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案件

刑事罪判刑 — 監禁刑罰的計算 — 被告人(a)被行政拘留的一段時間;及(b)因為其他不被定罪的罪行被羈押的一段時間,會否被用來減去刑期 — 因為兩段時間不在第67A條涵蓋範圍內,所以並不自動減去刑期 — 行使酌情權計入兩段時間 — 《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221章)第67A及67A(1A)條) 被眾原告人針對提單註明的合約承運人提出訴訟,卻錯誤地針對CM發出令狀。CM與被告人同名,...
七月 2018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 – 性罪行 – 猥褻侵犯,違反第122條 – 被告人與他相信是17歲但其實是13歲的女孩進行猥褻行為 – 以真誠並合理地相信歲數作為免責辯護的理由 – 就不足16歲的兒童而言,罪行是否絕對法律責任罪行,因而不可使用免責辯護的理由 – 絕對法律責任是否達到第122條的目的所必要的 – 《刑事罪行條例》(第200章)第122條 引言及案件概要...
七月 2018
公司法 — 法定衍生訴訟 — 申請代表慈善性質的擔保有限公司展開法定衍生訴訟的許可 — 是否符合公司最大利益 — 成員追認受質疑交易的決議案 — 追認受質疑交易與追認批准交易董事的失職行為的分別 — 如果成員投票時獲充分知會涉案行為,追認在法律上有效 — 《公司條例》(第622章)第733及734條 C是慈善性質的擔保有限公司,公司的組成是為了推廣佛學。P,C的成員,獲批予根據《公司條例...
七月 2018
知識產權 — 商標 — 假冒 — 海外律師事務所香港辦事處所產生的商譽 — 商譽所有權 — 處理方法 — 非法轉移商標 — 侵犯商標 — 是否適宜作出簡易判決 北京大成(P2),中國一間大型律師事務所,業務包括向海外客戶提供法律服務。它是中國一些商標的註冊所有人,商標都寫上或包含「DACHENG」及∕或「大成」的字樣。第一被告人(D1)是第二原告人(P2)的香港辦事處,即大成律師事務所(...
七月 2018
刑事證據 – 專家證供 - 可接納性 - 精神科專科醫生關於香港某幾種藥物吸食量的證供 – 證供是否相關及可靠 – 接納證供的潛在風險是否超過利益 在HKSAR v McCall, Howard Kenneth and another案(HCCC 446/2016,2017年10月27日),控方要求援引精神科專科醫生關於某幾種藥物吸食量的意見證供,但高等法院暫委法官布思義資深大律師裁定,...
七月 2018
行政法 — 懲教署署長 — 署長要求男囚犯,不是女囚犯,剪短頭髮而發出的常規 — 不是第5條所指的直接性別歧視或抵觸第二十五條 — 《性別歧視條例》(第480章)第5、10條 — 《基本法》第二十五條 人權 — 性別歧視 — 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 署長要求男囚犯,不是女囚犯,剪短頭髮而發出的常規 — 不因歧視而違憲 — 《性別歧視條例》(第480章)第5、10條 — 《基本法》第二十五條...
七月 2018
刑事法及刑事訴訟程序 — 侵犯個人私隱的罪行 — 罪行元素 — 不用證明犯意 — 嚴格法律責任罪行 — 通訊是否「直接促銷」 — 是否作出法定免責辯護 — 《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第486章)第35A、35G條 字眼及用語 — 「直接促銷」 — 「要約提供」 — 「廣告宣傳」 — 《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第486章)第35A、35G條 [《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第486章)...
七月 2018
刑事法及刑事訴訟程序 — 陪審團 — 解散陪審團 — 陪審員接觸一名公開支持被告人的名人,該人曾經在社交媒體表明對控方很反感,及發表自己對案件是非曲直的看法 — 真有可能潛在偏頗 — 認為公關公司或顧問介入審訊並不理想 — 可能被理解為尋求影響陪審團 刑事法及刑事訴訟程序 — 訟費 — 被告人被定罪 — 是否有特殊情況需要發出對被告人不利的訟費令 D,香港特別行政區前任行政長官,...
六月 2018
民事訴訟程序 — 令狀 — 修改 — 把令狀錯發給與被告人同名但地址不同的公司,該公司是獨立法律實體 — 修改令狀上的地址 — 是澄清被告人的身分而不是以新一方替代 — 准許修改 被眾原告人針對提單註明的合約承運人提出訴訟,卻錯誤地針對CM發出令狀。CM與被告人同名,不過是獨立法律實體,在馬爾他(馬爾他地址)而不是英屬處女群島註冊成立。令狀未能送達馬爾他地址給CM。《海牙 —...
六月 2018
僱傭法 — 僱員補償 — 被指稱為總承判商的公司加入為共同答辯人 — 不在第14(1)條的時效期內提出的申請 — 是否第14(4)條所指的耽擱的合理辯解 — 申請是否還須符合第15號命令第4條規則及∕或第6(5)(a)及(6)條規則的規定 —擬針對總承判商提出申索是否注定敗訴 — 《僱員補償條例》(第282章)第14(1)條及第14(4)條 — 《區域法院規則》(第336H章,附屬法例)...
六月 2018
民事訴訟程序 — 押記令 — 解除 — 原告人和被告人共同擁有的物業 — 出售物業令 — 法庭無權命令一方在完成出售前,自費解除針對物業的押記令 — 第31號命令第1及2條規則沒有賦予司法管轄權作出這樣的命令 — 《高等法院規則》(第4A章,附屬法例)第31號命令第1、2條規則及第50號命令 土地法 — 共有權 — 出售令 — 押記令 — 法庭無權命令一方在完成出售前,...
六月 2018
土地法 — 土地業權∕出售 — 收款條款 — 是否證明付款的不可推翻的證據 — 賣方申索未支付的購買價 — 是否由於協議及轉讓契的付款條款而敗訴 — 條款是否產生對買方有利的「合約不容反悔」 — 第18(1)條是否適用於使賣方申索敗訴的情況 — 《物業轉易及財產條例》(第219章)第18(1)條 字眼及用語 — 「足以解除」 — 《物業轉易及財產條例》(第219章)第18(1)條...
六月 2018
公司法 — 清盤 — 呈請 — 公司爭議呈請人所依賴的債項 — 仲裁條款涵蓋的爭議 — 呈請一般應被駁回 — 以清盤令作為行使酌情權保障整體債權人的補救方法 — 有正當理由在仲裁有結果前發出呈請書的例外情況 被P以法定要求償債書作為公司C無力償債的依據,向法庭提出呈請,要求把C清盤。據稱,法定要求償債書要求償付某份管理服務協議(該協議)所產生的債項。C申請剔除呈請。該協議包含一條條款,...
六月 2018
危險藥物 – 販運 – 知道 經審訊後,申請人被裁定販運危險藥物,即572克可卡因,罪名成立。原審時的爭議點是,當申請人被截停及拘捕的時候,她是知道自己携帶著危險藥物的。申請人在警誡錄影會面表示,當時她懷疑自己有可能是携帶著危險藥物,但亦表示當時並不知道自己一直携帶著危險藥物;會面紀錄獲接納為呈堂證據。申請人在原審時作供稱,...
五月 2018
上訴理由 – 上訴程序 在Wiwik Lestari案,申請人的大律師提出10個上訴理由。法庭認為在理由1至9提出的論點全無理據可言,基於判決理由書所列各點,不認為有必要要求控方回答任何論點。申請人向法庭提交四箱案例典據支持上訴,但他的上訴缺乏充分理據。 上訴法庭提醒大律師,在刑事上訴中,他們有責任擬定可以妥為爭辯的上訴理由。大律師的職責可不是把想得出的都擬定為上訴理由,...
五月 2018
民事訴訟程序 — 海事訴訟 — 引用適用於施加條件要求將款項繳存法院的指引 — 訟費 原告人的船隻The Rainbow在與被告人的船隻The Rainbow相撞後沉沒,船上的貨物、燃料及財物一併掉入海中,不過沒有造成人命損失。The Calandra裝的是壓艙物,與The Rainbow相撞後損毀,不過其後進行修理。事件導致多宗案件出現,其中一宗是原告人提出的對人訴訟,...
五月 2018
民事訴訟程序 — 擱置 — 向配偶追討欠債的訴訟 — 擱置案件以待附屬濟助的裁決,在原則上是錯誤的 — 家事法 — 離婚 — 附屬濟助 — 家事法庭無權命令一方向另一方履行合約、侵權或附屬濟助以外的信託責任 — 《婚姻法律程序與財產條例...
五月 2018
民事訴訟程序 — 訟費 — 循簡易程序評定訟費 — 並無律師代表的訴訟人 — 原則 — 要求的上訴訟費總額是否不相稱 — 要是這樣,是否每項費用都是必要的及其金額是合理的 — 《高等法院規則》(第4A章,附屬法例)第62號命令第28A條規則 —...
五月 2018
課稅 — 印花稅 — 逾期上訴的許可 — 申請人是否由於疾病而未能在時限內提出上訴 — 是否符合《印花稅條例》(第117章)第14(1B)及(5B)條的規定 民事訴訟程序 — 原訴傳票 — 法律執業者根據第14(1B)及(5B)條發出傳票,就必須使用普通表格(表格8)而不是使用速辦表格(表格10) — 錯用表格可令法律程序受到延誤,傳票被撤銷,還會增加訟費 — 《區域法院規則》(...
五月 2018
民事訴訟程序 — 透露文件 — 不宜在婚姻法律程序要求對立方的銀行而不是該方本人透露文件 在相關婚姻法律程序中,妻子(呈請人)提出特定文件透露的申請,申請所針對的不是丈夫(答辯人),而是他的銀行。 裁決 –駁回申請: 儘管妻子的申請是根據《證據條例》(第8章)第21條及《區域法院條例》(第336章)第47B條提出,...
四月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