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案件

仲裁 – 法律程序 – 展開仲裁的權限 – 為要根據貨運保單索償,保險人和受保人訂立和解協議 – 保險人針對承運人展開仲裁,聲稱受保人是共同申索人 – 代位保險人不具權限以受保人名義展開仲裁 – 衡平法上由受保人轉讓訴因給保險人的轉讓 – 根據保險人和受保人的協議,仲裁程序必須由受保人加入成為其中一方 – 得到受保人授權以其名義展開的仲裁 保險 – 轉讓權益的權利 – 仲裁 –...
十一月 2018
民事訴訟程序 – 剔除 – 勞資審裁處 – 在駁回要求透過視像會議設施作供的申請及由一名在職工會擔任職位的人做代表的申請之後,立即命令將申索剔除 – 審裁處這樣做是否明顯犯了錯 –《勞資審裁處條例》(第25章)第20A條 法庭及司法體制 – 勞資審裁處 – 將訴訟移交科技法庭 - 審裁處拒絕將訴訟移交科技法庭,不容許申索人(外籍家庭傭工)在海外透過視像會議設施作供 –...
十一月 2018
公司法 – 清盤 – 呈請 – 公司給律師行用作清償費用但不獲兌現的支票 – 是否有關債務的真誠答辯 – 給予的支票是否費用的抵押品 – 律師行追討法律費用時是否受制於相關的法定制度 – 是否符合規定 –《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64(2)條及第66(1)條 法律專業 – 律師 – 追討法律費用 – 給予律師以清償訟費責任的支票不獲兌現 – 只有在交付符合規定的帳單之後,...
十一月 2018
刑事判刑 – 蓄意傷人 – 被告人襲擊朋友,咬掉他一截耳朵,那名朋友不得不接受再造修復手術 – 受害人因此承受情緒困擾 – 不是預謀犯罪,是受到抗抑鬱藥物的影響而干犯罪行,所做的實在有違他以往的性格 – 被告人品格正面 – 干犯罪行兩年後法庭才有裁決 – 適當的判刑 法庭及司法體制 – 勞資審裁處 – 出庭發言權 – 申請由一名在職工會擔任職務但不是法律專業人士的人做代表 –...
十一月 2018
僱傭法 – 僱員補償 – 第16(1A)條的接受身體檢查的規定 – 根據第16(4)條,僱員不接受身體檢查的「時間延展至15天」但沒有合理辯解的,獲付給補償的權利被滅絕 – 第16(4)條提供必要的「保障」機制,讓僱主可以分辨哪些是真的工傷個案,哪些只是僱員「不斷轉換醫生」或想無止境地延長病假 – 第16(4)條和第16(7)條的分別 –《僱員補償條例》(第282章)第16(4)條及第16(7)...
十一月 2018
[2018] 3 HKLRD 13 原訟法庭 高院民事訴訟案2017年第473號 暫委法官余啟肇內庭聆訊 2018年5月14日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陳江耀 2018年6月12日 民事程序 – 令狀 – 在本司法管轄權範圍外送達文件 – 處理方法 -《高等法院規則》(第4A章,附屬法例)第11號命令 原告人(P)是一間在香港成立為法團的公司,以香港為基地。被告人(D)...
十月 2018
[2018] 3 HKLRD 30 區域法院 僱員補償案件2011年第1763號 區域法院法官羅雪梅 2018年5月25日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陳江耀 2018年6月12日 僱傭法 - 僱員補償 – 申請人是尋求庇護者,法例禁止尋求庇護者接受僱傭工作 – 意外是否在申請人受僱於答辯人期間發生,而且是由於受僱於答辯人而發生的 – 法庭應否行使第2(2)條訂明的酌情決定權,...
十月 2018
[2018] 3 HKLRD 84 上訴法庭 民事上訊案件2017年第126號 高等法院首席法官張舉能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副庭長林文瀚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法官潘兆初 2018年6月1日 僱傭法 – 僱員福利 – 公務員 – 公務員在外地與同性伴侶結婚 – 不獲提供公務員異性配偶可獲提供的「配偶」福利 – 不構成以性傾向為理由的違法歧視 評稅 – 已婚夫婦選擇合併評稅 –...
十月 2018
[2018] 3 HKLRD 133 上訴法庭 民事上訊案件2016年第235號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法官袁家寧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法官朱芬齡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林雲浩 2018年6月11日 專業 – 獸醫 - 紀律研訊程序 – 根據第17(1)(a)條在專業方面的失當行為 – 不限於在獸醫執業範圍內出現的行為,也包括個人行為 -《獸醫註冊條例》(第529章)第17(1)(a)條...
十月 2018
[2018] 3 HKLRD 163 上訴法庭 民事上訊案件2017年第33號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副庭長林文瀚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法官潘兆初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陳江耀 2018年6月12日 合約法 – 失實陳述 - 有欺詐成分的失實陳述 – 作出失實陳述以誘使原告人取得銷售權並購買股份 – 就眾被告人誘使他人的意圖和眾原告人的依賴提出的作訴是否足夠 – 是否有證據證明...
十月 2018
民事訴訟程序 – 仲裁 – 1996年仲裁法 – 就位處英國法院司法管轄範圍內的資產強制執行仲裁裁決 – 以欺詐為由要求撤銷仲裁裁決的強制執行 – 終止強制執行法律程序的通知 – 有關的欺詐申索是否一項獨立申索 – 是否欺瞞英國法院。 該案的申請人是Anatolie Stati, Gabriel Stat, Ascom Group S.A., Terra Raf Trans...
九月 2018
行政法 – 印花稅署署長 - 拒絕在業主取消原來物業的買賣協議後,退還部分就購買新住宅物業所支付的額外從價印花稅的決定 –在法律上是否犯錯 稅務 – 印花稅 –出售住宅物業根據第29DF條退還部分從價印花稅 –取消買賣原來住宅物業的協議並非「銷售轉易契」 – 納稅人無權就購買新住宅物業要求退還部分額外從價印花稅 –《印花稅條例》 (第117章) 第29DF條 字詞及片語 –「...
九月 2018
信託 - 法律構定信託 – 因為欺詐電郵而存入被告人銀行帳戶的款項 – 以法律構定信託形式持有的款項 – 正確的信託受益人 – 是否適宜作出宣布性質濟助的判決並下令迫使銀行退回款項給受益人 P1和P2是貿易和船務公司。P2向X發出訂貨單。P1,P2的指定代理人,接獲欺詐電郵而受騙,轉帳款項(該筆款項)到D在銀行B開立的帳戶(該帳戶),以為是轉帳向X支付貨款。P1-2發現受騙後報警,...
九月 2018
侵權 – 疏忽 - 出生時殘疾的兒童 – 以「錯誤生命」或「錯誤受苦」為基礎,就醫療疏忽提出的申索 – 沒有告知母親胎兒有天生嚴重畸形的重大風險,以致她不能考慮也不能選擇墮胎 –《法律修訂及改革(綜合)條例》第IVA部第22A(1)、22B(2)(b)條禁止所有就「錯誤生命」和「錯誤受苦」提出的申索 – 這樣的申索在香港普通法下不獲認可 -《法律修訂及改革(綜合)條例》(第23章)...
九月 2018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 - 以案件呈述方式上訴 –《香港鐵路附例》所訂罪行 – 在鐵路處所不遵從香港鐵路人員的合理指示,違反第21(1)條 – 沒有停止使用揚聲器並拒絕離開港鐵車站 - 港鐵車站已付車費區域是否公眾地方 – 鐵路人員的指示是否合理 -《香港鐵路附例》(第556B章,附屬法例)第21(1)條 遣詞用字 - 「合理」-《香港鐵路附例》(第556B章,附屬法例)第21(1)條...
九月 2018
民事訴訟程序 – 訴訟各方 – 法律代表 – 海上撞船事故 – 代表原告人申索的律師未獲指示就交相申索抗辯 – 由其他尋求代表原告人的保障及賠償承保人的律師就交相申索抗辯 – 是否支持批予共同擔任律師許可的例外情況 海上事件 – 基於撞船提出的申索 – 法律代表 –可否由不同律師分別代表訴訟方申索及就交相申索抗辯 原告人的船隻與被告人的船隻相撞後沉沒,船上貨物、燃料及財物一併沉沒海中...
九月 2018
法律專業 – 大律師 – 認許 - 「適當」的標準 – 曾因猥褻侵犯被裁定刑事罪名成立 – 用來決定有否符合第27條所定標準的恰當方法 - 《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27條 2010年9月,A因為蓄意用手肘觸碰一名身穿校服的14歲女孩及緊抓她的臀部,被裁定猥褻侵犯罪名成立。A當時22歲,是一名放射治療師。裁判官認為A所言不盡不實,拒絕接納他的證供,判他入獄14天。2011年,...
八月 2018
民事訴訟程序 – 訟費 – 由並非訴訟一方的人支付的訟費 – 根據第52A條申請,為使並非訴訟一方的人被命令以「真實當事人」的身分支付訟費 – 申請命令可用的理據 – 可用來反對申請的抗辯 – 《高等法院條例》(第4章)第52A條 公司BIC被命令須支付這三宗訴訟的訟費,但按訟費令收取訟費的一方(收取方)根據《高等法院條例》(第4章)第52A條提出申請,以並非訴訟一方的L是訴訟的「...
八月 2018
公司法 – 清盤 – 根據第221(3)條發出要求出示文件的命令 – 何謂「與公司有關的」文件 – 至少包括第221(1)條的「關於公司的發起、組成、營業、交易、事務或財產」的事情 - 《公司(清盤及雜項條文)條例》(第32章)第221(1)及(3)條 遣詞用字 - 「與公司有關的」 - 《公司(清盤及雜項條文)條例》(第32章)第221(3)條 T是標的公司C的前董事兼財務主管。...
八月 2018
民事訴訟程序 – 合約的有效性 – 不容口頭修訂 – 訂明除非錄成文字並由雙方代表簽署,否則合約內容不容修訂的合約條款可有法律效力 這是一宗關於更改現有合約內容的案件,涉案合約包含「No Oral Modification」(意譯:不容口頭修訂)的條款。MWB在倫敦市中心經營服務式寫字樓。Rock與MWB訂立合約下的特許,以佔用位於Marble ...
八月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