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案件

答辯人1–4就刑事藐視法庭一事承認責 任。佔領運動期間,眾答辯人參與抗議行 動,雖然警方多次宣布並由執達吏執行 禁制令,但眾答辯人不肯離開。答辯人1 和答辯人4亦拒捕。在本案進行判刑聆訊 時,答辯人1,其時30歲,求情時指出自 己無意挑戰法律,並已由關心政治轉為關 心民生。她現在是社區發展主任。答辯人 2,其時21歲,沒有政黨背景,現在是地 產代理。他指自己參加抗議是因為不滿某...
一月 2018
某公司申請委任X作為《建築物條例》(第123章)之下代其行事的人,建築事務監督拒絕批准申請(該決定),X就該決定申請准許提出司法覆核(該申請),但該申請被駁回。X向上訴法庭提出上訴時發出傳票,傳票內容包括要求透露以下文件:(1)所有與案件相關的文件,以作為上訴時使用的證據;(3)適用於承建商註冊事務委員會 (委員會)的面試的指引(該指引);(4)X三次面試的完整記錄;(5)...
一月 2018
根據法律意見放棄自己針對刑期提出的上訴許可申請之後,被告人聲稱自己其後提供協助以致有人在海外被捕,要求將放棄通知視為無效並重啟他的上訴許可申請。 裁決 –拒絕將放棄通知視為無效並撤銷許可申請: • 雖然有被要求解釋自己的意願如何與放棄通知的行為不相稱,被告人沒有提供任何有效的解釋。無論如何,事實證明任何解釋都是掩飾。即使是為爭辯而假設被告人其後有提供協助以致有人在海外被捕,...
一月 2018
公司C清盤,出資人尋求擱置清盤及解除破產管理署署長作為臨時清盤人的責任, 理由是C的一間附屬公司,S,所持有的主要資產具相當價值,如果C的債務問題可以完全解決,C應該重振旗鼓,透過S 營運該資產。破產管理署署長確認沒有拒絕申請的理由;法庭命令她的費用自清盤期間變現的資產支出。C的債權人全不反對申請。C拖欠呈請人P和一間律師行(JD)的債項已由數名第三方(第三方)清償;...
一月 2018
L擁有一個街市(該處所),該處所位於設有零售店舖和停車場的商場(該建築物)之內。L根據一份租約(該租約)將該處所連同公用地方的使用一併租給T,該租約准許T特許第三方在該處所經營業務,該第三方必須繳付給T包括「管理費」在內的費用。該租約某條款(該條款)訂明,T必須繳付「有關該處所」的「所有現時和將來的」公用設施收費、電費,以及「公平分擔由業主或[該建築物]管理人釐定的共同費用」。...
一月 2018
被告人被控「普通襲擊」罪,他否認控罪,被裁判官裁定罪名不成立。被告人是區議員,他要求進入區議會辦公室繼續靜 坐抗議被拒,於是企圖強行進入。兩名保 安員(兩名證人)按住被告人雙腳以阻止他進入辦公室,被告人雙腳踢中兩名證人。 裁判官裁定,被告人雙腳可能是不受控制地接觸到兩名證人。控方申請覆核,裁判官維持原判,不過指出被告人是明知而作出侵入行為的;兩名證人是使用合理武力嘗試帶他離開;被告人反抗,...
一月 2018
T是會計師,也是香港會計師公會(會計師公會)會員。他2010年至2011年獲會計師公會委任,擔任會計師公會專業資格課程的工作坊導師和評卷員。他因此得到酬金$50,400(該筆款項),該筆款項被稱為「謝酬」。在2010/2011課稅年度,T亦在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HKU SPACE)任職講師。稅局就他擔任HKU SPACE講師所得薪酬評定薪俸稅,其後再就該筆款項補加評定薪俸稅。他反對稅局補加評稅...
一月 2018
上訴 — 放棄上訴 — 把放棄針對刑期上訴的通知書視作無效的申請 — 意願與放棄行為不相稱 — 申請被拒 被告人承認販運危險藥物,即761克可卡因,被判監14.5年。2015年11月3日,被告人針對刑期申請上訴許可。2015年12月22日,被告人的法律援助申請被拒。2015年12月30日,...
十二月 2017
行政上訴委員會 — 針對漁農自然護理署署長拒絕登記一艘本地漁船而提出的上訴 — 用提交案件呈述的方式交由上訴法庭決定第14(1)(a)條的恰當解釋 — 委員會是否錯誤地運用了第14(1)(a)條的糾正性解釋 — 《漁業保護條例》(第171章) 《漁業保護條例》(第171章)(「《條例》」)第14(1)條規定,「...
十二月 2017
串謀處理已知或相信為代表從可公訴罪行的得益的財產」罪 — 犯罪意圖 — 原審法官雖然在引述罪行的精神元素法則方面犯錯,但透過正確途徑裁定控方已在無合理疑點下證實正確的精神元素存在 本案被告人在區域法院經原審後被裁定「串謀處理已知或相信為代表從可公訴罪行的得益的財產」罪名成立。他不服定罪,提出上訴,...
十二月 2017
訟費 — 剔除申請 — 海事訴訟 — 訴訟是否可以持續下去 — 被告人應獲判給申請的訟費是否在於剔除申請是恰當地提出的 原告人和CK是某間控股公司(「該公司」)的股東,各持一半股權;該公司有多間連鎖公司,包括兩艘船隻(BBG Hope和BBG Glory)各自的註冊船東(Hope Ltd和Glory Ltd),...
十二月 2017
離婚 — 附屬濟助 — 作出徹底和坦率披露的責任 — 呈請人有否違反責任 — 法官是否錯誤地作出對呈請人不利的推論 在附屬濟助法律程序中,法官憑藉四張關於兩幢位於深圳的物業(下稱「涉案物業」)的装修工程的送貨單,接納涉案女方(下稱W)指涉案男方(下稱H)是涉案物業的實益擁有人的證據。...
十二月 2017
公司未獲授權而提出訴訟 — 訴訟獲董事會決議追認為有效 — 追認是有效的 第一被告人申請剔除原告公司(「該公司」)的訴訟,理由是,那些使該公司提出訴訟的人――「貸款人董事」(lender director),未有遵守該公司組織章程細則關於必須先取得同意才可提出該訴訟的規定,因此無權使該公司提出訴訟。傳票發出之後,該公司董事在董事會通過決議追認提出訴訟...
十二月 2017
誹謗 — 譭謗 — 法庭審訊一宗哄動全城的案件時,被告人在回答律師問題的過程中,提到原告人的姓名,這事隨後被媒體再次發布,引致原告人與受審的一方扯上了關係,產生負面影響 — 再發布原告人的姓名(在法律程序中)是否屬於受到絕對特權保護的情況,被告人因而無須就誹謗負上法律責任 — 《誹謗條例》(第21章)第23條...
十二月 2017
公司文件 — 根據第374條由董事查閱 — 申請人在申請之時是否不再是董事,因此沒有所需的法律身份 — 根據第740條由股東查閱 — 查閱申請是否真誠提出的,是為正當目的還是審前調查而提出的 –《公司條例》(第622章) 原告人是第一被告人的長子。他倆與原告人兩名弟弟及兩名表親是某公司股東及董事,...
十一月 2017
債權證明 — 債權人因提出破產呈請而招致的經評定訟費 — 是否屬於第34條下的破產案中可證債權,抑或屬於第37條下的訟費及費用 — 《破產條例》(第6章)第34、37條 一名債權人(下稱C)提出呈請,要求法庭頒令涉案人(下稱B)破產。對於C因此而招致的經評定訟費(下稱「涉案訟費」),C提交債權證明,但破產管理署署長(下稱「署長」)...
十一月 2017
董事 — 上市公司 — 取消資格 — 主席及非執行董事失職 — 上市公司與同樣由主席控制的控股公司∕聯屬公司之間的合約所引起的爭議 — 包括沒有採取恰當措施以追討未償付應收款項 — 主席的失職行為涉及利益衝突,性質十分嚴重 — 恰當的取消資格年期...
十一月 2017
上訴 — 上訴通知書 — 獲給予上訴許可後,尋求延展送達上訴通知書的時限 — 延誤因上訴人代表律師的過失而造成 — 法庭行使酌情權時考慮的相關因素 — 訟費方面的考慮 本案被告人獲給予許可向上訴法庭提出上訴。上訴通知書於2017年6月21日送達答辯人,較指定期限遲了七天。...
十一月 2017
新近投訴 — 問題是,被控罪行不是性罪行但引起控罪的行為是性罪行,這個情況下,新近投訴會否獲接納為證據 — 然而,這宗案的證供不是關於新近投訴的證供而是關於思想狀態的證供 — 錯在接納證供為新近投訴證供,不過錯誤沒有導致審判不公 — 使用 「但書」 經審訊後,被告人被裁定一項「藉公職作出不當行為」罪罪名成立,...
十一月 2017
案件管理 — 上訴 — 長久拖延 — 聆案官應為上訴聆訊準備工作定下和執行時間表,特別是當訴訟方無律師代表之時為然 — 假如訴訟方不合作,則民事上訴司法常務官可把案件提交上訴法庭法官以考慮應否撤銷上訴 P是涉案死者X的前妻。根據X所立的第三份遺囑(下稱「該遺囑」),X將其遺產遺贈予其父親(D2)和母親,...
十一月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