」、「盡量用主動語態」和「使用基本動詞,避免名詞化」。 這些基法雖然有用,但傾向相當規範性。在此,我們採用描述性的方法觀察法律寫作,觀察律師的寫作實踐,...
七月 2017
香港的事務律師就錯綜複雜的法律問題,向客戶提供準確意見,用語簡練、易讀易懂,費用是在客戶負擔能力範圍內,不過律師可用的時間是越來越短,承受的壓力是越來越重,這已不是甚麼秘密。要在緊迫時間內完成工作,對入行日子尚淺的律師來說,是特別的困難。律師需要掌握兩大種技巧以應付客戶的要求:一種關乎草擬致客戶通信的「流程」;一種關乎「製成品」,也就是送交客戶的通信定稿。我們在本文提供幾個訣竅,...
六月 2017
Elaine M. Egan研究及資訊服務部主管,Americas, Sherman...
十月 2015
Chris Jensen,Legal Writing Coach創辦人 電郵是最常用的法律寫作形式,但不時會引起麻煩。以下是保持良好電郵禮儀的十個提示。 1. 忌一時衝動地按「發送」 電郵特別危險,它很快速,很容易一時衝動就發送出去。電郵發送後,沒法收回,理論上永遠在網際空間浮游。 所以,應避免一時衝動地按「發送」。情緒化的電郵不單不專業,亦多數不能帶來想要的結果。再者,...
九月 2015
作者 Chris Jensen,Legal Writing Coach創辦人 大多數律師在撰寫自己最好的寫作前已沒有時間。因此,律師改善其寫作的一個簡單方法,就是更有效的時間管理。 問題 已故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路易斯·布蘭代斯(Louis Brandeis )有一句名言:「沒有偉大的作品,只有偉大的重寫」。他的意思是一個人的最佳寫作發生在編輯(重寫)階段 -...
八月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