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案件

信託 - 法律構定信託 – 因為欺詐電郵而存入被告人銀行帳戶的款項 – 以法律構定信託形式持有的款項 – 正確的信託受益人 – 是否適宜作出宣布性質濟助的判決並下令迫使銀行退回款項給受益人 P1和P2是貿易和船務公司。P2向X發出訂貨單。P1,P2的指定代理人,接獲欺詐電郵而受騙,轉帳款項(該筆款項)到D在銀行B開立的帳戶(該帳戶),以為是轉帳向X支付貨款。P1-2發現受騙後報警,...
九月 2018
侵權 – 疏忽 - 出生時殘疾的兒童 – 以「錯誤生命」或「錯誤受苦」為基礎,就醫療疏忽提出的申索 – 沒有告知母親胎兒有天生嚴重畸形的重大風險,以致她不能考慮也不能選擇墮胎 –《法律修訂及改革(綜合)條例》第IVA部第22A(1)、22B(2)(b)條禁止所有就「錯誤生命」和「錯誤受苦」提出的申索 – 這樣的申索在香港普通法下不獲認可 -《法律修訂及改革(綜合)條例》(第23章)...
九月 2018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 - 以案件呈述方式上訴 –《香港鐵路附例》所訂罪行 – 在鐵路處所不遵從香港鐵路人員的合理指示,違反第21(1)條 – 沒有停止使用揚聲器並拒絕離開港鐵車站 - 港鐵車站已付車費區域是否公眾地方 – 鐵路人員的指示是否合理 -《香港鐵路附例》(第556B章,附屬法例)第21(1)條 遣詞用字 - 「合理」-《香港鐵路附例》(第556B章,附屬法例)第21(1)條...
九月 2018
民事訴訟程序 – 仲裁 – 1996年仲裁法 – 就位處英國法院司法管轄範圍內的資產強制執行仲裁裁決 – 以欺詐為由要求撤銷仲裁裁決的強制執行 – 終止強制執行法律程序的通知 – 有關的欺詐申索是否一項獨立申索 – 是否欺瞞英國法院。 該案的申請人是Anatolie Stati, Gabriel Stat, Ascom Group S.A., Terra Raf Trans...
九月 2018
行政法 – 印花稅署署長 - 拒絕在業主取消原來物業的買賣協議後,退還部分就購買新住宅物業所支付的額外從價印花稅的決定 –在法律上是否犯錯 稅務 – 印花稅 –出售住宅物業根據第29DF條退還部分從價印花稅 –取消買賣原來住宅物業的協議並非「銷售轉易契」 – 納稅人無權就購買新住宅物業要求退還部分額外從價印花稅 –《印花稅條例》 (第117章) 第29DF條 字詞及片語 –「...
九月 2018
民事訴訟程序 – 訴訟各方 – 法律代表 – 海上撞船事故 – 代表原告人申索的律師未獲指示就交相申索抗辯 – 由其他尋求代表原告人的保障及賠償承保人的律師就交相申索抗辯 – 是否支持批予共同擔任律師許可的例外情況 海上事件 – 基於撞船提出的申索 – 法律代表 –可否由不同律師分別代表訴訟方申索及就交相申索抗辯 原告人的船隻與被告人的船隻相撞後沉沒,船上貨物、燃料及財物一併沉沒海中...
九月 2018
民事訴訟程序 – 訟費 – 由並非訴訟一方的人支付的訟費 – 根據第52A條申請,為使並非訴訟一方的人被命令以「真實當事人」的身分支付訟費 – 申請命令可用的理據 – 可用來反對申請的抗辯 – 《高等法院條例》(第4章)第52A條 公司BIC被命令須支付這三宗訴訟的訟費,但按訟費令收取訟費的一方(收取方)根據《高等法院條例》(第4章)第52A條提出申請,以並非訴訟一方的L是訴訟的「...
八月 2018
公司法 – 清盤 – 根據第221(3)條發出要求出示文件的命令 – 何謂「與公司有關的」文件 – 至少包括第221(1)條的「關於公司的發起、組成、營業、交易、事務或財產」的事情 - 《公司(清盤及雜項條文)條例》(第32章)第221(1)及(3)條 遣詞用字 - 「與公司有關的」 - 《公司(清盤及雜項條文)條例》(第32章)第221(3)條 T是標的公司C的前董事兼財務主管。...
八月 2018
民事訴訟程序 – 合約的有效性 – 不容口頭修訂 – 訂明除非錄成文字並由雙方代表簽署,否則合約內容不容修訂的合約條款可有法律效力 這是一宗關於更改現有合約內容的案件,涉案合約包含「No Oral Modification」(意譯:不容口頭修訂)的條款。MWB在倫敦市中心經營服務式寫字樓。Rock與MWB訂立合約下的特許,以佔用位於Marble ...
八月 2018
稅務 - 印花稅 – 可予徵稅的可能 - 家庭安排契據和同意契據 – 是否可予徵收印花稅 – 無遺囑者遺產的三名受益人之一根據契據把權益平均轉讓給另兩名受益人,這是否第10(2)條所指的「不同事項」 - 「不同事項」的涵義 – 《印花稅條例》(第117章)第10(2)及27(4)條 遣詞用字 - 「不同事項」 - 《印花稅條例》(第117章)第10(2)條 根據《印花稅條例》(...
八月 2018
行政法 - 長期監禁刑罰覆核委員會 – 拒絕建議把無限期監禁刑罰改為有期徒刑 - 委員會是否錯在拒絕講明足令其考慮提早釋放囚犯的「觸發釋放的年期」 刑事罪判刑 – 謀殺 - 強制性終身監禁刑罰 - 長期監禁刑罰覆核委員會拒絕建議把刑罰改為有期徒刑 – 司法覆核 經重審後,法庭一致裁定Nancy Ann Kissel(K)謀殺罪名成立,處以強制性終身監禁刑罰。...
八月 2018
法律專業 – 大律師 – 認許 - 「適當」的標準 – 曾因猥褻侵犯被裁定刑事罪名成立 – 用來決定有否符合第27條所定標準的恰當方法 - 《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27條 2010年9月,A因為蓄意用手肘觸碰一名身穿校服的14歲女孩及緊抓她的臀部,被裁定猥褻侵犯罪名成立。A當時22歲,是一名放射治療師。裁判官認為A所言不盡不實,拒絕接納他的證供,判他入獄14天。2011年,...
八月 2018
行政法 — 懲教署署長 — 署長要求男囚犯,不是女囚犯,剪短頭髮而發出的常規 — 不是第5條所指的直接性別歧視或抵觸第二十五條 — 《性別歧視條例》(第480章)第5、10條 — 《基本法》第二十五條 人權 — 性別歧視 — 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 署長要求男囚犯,不是女囚犯,剪短頭髮而發出的常規 — 不因歧視而違憲 — 《性別歧視條例》(第480章)第5、10條 — 《基本法》第二十五條...
七月 2018
刑事法及刑事訴訟程序 — 侵犯個人私隱的罪行 — 罪行元素 — 不用證明犯意 — 嚴格法律責任罪行 — 通訊是否「直接促銷」 — 是否作出法定免責辯護 — 《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第486章)第35A、35G條 字眼及用語 — 「直接促銷」 — 「要約提供」 — 「廣告宣傳」 — 《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第486章)第35A、35G條 [《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第486章)...
七月 2018
刑事罪判刑 — 監禁刑罰的計算 — 被告人(a)被行政拘留的一段時間;及(b)因為其他不被定罪的罪行被羈押的一段時間,會否被用來減去刑期 — 因為兩段時間不在第67A條涵蓋範圍內,所以並不自動減去刑期 — 行使酌情權計入兩段時間 — 《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221章)第67A及67A(1A)條) 被眾原告人針對提單註明的合約承運人提出訴訟,卻錯誤地針對CM發出令狀。CM與被告人同名,...
七月 2018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 – 性罪行 – 猥褻侵犯,違反第122條 – 被告人與他相信是17歲但其實是13歲的女孩進行猥褻行為 – 以真誠並合理地相信歲數作為免責辯護的理由 – 就不足16歲的兒童而言,罪行是否絕對法律責任罪行,因而不可使用免責辯護的理由 – 絕對法律責任是否達到第122條的目的所必要的 – 《刑事罪行條例》(第200章)第122條 引言及案件概要...
七月 2018
公司法 — 法定衍生訴訟 — 申請代表慈善性質的擔保有限公司展開法定衍生訴訟的許可 — 是否符合公司最大利益 — 成員追認受質疑交易的決議案 — 追認受質疑交易與追認批准交易董事的失職行為的分別 — 如果成員投票時獲充分知會涉案行為,追認在法律上有效 — 《公司條例》(第622章)第733及734條 C是慈善性質的擔保有限公司,公司的組成是為了推廣佛學。P,C的成員,獲批予根據《公司條例...
七月 2018
知識產權 — 商標 — 假冒 — 海外律師事務所香港辦事處所產生的商譽 — 商譽所有權 — 處理方法 — 非法轉移商標 — 侵犯商標 — 是否適宜作出簡易判決 北京大成(P2),中國一間大型律師事務所,業務包括向海外客戶提供法律服務。它是中國一些商標的註冊所有人,商標都寫上或包含「DACHENG」及∕或「大成」的字樣。第一被告人(D1)是第二原告人(P2)的香港辦事處,即大成律師事務所(...
七月 2018
刑事證據 – 專家證供 - 可接納性 - 精神科專科醫生關於香港某幾種藥物吸食量的證供 – 證供是否相關及可靠 – 接納證供的潛在風險是否超過利益 在HKSAR v McCall, Howard Kenneth and another案(HCCC 446/2016,2017年10月27日),控方要求援引精神科專科醫生關於某幾種藥物吸食量的意見證供,但高等法院暫委法官布思義資深大律師裁定,...
七月 2018
刑事法及刑事訴訟程序 — 陪審團 — 解散陪審團 — 陪審員接觸一名公開支持被告人的名人,該人曾經在社交媒體表明對控方很反感,及發表自己對案件是非曲直的看法 — 真有可能潛在偏頗 — 認為公關公司或顧問介入審訊並不理想 — 可能被理解為尋求影響陪審團 刑事法及刑事訴訟程序 — 訟費 — 被告人被定罪 — 是否有特殊情況需要發出對被告人不利的訟費令 D,香港特別行政區前任行政長官,...
六月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