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案件

不合法事情 — 非法協議根據丁屋政策發展丁屋 — 「悔改場合」原則是否適用 — 在土地業權不再屬於被告人的情況裏,申索歸還土地會以失敗告終 原告人是祖堂,擁有一幅新界土地。原告人口頭上協議轉讓該土地給第一被告人及∕或他指定的人士(「指定人」),指定人都有興建丁屋的權利(「丁權」)。假若第一被告人未能在一年內辦妥丁屋政策規定的申建程序,原告人有權終止協議,而該土地會被轉讓歸還原告人。...
三月 2017
誹謗 — 賠償 — 一般賠償 — 由沒有在涉案文章被點名的原告人提起的永久形式誹謗訴訟 — 原審法官估計讀過誹謗文章而又具有所需知悉把文章與原告人扯上關係的人數時犯了明顯錯誤 — 原告人不是她所處社區的名流或知名人物 – 減少判給的賠償金額 原告人是受聘於香港政府的雜工。...
三月 2017
不被控告行為的證據 — 不可用來確立各被控罪行的元素 被告人被控非法販運危險藥物,即1.66公斤氯胺酮(罪名1)及0.57公斤氯胺酮(罪名2),被裁定兩項罪名成立。2014年2月27日,被告人駕駛客貨車運送那些危險藥物;那些危險藥物當時被放在iPhone盒內,晚上6時50分左右,有人取走客貨車上其中三盒,另有九盒在晚上7時左右被海關人員在客貨車內發現。...
三月 2017
仲裁裁決 — 撤銷 — 以嚴重不當事件為由而根據附表2第4條申請撤銷裁決 — 假如雙方協議沒有訂明附表2適用,則法庭不具有司法管轄權 — 假如申請人沒有遵守第73號命令第5(4)條規則的規定,則該人在其申請猶如根據第81條提出的基礎上提出爭辯的做法乃屬濫用司法程序 根據一份日期為2007年5月11日的協議(下稱...
三月 2017
證人 — 證人是執法人員 — 規定法官絕對不能向陪審團表示,執法人員比較其他證人更不可能捏造證據 被告人非法販運內含0.65公斤可卡因的危險藥物,被裁定罪名成立。那些毒品是機場關員檢查一件行李時,在行李內發現的。控方案情是那件行李是被告人的行李,而控方的案情是以兩名關員的證供為基礎。被告人沒有作供,也沒有傳召他人作供。...
三月 2017
誓章 — 在刑事藐視法庭的交付審判程序中作出的指示:把律政司司長的證人宗教式或非宗教式誓章用作為主問證詞 多名答辯人(「眾答辯人」)被控刑事藐視法庭,律政司司長在交付審判程序進行聆訊時提出申請,要求法庭頒發指示,假若作供詞人出席審訊,就他們的宗教式或非宗教式誓章(「誓章供詞」)接受眾答辯人或眾答辯人代表律師盤問,由律政司司長的代表送交法庭存檔的誓章供詞,被用作為主問證詞...
三月 2017
承認 — 不確定的或含糊的陳述 上訴人2012年從吉隆坡抵達香港國際機場時被指示接受海關檢查。檢查在她面前進行期間,她的行李箱襯層被發現藏有白色粉末。當場進行的測試揭發白色粉末是海洛英,上訴人因此被拘捕和警誡。當被問及白色粉末是甚麼東西的時候,上訴人用廣東話口頭回應: 「我諗呢一啲係毒品啩」,英文翻譯為“I suppose this is dangerous...
三月 2017
訴訟各方 — 介入人 — 就介入訴訟以代表清盤公司進行抗辯而提出的許可申請並不妥當 — 應根據第200(5)條在清盤程序中提出申請 — 第15號命令第6條規則 不適用 某公司正進行清盤,原告人針對該公司提起按揭訴訟,以強制執行在該公司資產上的押記。該公司的清盤人沒有就訴訟提出異議(「清盤人的決定」)。...
二月 2017
訟費 — 侵犯專利 — 無法成立的非正審申請 — 現今法庭處理訟費問題的方式 在知識產權訴訟程序中,原告人申請非正審強制令,而法官裁定原告人在提出該申請方面有嚴重延誤,且案中證據清楚顯示原告人未有蒙受無法彌補的損害。法官繼而作出以下暫准訟費令,即被告人的訟費由原告人支付,其金額須由法庭評定(如與訟雙方未能就金額達成協議),...
二月 2017
貪污和賄賂罪行 — 「代理人」和「其他文件」在《防止賄賂條例》第9(3)條的涵義 — 公司被其僅有的董事欺騙 公司X擁有公司Y,公司Y擁有公司Z。兩名被告人是公司Y僅有的兩名董事。由陸先生的妻子控制的公司A以港幣1,500萬元收購了公司Z。兩名被告人簽署一份批准該交易的董事會會議紀錄,會議紀錄述明,公司Y兩名董事在公司A全無權益。經審訊裁定,陸先生是公司A的最終實益擁有人,因此,...
二月 2017
訟費 — 總額的評定 — 評定理由 — 雖然無一般責任給予理由解釋訟費令,但法庭可以在合適情況列出明細以解釋訟費評定 — 不需要法庭在權責已完之後行事 法官命令介入人支付原告人訟費的80%,金額將以總額為基礎予以評定,其後,法官以審閱文件的方式評定應付訟費(「應付金額」),應付金額包括法庭命令歸於訟案中的訟費,...
二月 2017
普通襲擊 — 裁判官處理控方證據(包括一張與被指控襲擊案有關的照片)的方法是否有錯 — 處理辯方證據的方法是否有錯 被告人被裁定「普通襲擊」罪罪名成立。佔中人士X作供指出,反對佔中的被告人在他(指X)勸止「佔中」者衝向「反佔中」者的陣營之後,突然伸手摘下他扣在胸前的黃絲帶,並用兩隻手指叉着X的頸部,引致X感到疼痛;X退後,被其他人帶走;事件歷時5-...
二月 2017
強制令 — 非正審強制令 — 侵犯生物技術專利 — 要是不批出強制令,原告人會否蒙受嚴重並無法彌補的損害 — 過分拖延 第一及第二原告人(「原告人1–2」)在2015年12月28日發出令狀,亦在同日發出強制令傳票,要求法庭禁制第一及第二被告人(「被告人1–2」)在香港使用或建議使用「無創性胎兒染色體篩查」(...
二月 2017
加刑 — 假如案中有着本應足以支持加刑的因素,但法庭最終仍決定不加刑,則法庭應述明理由 本案公訴書載有兩項「非法販運危險藥物」控罪,控罪一針對申請人及其共同被告人(下稱D),控罪二只針對D。申請人承認控罪一,即販運303克可卡因,並被判監禁9年4個月。原審法官藉下述方式得出該刑期﹕先採納監禁13年半為量刑基準,然後因應申請人認罪而把刑期扣減三分之一至9年,繼而加刑6個月...
二月 2017
強制清盤 — 於清盤程序展開後處置財產 — 認可令 — 有償債能力的公司 — 根據不公平損害行為而提出的呈請 — 公司與呈請人同意認可令內容 — 應否基於呈請人起初不合理地反對申請認可令而下令該人支付按彌償基準計算的訟費 P是C公司的股東,...
一月 2017
共有權 — 分劃財產 — 根據第6條申請出售土地的命令 — 證明造成了「極大艱苦」 某女士(「該女士」)被判定破產。她與父親(「該父親」)以聯權共有人形式持有一個單位物業(「該物業」)。破產案受託人依據《破產條例》(第6章)第60條及《分劃條例》(第352章)第6條,申請出售該物業的命令。該物業在二手市場的估值價為290萬港元,...
一月 2017
清盤 — 外地公司 — 法庭可下令就外地清盤人要求取得的資料而對外地公司人員或其他人士進行口頭訊問 C是一家在開曼群島成立、專門在中國內地提供職業科技教育的公司。C在上海和開曼群島進行清盤,而Ls獲委任為共同臨時清盤人。開曼群島法院發出請求書,要求香港法院提供協助,即行使其普通法權力,下令C的前主席兼董事提供文件、回答質詢及出庭接受口頭訊問(下稱「...
一月 2017
破產人提起法律程序 — 破產人以法律構定信託為依據申索物業佔用權 — 是個人權利還是第58(1)條下歸屬受託人的權利 被告人已過身的父親將包括一個單位 (「該物業」)在內的遺產遺贈給子女,包括被告人。被告人是父親的遺產代理人。原告人,被告人父親的同居伴侶,提出訴訟質疑被告人父親的遺囑但敗訴。原告人未能支付被告人在該訴訟產生的訟費,...
一月 2017
關於未被檢控的行為的證據 — 不應獲接納為證據,除非陪審團在缺乏該等證據下將不能全面掌握或充分理解涉案事件的來龍去脈 — 一旦該等證據獲接納,法官應指示陪審團不要理會該等證據 — 即使該等證據本可獲接納,假如其帶來的損害大於其舉證價值,則仍應摒除該等證據 — 假如該等證據妥獲接納,則法官應指示陪審團,...
一月 2017
上訴 — 事實裁斷 — 原審法官就某項可以支持他結論的證據的效果誤導了自己 — 上訴法庭基於相信法官對主要事實的裁斷明顯有錯而有充分理由干預裁斷 – 不用裁斷關於認定知悉的論點 這是一宗合併訴訟,由兩宗在區域法院審訊的訴訟合併而成。原告人(「代理人」)以地產代理人身份促成兩宗物業買賣,兩名被告人是物業賣方(「...
一月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