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案件

課稅 — 印花稅 — 逾期上訴的許可 — 申請人是否由於疾病而未能在時限內提出上訴 — 是否符合《印花稅條例》(第117章)第14(1B)及(5B)條的規定 民事訴訟程序 — 原訴傳票 — 法律執業者根據第14(1B)及(5B)條發出傳票,就必須使用普通表格(表格8)而不是使用速辦表格(表格10) — 錯用表格可令法律程序受到延誤,傳票被撤銷,還會增加訟費 — 《區域法院規則》(...
五月 2018
危險藥物 – 販運 – 知道 經審訊後,申請人被裁定販運危險藥物,即572克可卡因,罪名成立。原審時的爭議點是,當申請人被截停及拘捕的時候,她是知道自己携帶著危險藥物的。申請人在警誡錄影會面表示,當時她懷疑自己有可能是携帶著危險藥物,但亦表示當時並不知道自己一直携帶著危險藥物;會面紀錄獲接納為呈堂證據。申請人在原審時作供稱,...
五月 2018
上訴理由 – 上訴程序 在Wiwik Lestari案,申請人的大律師提出10個上訴理由。法庭認為在理由1至9提出的論點全無理據可言,基於判決理由書所列各點,不認為有必要要求控方回答任何論點。申請人向法庭提交四箱案例典據支持上訴,但他的上訴缺乏充分理據。 上訴法庭提醒大律師,在刑事上訴中,他們有責任擬定可以妥為爭辯的上訴理由。大律師的職責可不是把想得出的都擬定為上訴理由,...
五月 2018
民事訴訟程序 — 海事訴訟 — 引用適用於施加條件要求將款項繳存法院的指引 — 訟費 原告人的船隻The Rainbow在與被告人的船隻The Rainbow相撞後沉沒,船上的貨物、燃料及財物一併掉入海中,不過沒有造成人命損失。The Calandra裝的是壓艙物,與The Rainbow相撞後損毀,不過其後進行修理。事件導致多宗案件出現,其中一宗是原告人提出的對人訴訟,...
五月 2018
民事訴訟程序 — 擱置 — 向配偶追討欠債的訴訟 — 擱置案件以待附屬濟助的裁決,在原則上是錯誤的 — 家事法 — 離婚 — 附屬濟助 — 家事法庭無權命令一方向另一方履行合約、侵權或附屬濟助以外的信託責任 — 《婚姻法律程序與財產條例...
五月 2018
民事訴訟程序 — 訟費 — 循簡易程序評定訟費 — 並無律師代表的訴訟人 — 原則 — 要求的上訴訟費總額是否不相稱 — 要是這樣,是否每項費用都是必要的及其金額是合理的 — 《高等法院規則》(第4A章,附屬法例)第62號命令第28A條規則 —...
五月 2018
稅務 — 印花稅 — 反對評稅而以案件呈述方式上訴 — 第14(2)條所訂的7天時限 — 法庭沒有司法管轄權延長時限 — 《印花稅條例》(第117章)第14(2)條 人權 — 根據第十條,人人在法庭前平等及有權受公正審問 — 根據第三十五條的向法院提起訴訟的權利 — 第14(2)條適用於印花稅上訴的7天時限 — 不違反第十條及第三十五條 — 《基本法》第三十五條 — 《香港人權法案條例》(...
四月 2018
刑事罪判刑 — 道路交通罪行 — 超速駕駛 — 被告人承認控罪,控罪沒有指明涉事車輛的準確車速 — 裁判官可有權就判罰進行牛頓聆訊以決定準確車速 — 裁判官是否錯在拒絕舉行聆訊並在虛假的基礎上判罰被告人 被告人被控超速駕駛,他認罪但否認控方所指的,在每小時70公里的車速限制區內,...
四月 2018
民事訴訟程序 — 訟費 — 附帶條款和解提議或附帶條款付款 — 逾期接受 — 慣常的訟費命令應否適用 — 正確方法 — 問題在於作出慣常命令是否不公正,而不是是否有特別情況 — 《高等法院規則》(第4A章,附屬法例)第22號命令第23條規則 民事訴訟程序 — 訟費 — 附帶條款和解提議或附帶條款付款 — 人身傷害申索 — 原先的原告人(長者)不在訂明時限內接受被告人的附帶條款付款 —...
四月 2018
刑事法及刑事訴訟程序 — 訟費 — 訟費評定 — 草擬刑事案訟費單的適用指引 — 訟費評定基準 — 適量的每小時收費 — 政府律師兼顧律師和大律師工作時的處理方法 律政司根據《刑事案件訟費規則》(第492A章,附屬法例)第7–8條,...
四月 2018
民事訴訟程序 — 因欠缺行動而作出的判決 — 信託聲明書的訴訟 — 是否適合批予判決的案件 — 整筆被指稱受信託規限的資金價值是否在區域法院司法管轄權範圍內 —《區域法院條例》(第336章)第37(2)條 法院及司法制度 — 區域法院 — 司法管轄權 — 信託聲明書的訴訟 — 被指稱受信託規限的資金價值超逾區域法院的司法管轄權 — 是否根據第34(1)...
四月 2018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 — 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 — 辣椒噴霧 — 本質上不是攻擊性武器 — 是否因為擬供其本人或他人作傷害他人用途便成為攻擊性武器 — 是否有合法權限或合理辯解 — 裁判官可有逆轉舉證責任 — 是否錯在考慮了不被檢控行為 — 有關環境證據的做法是否有錯 — 《公安條例》(第245章)第33(1)及(2)條 刑事罪判刑 — 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 —...
四月 2018
民事訴訟程序 — 透露文件 — 不宜在婚姻法律程序要求對立方的銀行而不是該方本人透露文件 在相關婚姻法律程序中,妻子(呈請人)提出特定文件透露的申請,申請所針對的不是丈夫(答辯人),而是他的銀行。 裁決 –駁回申請: 儘管妻子的申請是根據《證據條例》(第8章)第21條及《區域法院條例》(第336章)第47B條提出,...
四月 2018
刑事判處 – 危險藥物 – 先前定罪 – 極為不同的罪行在處罰程度及/或判刑類別方面存在重大區別 法庭基於D自行承認控罪,裁定他一項販運危險藥物(即22.72克海洛英)的罪名成立。審理該案的區域法院法官注意到,D過去曾有過10次被定罪的紀錄(包括在過去14年間曾經7次出庭)。他有其中兩次定罪,是因為管有危險藥物,被法庭判入戒毒治療中心。該區域法院法官看來並未發現任何可加重刑罰的因素,...
三月 2018
家事法 —子女 —探視權 —批予探視權的臨時命令 —除非原審法官所作出的決定明顯犯錯,否則就其行使酌情決定權提出上訴並不恰當 F獲法庭頒發臨時探視令,但拒絕讓其於不受監督的情況下探視子女。F提出上訴許可申請,辯稱法官錯誤地過度偏重先前的監督人員對有關情況所表達的關注,而沒有接受專家就於不受監督的情況下探視子女所提出的建議。 裁定-駁回有關申請,理由是:...
三月 2018
刑事法及刑事訴訟程序 - 提控 – 即使被告人居於外國,提控只為正式裁定無罪,被告人亦須親身出席提控 單詞和短語 - 「另作指示」 - 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221章)第49(1)條 律政司決定終止起訴D非法販運危險藥物,D希望法庭提控,以被正式裁定無罪。因D現居澳洲,法庭須決定提控是否可以在D缺席下進行,或與澳洲電視直播聯繫進行。 裁決 – 法庭無權行使下列兩項條文...
三月 2018
土地法 - 強制售賣供重建 – 地段估價 - 「婚後」價值 – 有關地段的公開市場價值是否應包括相鄰地段的合併重建潛力 - 按照附表2第2條要求的底價只顧及地段「本身」的重建潛力 - 《土地(為重新發展而強制售賣)條例》(第545章)附表2第2條 用字和短語 — 「本身」 — 《土地(為重新發展而強制售賣)條例》(第545章)附表2第2條 X是土地(「有關地段」)的主要擁有人,...
三月 2018
刑事判決 – 合謀製造爆炸性物質 – 管有爆炸性物質 – 合謀製造用於即將舉行的公眾示威的煙霧彈 – 管有爆炸性物質,包括用於製造煙霧彈、鋁熱劑混合物和triacetone triperoxide - 由於信息、說明和材料易於獲取,判刑需要有阻嚇性 D2-3被裁定共謀以「能夠產生煙火效果的硝酸鹽混合物」製造爆炸性物質(煙霧彈)(第一項控罪)。D1、D4-5被判第一項控罪無罪。D1、...
三月 2018
民事訴訟程序 - 法律援助 - 法律援助的受助人 - 允許指派的律師在私人基礎上為法援受助人處理法律援助證書未涵蓋的部分法律程序 - 如此代表行事的律師負有的義務 法律專業 - 律師 - 法律援助 - 指派的律師 - 允許在私人基礎上為法援受助人處理法律援助證書未涵蓋的部分法律程序 - 負有的義務 民事訴訟程序 - 文件透露 - 特定文件透露 – 針對駁回申請而提出的上訴...
三月 2018
藐視法庭 - 因藐視罪拘押 - 被告承諾控股公司的股票價值不會減少 - 由於被告不知悉子公司清盤,因而沒有違反承諾 - 子公司董事並非被告股東代理人 – 沒有違反披露令 - 申請人有責任證明遵守命令在被告能力範圍內 藐視法庭 - 因藐視罪拘押 - 尋求全面如實披露一方的義務 – 重要性由法庭決定 - 被告繼續尋求資料的意願的重要性考慮 XD1-3是X的女兒,X是原告集團公司前主席、...
三月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