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案件

清算帳項的訴訟 — 第4(2)條下的六年起訴時限 — 申索乃建基於公司董事∕實際董事負有受信責任向公司交代款項 — 所申索的屬衡平法濟助,故第4(2)條不直接適用 — 但根據第5(4)條的例外條文,第4(2)條「以類推方式」適用 — 《時效條例》(第347章)第4(2)、(7)條 本案原告人...
六月 2017
多次犯事行為 — 整體刑罰 — 在法庭程序的最後階段決定恰當的總刑期 被告人(55歲,8歲開始在香港生活,雖然1982年被裁定犯有輕微罪行,但法官把他看待為一個過往品格良好的人)承認四項控罪之後,被判監禁60個月。控罪1是未獲授權而取用運輸工具;控罪2是危險駕駛;控罪3是沒有第三者保險而使用汽車;控罪4是搶劫。...
六月 2017
遺產管理 — 授予遺產管理證明書 — 撤銷 — 將現任遺產管理人罷免 — 由他們提交帳目 — 重新把遺產管理證明書授予專業遺產管理人 X於2005年在沒有遺囑的情況下離世,遺下妻子和四名子女。X的遺孀和其中一名兒子於2006年獲授予遺產管理證明書(下稱「證明書」)。...
六月 2017
婚姻 — 有效性 — 聲稱1949年某晚用膳期間舉行的婚禮 —《民法典》被廢止至《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1950年生效期間 — 有否證明婚姻在形式上的有效性及在要素上的有效性 1947年死者X與M結婚,M是原告人及第2至第4被告人的母親。第1被告人的案情是,她(指第1被告人)在1949年12月與X結婚。那年,...
六月 2017
業權∕出售土地 — 轉讓契 — 申請下令簽訂確認性轉讓契以糾正錯誤 — 被告人公司於法律程序展開前早已解散 — 被告人不存在,故法律程序並非妥為構成 — 原告人不能倚賴第25A條要求法庭提名某人替被告人簽訂確認性轉讓契 — 《高等法院條例》(第4章)第25A條...
六月 2017
強制令 — 基於Chabra司法管轄權擴大馬雷瓦強制令 — 被告人實質上控制住由第三方持有的資產不足以支持援用Chabra司法管轄權 — 最終是驗證可有充分理由認為由第三方持有的資產會容許所取得判被告人敗訴的判決的執行 第1原告人是多間附屬公司(包括第2原告人)的控股公司,正進行強制性清盤。第1被告人是第1原告人的前主席兼行政總裁...
六月 2017
僱員補償— 《僱員補償條例》 (第282章)第IV部規定的保險人和僱主的法律責任 — 在Law Lai Ha v Zurich Insurance Co [2011] 2 HKLRD 450的處理方法是正確的 — 在標題「保障範圍」下由保單提供的保障須與保單附表所提供的一併理解 原告人受僱於一家公司(「僱主」),他在受僱期間做木工的時候受了傷。他向僱主申索僱員補償,獲得判僱主敗訴的判決,...
五月 2017
司法覆核 — 訟費 — 行政長官及律政司司長針對立法會主席的司法覆核申請成功獲批 — 是否基於「涉及公眾利益而屬例外情況」就不用主席承擔訟費 法官就行政長官及律政司司長(「兩名申請人」)針對立法會主席(「主席」)擬為兩名新獲選立法會議員(「新獲選議員」)的立法會宣誓再次監誓的決定(「該決定」)所提出的司法覆核申請,批予許可,...
五月 2017
租約 — 雙方簽訂租約後另簽一份租金較高的租約 — 以首份還是次份租約為準 — 首份租約未經加蓋印花的後果 — 兩份租約在次份租約訂立後給加蓋印花 — 兩份租約各別加蓋印花的日期可有甚麼相干 某租客與某業主在2016年3月續新租約,租期由2016年3月18日開始,為期兩年,月租18,...
五月 2017
實際董事 — 違反受信責任 — 被告人參與原告公司事務並擁有其銀行賬戶的控制權 — 未經授權而利用原告人的資金在香港註冊成立公司 — 被告人以原告人的實際董事而不是幕後董事的身分負有法律責任— 在《公司條例》(第622章)第728、729條下法庭命令被告人辭任香港公司董事一職的權力 X是某公司集團(「...
五月 2017
遺囑 — 有效性 — 是否在條件實現時生效 — 遺囑沒有明訂條件 — 是否一如附條件遺囑般具有效力 — 簽立之時是否已有所需要有的遺願致使遺產會直接按照遺囑處置 被告人是死者與妻子(「被告人母親」)的獨生女。死者1990年與被告人母親離婚之後,獲判被告人的管養權。死者在2007年過身。...
五月 2017
審訊 — 總結詞 — 原審法官是否不準確地描述辯方案情,並採用詆毀和輕蔑的語言 — 總結詞是否有欠平衡和公允 被告人被裁定販運危險藥物,即1公斤可卡因,罪名成立。控方案情是兩名警務人員,即控方第1及2證人,截查被告人和他的同行朋友(「同行友人」)。被告人當時手持的袋被搜出3本放有41張過膠相片的相簿。因為懷疑相片藏有危險藥物,...
五月 2017
訴訟各方 — 加入訴訟 — 司法覆核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關於把被逼作出的回答、證供和文件交給外國監管機構的決定 — 是否批予許可,容許律政司司長就第181條的合憲性介入訴訟 — 《證券及期貨條例》(第571章)第181條 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把兩名申請人被迫作出的回答、...
四月 2017
辯方大律師在職權範圍內以符合當事人最大利益的方式進行審訊 — 不申請分割審理和依賴證物的決定 — 當事人在知情的情況下同意 — 不管有否同意,當事人要就他的大律師在大律師職權範圍內作出的策略性決定負上責任 — 原審法官有責任就爭議給予指示,不論辯方是否希望原審法官作出這個指示 被告人就三項控罪接受審訊。...
四月 2017
入境事務處處長 — 香港特別行政區護照上訴委員會 — 決定拒批香港特別行政區護照申請,理由為申請人並非中國公民 — 司法覆核 X的父母親(以下分別稱為M及F)具有中國血統,在加拿大出生,並為加拿大公民。F及M分別自1995及1996年起在香港居住,並分別於2002及2008年成為香港永久性居民。2003年,「沙士」疫症在香港爆發,...
四月 2017
控方的披露責任 — 不披露警員記事冊 — 可能有關係而須予披露 — 不作披露令定罪不穩妥 被告人被裁定「襲擊正在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罪」、「販運危險藥物罪」及「管有危險藥物罪」罪名成立。控方案情是,被告人離開住宅單位時,八名警務人員 (包括控方第1-3證人在內)正在執行掃毒行動,被告人被截查,之後被發現他身上及他單位藏有氯胺酮。...
四月 2017
訟費 — 訴訟未獲授權而展開,但其後獲追認 — 追溯確認權限等同於先前授予權限 — 追認前訟費和追認後訟費 — 律師不須承擔任何訟費 — 各董事也不須承擔 一宗訴訟在未獲授權的情況下以原告公司的名義展開,但其後獲追認。第一被告人就權限問題發出的傳票(「權限傳票」)被駁回。法庭作出暫准訟費令:...
四月 2017
加刑因素 — 使用麻醉物質 — 有計劃和預謀地犯案 — 以持續和粗暴的方式制止受害人反抗 — 須小心避免對被告人受脅迫一事給予不恰當的減刑份量 — 在誤殺案中,法庭可在適當情況下採納量刑基準 — 在覆核判刑時應否因「覆核」而扣減刑期 本案被告人承認「非法行為」誤殺罪。...
四月 2017
承認 — 不確定的或含糊的陳述 上訴人2012年從吉隆坡抵達香港國際機場時被指示接受海關檢查。檢查在她面前進行期間,她的行李箱襯層被發現藏有白色粉末。當場進行的測試揭發白色粉末是海洛英,上訴人因此被拘捕和警誡。當被問及白色粉末是甚麼東西的時候,上訴人用廣東話口頭回應: 「我諗呢一啲係毒品啩」,英文翻譯為“I suppose this is dangerous...
三月 2017
不合法事情 — 非法協議根據丁屋政策發展丁屋 — 「悔改場合」原則是否適用 — 在土地業權不再屬於被告人的情況裏,申索歸還土地會以失敗告終 原告人是祖堂,擁有一幅新界土地。原告人口頭上協議轉讓該土地給第一被告人及∕或他指定的人士(「指定人」),指定人都有興建丁屋的權利(「丁權」)。假若第一被告人未能在一年內辦妥丁屋政策規定的申建程序,原告人有權終止協議,而該土地會被轉讓歸還原告人。...
三月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