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案件

行政法—香港保險業聯會上訴裁判處—香港保險業聯會保險代理登記委員會—已清晰指示必須尋求適當証據証明假文件的指控屬實,但行政審裁處沒有這樣做—沒有給予充份理由—雖然重新聆訊的結果相當可能是一樣,但這事並非必然會發生—被質疑的決定遭撤銷,有關事宜被發還委員會重新考慮 X向香港保險業聯會保險代理登記委員會(「委員會」)申請登記為友邦保險有限公司∕友邦保險(國際)有限公司的獲委任保險代理人。...
一月 2020
民事訴訟程序—訟費—附帶條款和解提議及附帶條款付款—當原告人取得比附帶條款和解提議中所建議者更好的結果時所用來判給更多利息和彌償訟費的方法 區域法院法官作出暫准訟費令,同時發出大律師證明書。原告人獲判訟費,如控辯雙方未能就訟費達成協議,訟費交由法院評定;原告人本身的訟費按照《法律援助規例》來評定。雙方提出申請,要求法庭更改暫准令。原告人所持理據是,...
一月 2020
公司法—債務償還安排—法庭批准—在償債安排文件分發後但償債安排會議舉行前,修改償債安排及償債安排文件,另亦在償債安排會議上作出了修改—開會前債權人是否已獲充份解釋被修改的部份,又或者,如果是在會上修改,被修改的部份是否那麼的不重要,以至債權人能夠就是否支持償債安排作出知情決定 香港上市公司C提出呈請,要求法庭下令批准C與其某些債權人之間涉及直接以債換股的債務償還安排(「償債安排」)。...
一月 2020
申請人在高等法院被裁定猥褻侵犯罪罪名成立,他不服定罪提出上訴,起初就上訴一事自行聘用一名大律師和一間律師事務所。大律師和律師事務所為申請人草擬上訴理由送交法庭存檔,理由之一是「大律師不稱職」。刑事上訴案司法常務官指示律師事務所在訂明時限之內,將放棄法律專業保密權通知書及大律師不稱職投訴的支持誓章,提交法庭存檔。律師事務所沒有遵從指示,司法常務官不只一次發出提醒,亦不只一次批准延長時限。...
一月 2020
刑事罪判刑—殘酷對待動物罪—判刑原則—在現有法定框架下不宜定下判刑準繩或頒布指引—阻嚇性刑罰是必要的—適用於非商業環境的加刑因素—《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第169章)第3(1)(a)條 D承認一項殘酷對待動物罪,違反《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第169章)(「《條例》」)第3(1)(a)條。D聯同另一名男子,K,腳踢及手打一隻狗,還綑綁牠,將牠拋下斜坡,再用水喉向牠射水數分鐘,...
十二月 2019
家事法—子女—移居—針對將子女移居司法管轄權區以外地區的命令提出上訴—法官採用Payne v Payne案的處理方法是正確的—情況自移居令發出後大為改變是把命令作廢的依據—修改過的申請被發還法官考慮 M是哥倫比亞國民,也是美國綠咭持有人和居民,F是美國公民;二人2005年在紐約結婚。2008/2009年,他們遷居香港並終於成為香港永久性居民。兩夫婦的兩個女兒(「C1-2...
十二月 2019
跳板禁制令 在這宗案裏,高等法院考慮McLarens Hong Kong Limited(「McLarens」)所提出的跳板禁制令申請的範圍。 關鍵事實 McLarens是服務提供者,向客戶提供保險索償管理服務、損失理算服務、風險前及損毀調查服務,香港辦事處僱用了42名全職僱員。 在2019年2月,McLarens有九名僱員(「九名僱員」)...
十二月 2019
遺囑、遺囑認證及繼任—遺產管理—遺囑執行人—撤職—以法庭委任的女遺產管理人作替代—前遺囑執行人繼續佔用死者的財產—命令前遺囑執行人交回空置管有權和財產所有權文件的命令是合宜的,歸屬令也是合宜的 X在2012年逝世。按照X的遺囑,她的兒子D1被委任為唯一的遺囑執行人,剩餘遺產分給D1、X的女兒和另一名兒子、D1的兩個孩子。X死後,D1和他家人(包括他太太D2)搬入一個以X名義註冊連車位的單位...
十二月 2019
民事訴訟程序—訟費的保證—根據《公司條例》(第622章)第905條提出要求法庭針對原告人發出命令的申請—被告人的反申索—是否因為申索和反申索提出相同的爭議點,被告人的訟費是進行反申索所需要花的訟費,所以命令繳存保證金並不公平 P是一間已被收購的公司,收購P的是物業投資者,收購目的是P與D簽訂一份臨時買賣合約(「臨時合約」),由P根據臨時合約自D購入一間公司。P提出訴訟,控告D違反臨時合約,...
十二月 2019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未獲香港鐵路有限公司書面特准,在港鐵車站大堂的鐵路處所範圍內張貼物品,即貼紙—要證明有書面特准的責任在辯方—《香港鐵路附例》(第556B章,附屬法例)第32(a)條—人權—言論及表達自由—「禁止」並不違憲,不是無理地限制表達自由—「禁止」符合「相稱性分析」 被告人被控「未獲香港鐵路有限公司(「港鐵」)書面特准,在港鐵車站大堂的鐵路處所範圍內張貼物品,即貼紙」罪,違反《...
十月 2019
刑事罪判刑—誤殺—自殺協定—20歲的被告人和16歲的女朋友—被告人生還但女朋友溺斃—被告人的罪責(顧及被告人沒有勸服女朋友不與他一起自殺,獲救時又隱瞞女朋友仍在海中) 被告人承認誤殺罪。被告人,事發時年20歲,與她的16歲女友X協定一起自殺。被告人和X其後從橋上跳海,意圖結束自己的生命。被告人獲救生還,但他隱瞞X當時仍在海中。直到八日後被警員查問時,他才說出X有份參與事件。...
十月 2019
民事訟程序—訴訟擱置,有關爭議提交仲裁解決—合約詮釋—納入仲裁條款 原告人與John Dewey集團(「JD」)訂立轉讓協議,據此,原告人售予JD一間公司的股權和一名相聯股東的貸款(「轉讓協議」)。轉讓協議規定以香港為仲裁地。轉讓協議簽立之前一天,另一實體,被告人,發出履約保函致予原告人,承諾向原告人履行JD根據轉讓協議(當時是草擬本)所須履行的付款責任(「履約保函」)。...
十月 2019
公司法—自動清盤—應否轉為強制清盤—假如過半數債權人偏好自動清盤,呈請人就得證明有確切的理由 C是一間無力償債的公司,正進行債權人自動清盤(「債權人自動清盤」)。某債權人(該債權人)提出呈請,要求法庭以強制清盤方式將C清盤結束(「強制清盤」),法庭幾度押後呈請聆訊。該債權人提出的呈請,實際上是要求將債權人自動清盤轉為強制清盤及委任新的清盤人。 裁決—擱置呈請: 1)...
十月 2019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審訊—享有得到傳譯員協助的權利—接受公正審問的權利的組成部分—傳譯不足,以致被剝奪接受公正審問的權利 被告人被裁定非法販運危險藥物罪罪名成立。他是在機場離境大堂拖着黑色旅行袋,準備乘飛機到奧克蘭的時候,被警員截停,警員在他的黑色旅行袋內找到一部遊戲機,發現裡面藏有毒品。在證人欄內,被告人否認自己對藏毒一事知情,又說是因為被人哄騙才攜帶毒品。審訊時,...
九月 2019
仲人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涉及男同性戀者行為的性罪行—《刑事罪行條例》(第200章)第118G、118H、118J(1)及118K條歧視男同性戀者,因為違憲而被廢除—《刑事罪行條例》第118C、118I及141(c)條的補救性詮釋被採納,使得條文符合憲法—《基本法》第二十五條—《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383章)第8條第二十二條 X提起司法覆核法律程序,要求法庭宣告七條條文,即《刑事罪行條例...
九月 2019
僱傭法—終止聘用—錯誤終止—基於一項要求有「正當理由」的隱含條款而針對判僱主勝訴的裁定提出上訴—上訴得直,案件發還原審法官考慮這條款及新提出與要求「真誠」和「合理」的隱含條款有關的爭議 原告人是被告人的前僱主,它向被告人提出申索,要求被告人歸還三筆款項,即「簽約費」(「SF」)、業績獎金(「PB」)及「每月特別獎金」(「MSB」)。原告人就被告人的聘用向她發出一份「要約函」,...
九月 2019
破產—將法定要求償債書作廢—失實陳述—仲裁條款所涵蓋的爭議—法定要求償債書應否因為仲裁協議而予以作廢—Lasmos案的處理方法 申請人B與答辯人R訂立客戶協議(「客戶協議」),據此,B在R的網上經紀交易商平台開立網上投資組合孖展帳戶(「孖展帳戶」)。在2015年1月,由於某國家銀行的政策改變,孖展帳戶的清算淨值暴跌,變為負值。R其後向B送達法定要求償債書,要求他償還孖展帳戶的赤字及相關利息...
九月 2019
民事訴訟程序—在眾申請人經初審被判敗訴後向上訴法庭申請修改狀書的許可—擬議修訂提出新案情及導致承認得被撤回—不符合Ladd v Marshall案的要求—沒有例外情況—使另一方蒙受不利的風險—對另一方不公平—符合不到Flywin案原則的「證據狀況」規限—拒絕許可修訂 初審時,眾被告人全部被判敗訴,正當案件進行上訴之時,眾申請人(原訴訟的第一及第三被告人,...
九月 2019
刑事證據—犯罪前科記錄—具有酌情權容許盤問被告人他同類定罪的前科—基於被告人指控警方,已「失去防護盾」,因而容許盤問被告人—可有妥當地行使酌情權—給陪審團的指示可足夠消除因為揭露刑事犯案記錄而產生的風險或傷害  被告人販運危險藥物,即0.85克海洛英鹽酸鹽和248.31克甲基苯丙胺鹽酸鹽(冰),2016年被裁定罪名成立。警察在她單位內當着她面前發現該兩種危險藥物。控方聲稱,...
八月 2019
民事訴訟程序—將有關空置管有權的欠動判決作廢—是否明顯錯判被告人以逆權管有作抗辯並無確實的勝訴機會  2015年11月13日,原告人從某個堂購入某地段(「該地段」),該地段在2016年2月被分成19分段,分段R是其中一分段(「該土地」)。原告人聲稱,根據口頭租賃協議,該地段的房屋由堂的租客佔用,租客包括被告人在內。原告人向被告人申索該土地的空置管有權,...
八月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