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案件

破產—將法定要求償債書作廢—失實陳述—仲裁條款所涵蓋的爭議—法定要求償債書應否因為仲裁協議而予以作廢—Lasmos案的處理方法 申請人B與答辯人R訂立客戶協議(「客戶協議」),據此,B在R的網上經紀交易商平台開立網上投資組合孖展帳戶(「孖展帳戶」)。在2015年1月,由於某國家銀行的政策改變,孖展帳戶的清算淨值暴跌,變為負值。R其後向B送達法定要求償債書,要求他償還孖展帳戶的赤字及相關利息...
九月 2019
民事訴訟程序—在眾申請人經初審被判敗訴後向上訴法庭申請修改狀書的許可—擬議修訂提出新案情及導致承認得被撤回—不符合Ladd v Marshall案的要求—沒有例外情況—使另一方蒙受不利的風險—對另一方不公平—符合不到Flywin案原則的「證據狀況」規限—拒絕許可修訂 初審時,眾被告人全部被判敗訴,正當案件進行上訴之時,眾申請人(原訴訟的第一及第三被告人,...
九月 2019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審訊—享有得到傳譯員協助的權利—接受公正審問的權利的組成部分—傳譯不足,以致被剝奪接受公正審問的權利 被告人被裁定非法販運危險藥物罪罪名成立。他是在機場離境大堂拖着黑色旅行袋,準備乘飛機到奧克蘭的時候,被警員截停,警員在他的黑色旅行袋內找到一部遊戲機,發現裡面藏有毒品。在證人欄內,被告人否認自己對藏毒一事知情,又說是因為被人哄騙才攜帶毒品。審訊時,...
九月 2019
仲人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涉及男同性戀者行為的性罪行—《刑事罪行條例》(第200章)第118G、118H、118J(1)及118K條歧視男同性戀者,因為違憲而被廢除—《刑事罪行條例》第118C、118I及141(c)條的補救性詮釋被採納,使得條文符合憲法—《基本法》第二十五條—《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383章)第8條第二十二條 X提起司法覆核法律程序,要求法庭宣告七條條文,即《刑事罪行條例...
九月 2019
僱傭法—終止聘用—錯誤終止—基於一項要求有「正當理由」的隱含條款而針對判僱主勝訴的裁定提出上訴—上訴得直,案件發還原審法官考慮這條款及新提出與要求「真誠」和「合理」的隱含條款有關的爭議 原告人是被告人的前僱主,它向被告人提出申索,要求被告人歸還三筆款項,即「簽約費」(「SF」)、業績獎金(「PB」)及「每月特別獎金」(「MSB」)。原告人就被告人的聘用向她發出一份「要約函」,...
九月 2019
民事訴訟程序—將有關空置管有權的欠動判決作廢—是否明顯錯判被告人以逆權管有作抗辯並無確實的勝訴機會  2015年11月13日,原告人從某個堂購入某地段(「該地段」),該地段在2016年2月被分成19分段,分段R是其中一分段(「該土地」)。原告人聲稱,根據口頭租賃協議,該地段的房屋由堂的租客佔用,租客包括被告人在內。原告人向被告人申索該土地的空置管有權,...
八月 2019
刑事證據—犯罪前科記錄—具有酌情權容許盤問被告人他同類定罪的前科—基於被告人指控警方,已「失去防護盾」,因而容許盤問被告人—可有妥當地行使酌情權—給陪審團的指示可足夠消除因為揭露刑事犯案記錄而產生的風險或傷害  被告人販運危險藥物,即0.85克海洛英鹽酸鹽和248.31克甲基苯丙胺鹽酸鹽(冰),2016年被裁定罪名成立。警察在她單位內當着她面前發現該兩種危險藥物。控方聲稱,...
八月 2019
仲裁—仲裁裁決—就法律問題上訴—原告人不服臨時裁決而提出的上訴獲判得直,被告人就法律問題申請上訴許可—擬提出的上訴有否逾時—第14AA條是否適用—是否只要符合附表2第5(9)條的條件就獲批予上訴許可—合理的勝訴機會門檻是否適用—《高等法院條例》(第4章)第14AA條—《仲裁條例》(第609章)附表2第5(5)、5(8)、5(9)條 原告人1及2不服仲裁員在訴訟雙方的仲裁作出的第二個臨時裁決...
八月 2019
仲裁 — 上訴 — 上訴許可 — 仲裁裁決 — 針對仲裁裁決就某個法律論點申請上訴許可 —「重大疑問」驗證標準不適宜以有力的表面證據為依據 — 「一次性」合約 — 解釋合約 — 法官運用「明顯地錯誤」(obviously wrong)驗證標準可不是一個明顯的錯誤 — 批予針對最初許可上訴的決定提出上訴的許可 — 沒有條文適用於針對其後許可上訴的決定提出上訴的情況 —《仲裁條例》(...
七月 2019
人權 — 人身保護令 — 要求移交逃犯到外國司法管轄區 — 要向負責交付拘押的法院呈示的文件 — 認證要求移交逃犯的國家所倚靠的誓章 — 在要求移交逃犯的國家被判處死刑的相關性 申請人X是一名被通緝的逃犯,他在印度被控干犯與毒品有關的罪行,但在合法拘留期間逃走。基於兩項臨時拘捕令,他在香港被拘捕。印度提出移交逃犯的要求。署理行政長官發出授權進行書。裁判官把他羈押,...
七月 2019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 — 上訴 —「扣時」的命令 — 處理方法 — 重新提出的許可申請完全缺乏理據並且是在法官充分提醒法庭有權命令「扣時」之後才提出的 — 這樣的話,即使申請人當時有律師代表,甚至是由領訟大律師做代表,法庭也可行使權力 被告人在高等法院接受審訊後,被裁定兩項串謀行騙罪罪名成立。她不服定罪,申請上訴許可,但上訴法庭單一名法官拒絕她的申請。該名法官提醒她,...
七月 2019
精神健康 — 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 — 受託監管人的委任 — 決定是否為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委任受託監管人時所用的驗證標準和處理方法 —《精神健康條例》(第136章)第II部 人權 — 私隱權 — 使用和處置私人財產的權利 — 符合適用於為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委任受託監管人的驗證標準的相關權利 —《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383章)—《基本法》第十四條 C根據《精神健康條例》(...
七月 2019
刑事罪判刑 — 道路交通罪行 — 危險駕駛 — 在被取消駕駛資格期間駕駛 — 沒有第三者保險而使用汽車 — 同類駕駛罪行中最壞的一種 — 目無法紀及明顯無視其他道路使用者的安全 — 刑期不是明顯過重或原則上有錯 被告人承認危險駕駛(「控罪二」)、在被取消駕駛資格期間駕駛(「控罪三」),以及沒有第三者保險而使用汽車(「控罪四」)。被告人是的士司機,也是根據《道路交通(違例駕駛記分)條例》(...
七月 2019
專業 — 建築師 — 紀律研訊程序 — 研訊委員會 — 委員會沒有給予裁決理由 — 有關決定已獲覆核委員會確認 — 上訴法院可有權指示研訊委員會給予理由 由建築師註冊管理局(「註冊管理局」)設立的研訊委員會就19宗針對建築師X提出的投訴進行研訊。研訊委員會在2017年7月認定X有作出違紀行為,覆核委員會在2017年8月確認該項決定。...
七月 2019
僱傭法 — 僱員福利 — 法定應得款項 — 法定應得款項由於已支付「團隊表現」(team based)佣金和團隊組長花紅而被扣減 —「因為任何理由」而支付的佣金和花紅,內中包括法定應得款項 —「任何理由」的法定釋義 — 目的釋義法 — 符合條例的政策目標,...
七月 2019
行政法 — 廉政公署 — 決定拒絕刑事調查投訴及拒絕解釋該決定 — 拒絕批准司法覆核決定的許可申請 — 處理上訴的方法 — 在法律上有否犯錯 民事訴訟程序 — 針對司法覆核的許可申請被拒一事提出上訴 — 重申上訴法庭的角色 X申請司法覆核廉政公署(「廉署」)兩個決定的申請許可,兩個決定分別是拒絕就他的投訴展開刑事調查(「該決定」)及拒絕解釋該決定(「另一決定」)。原審法官拒絕批給許可...
六月 2019
藐視法庭 — 民事藐視 — 在已簽署屬實申述核實的狀書作出的承認是虛假的 — 有否構成藐視罪 — 就相關目的而言,虛假承認和虛假聲言可有分別 —《高等法院規則》(第4A章,附屬法例)第41A號命令第9條規則及第52號命令第3條規則 原告人以一份地區特許經營協議為依據,針對M提起訴訟,向M申索經營教學中心而欠繳的專利權費(「該訴訟」)。原告人的申索陳述書(「該陳述書」)述明,...
六月 2019
破產 — 呈請 — 對外國債務人的審判權 — 根據《破產條例》(第6章)第4(1)(b)條的行使審判權的理由,以債務人在呈請提交當日處身於香港為依據 — 即便如此,法庭是否可以債務人與香港缺乏充份聯繫為由,行使酌情權撤銷或擱置呈請 — 酌情權有彈性且因應具體事實而定 呈請人基於一筆港幣一千多萬元的債項,針對債務人(「該債務人」)提出修改過的破產呈請(「該呈請」),事緣該債務人簽署過擔保書,...
六月 2019
法庭及司法制度 — 法官 — 撤換 — 原告人是早前一宗仲裁程序的證人和利害關係人,暫委法官在該仲裁程序以大律師身份代表另一方行事並盤問原告人 — 是否真有可能存有偏頗 這宗訴訟的原告人是五年前左右一宗仲裁程序的證人和利害關係人,暫委法官在該仲裁程序以大律師身份代表另一方行事並盤問她(「另一程序」)。被告人提出申請,要求暫委法官自行迴避,所持理據是,暫委法官在潛意識上似乎存有偏頗。...
六月 2019
中國習慣法 — 繼承 —《大清律例》的原則 — 死者女兒仍然在世 — 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才由女兒繼承 遺囑、遺囑認證及繼承 — 遺產管理 — 管理遺產的命令 — 女兒轉讓她們在死者遺產的權益,轉讓是否有效 死者X是南丫島多個地段(「該等地段」)的註冊擁有人之一,擁有該等地段的一半份數。該等地段的另一半份數由X的兩名侄兒(「兩名侄兒」)擁有。X在1975年去世,沒有立下遺囑。去世時,...
六月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