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案件

上訴 — 上訴通知書 — 獲給予上訴許可後,尋求延展送達上訴通知書的時限 — 延誤因上訴人代表律師的過失而造成 — 法庭行使酌情權時考慮的相關因素 — 訟費方面的考慮 本案被告人獲給予許可向上訴法庭提出上訴。上訴通知書於2017年6月21日送達答辯人,較指定期限遲了七天。...
十一月 2017
新近投訴 — 問題是,被控罪行不是性罪行但引起控罪的行為是性罪行,這個情況下,新近投訴會否獲接納為證據 — 然而,這宗案的證供不是關於新近投訴的證供而是關於思想狀態的證供 — 錯在接納證供為新近投訴證供,不過錯誤沒有導致審判不公 — 使用 「但書」 經審訊後,被告人被裁定一項「藉公職作出不當行為」罪罪名成立,...
十一月 2017
案件管理 — 上訴 — 長久拖延 — 聆案官應為上訴聆訊準備工作定下和執行時間表,特別是當訴訟方無律師代表之時為然 — 假如訴訟方不合作,則民事上訴司法常務官可把案件提交上訴法庭法官以考慮應否撤銷上訴 P是涉案死者X的前妻。根據X所立的第三份遺囑(下稱「該遺囑」),X將其遺產遺贈予其父親(D2)和母親,...
十一月 2017
政府租契 — 條件 — 獲批地人有義務接手道路的維修及相關責任 — 按照對特別條件的恰當解釋,義務是否延伸至承托道路的人造斜坡 根據一份新批租約,X是一幅土地(「該地段」)的擁有人,政府批出該地段租約作興建私人鄉村俱樂部用途。進出X的鄉村俱樂部的路只有一條,這條路位於該地段範圍之外。這條路最初在新批租約簽立之前已經築成(「舊路...
十一月 2017
公司文件 — 根據第374條由董事查閱 — 申請人在申請之時是否不再是董事,因此沒有所需的法律身份 — 根據第740條由股東查閱 — 查閱申請是否真誠提出的,是為正當目的還是審前調查而提出的 –《公司條例》(第622章) 原告人是第一被告人的長子。他倆與原告人兩名弟弟及兩名表親是某公司股東及董事,...
十一月 2017
債權證明 — 債權人因提出破產呈請而招致的經評定訟費 — 是否屬於第34條下的破產案中可證債權,抑或屬於第37條下的訟費及費用 — 《破產條例》(第6章)第34、37條 一名債權人(下稱C)提出呈請,要求法庭頒令涉案人(下稱B)破產。對於C因此而招致的經評定訟費(下稱「涉案訟費」),C提交債權證明,但破產管理署署長(下稱「署長」)...
十一月 2017
董事 — 上市公司 — 取消資格 — 主席及非執行董事失職 — 上市公司與同樣由主席控制的控股公司∕聯屬公司之間的合約所引起的爭議 — 包括沒有採取恰當措施以追討未償付應收款項 — 主席的失職行為涉及利益衝突,性質十分嚴重 — 恰當的取消資格年期...
十一月 2017
仲裁裁決 — 人身傷害索償案件 — 在法庭早前已頒下同意令禁止與訟各方就法律責任問題提出專家證據的情況下,法庭現在是否具有司法管轄權准許與訟方提出專家證據 — 是否有第38號命令第44條規則所指的「充分因由」更改或撤銷早前命令 — 《高等法院規則》(第4章,附屬法例A)第38號命令第44條規則...
十月 2017
內幕交易 — 第213(2)(b)條是否適用 — 根據第213(2)(b)條作出的同意令可會回復對手方到交易前的狀況及∕或賠償對手方 — 就施行第條213(2)(b)條的方法表達保留意見,包括向對手方支付的款項的真實性質 — 《證券及期貨條例》(第571章)第213(2)(b)條 市場失當行為審裁處(「審裁處...
十月 2017
交易的性質 — 是賣斷物業權益還是性質上是有抵押過渡貸款 — 交易的特性描述是法律事宜,不是事實的問題 — 基於是賣斷交易而藉反申索要求強制履行合約 — 法官裁定不是賣斷交易,他是正確地拒絕命令強制履行合約 — 交易無效是因為不確定性(由於不可或缺的回購元素尚未議定)還是交易的確是貸款交易...
十月 2017
法律構定信託 — 基於雙方共同意向而產生的法律構定信託 — 家庭居所 — 香港華人家庭由父母以子女名義購買物業而父母在生之時仍然保留控制權和實益擁有權的,不是不尋常的事 H和W有五名子女,S排行最小,是家中獨子。他倆第一個居住單位是單以W個人名義購買的。W在誓章供詞指出,當他們要購買第二個居住單位(「該物業」)時,...
十月 2017
區域法院 — 司法管轄權 — 第36條下審理關乎物業實益擁有權的宣告式濟助申請的司法管轄權 — 須以寬鬆方式詮釋第36條,即該條文賦予司法管轄權,使區域法院有權審理「純」業權訟案 — 《區域法院條例》(第336章)第36條 本案原告人入稟區域法院,尋求取得下述簡易判決和宣告式濟助,...
十月 2017
上訴委員會(房屋) — 裁定維持房屋委員會發出遷出通知書的決定 — 上訴委員會(房屋)有否在進行調查方面違反Tameside責任 本案上訴人(下稱X)是一名公屋租戶。房屋委員會向X發出遷出通知書,理由為X未有經常持續居住於其單位。X向上訴委員會(房屋)(下稱「委員會」)提出上訴,但被駁回。委員會拒絕接納X為證明其單位不適合居住而呈交的實驗室測試報告,...
十月 2017
傳聞 — 可接納性 — 給陪審團的指示 海關關員截查一個運抵香港的包裹,發現裡面藏有1.07千克可卡因。包裹貼上一張寫有姓名、地址、電話號碼的紙張。一名海關關員照着號碼打電話,佯稱是送件公司職員,與一名女子(「L」)通話。L確認自己是紙上所寫的收件人。其後,該關員在庭上作供,稱L在電話談話中表示「……這個包裹其實是邱先生的……」,要求改由邱先生收包裹...
十月 2017
訟費 — 涉及公眾利益的訴訟 — 針對法庭拒絕保護式訟費令的裁決提出上訴,但遭駁回 — 不就下級法庭席前的申請頒下訟費令的做法是否恰當 在針對城市規劃委員會(下稱「城規會」)而提出的司法覆核程序中,申請人(下稱X)向法庭申請保護式訟費令,但法庭駁回申請,並裁定X未能證明它確實無能力為訴訟提供資金或承擔城規會在主體法律程序中的訟費。...
九月 2017
「處理已知或相信為代表從可公訴罪行的得益的財產」罪 — 緩刑 — 覆核判刑 — 除非有特殊情況,否則被告人即使初犯,亦應被判即時監禁 — 給予刑期扣減,以反映法庭在覆核判刑階段判處即時監禁一事 — 對於涉及在21個月期間處理合共630,000港元現金的罪行,法庭經覆核後判處被告人即時監禁8個月...
九月 2017
司法管轄權 — 區域法院 — 對基於委託而提出的申索的描述 — 將海事訴訟由高等法院移交至區域法院—申請把訴訟由高等法院移交區域法院時涉及的酌情權性質 眾原告人分別是涉案貨物的付運人、收貨人、賣方、取代投保人地位的承保人,眾被告人據說分別是涉案貨物的取酬受託人及提單註明的承運人。眾原告人入稟高等法院,指控眾被告人疏忽,...
九月 2017
信貸評級機構 — 信貸評級的定義 —「紅旗」報告本身不構成信貸評級 — 評估某些(不是全部)信貸風險元素與評估信用的分別 — 報告表達的意見基本上只與企業管治和會計風險有關 — 報告屬信貸評級業務一部分,在第193條所訂的受規管活動範圍內 M是全球信貸評級機構網絡其中一員,自2011年6月起獲發牌進行...
九月 2017
剔除 — 申索陳述書 — 未有列出詳情作訴及披露合理的訴訟因由 — 是否恰當地剔除了訴訟 被告人是期指及外匯期貨買賣經紀,原告人聲稱因為被告人的不當行為,蒙受巨大損失,因此入稟區域法院,要求被告人賠償100萬港元。原審法官應被告人的申請,根據《區域法院規則》(第336H章,附屬法例)(「《規則》」)第18號命令第19(1)(a)...
九月 2017
案件管理 — 競爭事務審裁處的法律程序 — 首次案件管理會議 — 為使案中事宜可公平、儘快和經濟地進入實質聆訊而需要作出的指示 《競爭事務審裁處實務指示1》規定,在競爭事務審裁處的法律程序中,首次案件管理會議的目標在於識別出所需要的指示,務求案中事宜可公平、儘快和經濟地進入實質聆訊。在一宗由競爭事務委員會(「競委會」)針對第1–...
九月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