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界透視

對許多讀者來說,物業管理業監管局(下稱「監管局」)在近期發表的《物業管理公司及物業管理人發牌制度建議諮詢文件》,必然無法令人接受。 監管局是依根據《物業管理服務條例》(第626章)成立,透過(除其他事項外)發牌制度,對物業管理公司及物業管理人所提供的物業管理服務作出規管。在實施有關的發牌制度前,監管局須藉建議的附屬法例來具體訂明各項細節。 因此,...
二月 2019
為進一步發展成為提供全方位服務的資產管理中心,香港在2018年7月30日引入開放式基金型公司結構。開放式基金型公司制度旨在通過推動市場發展,同時保持高度市場可靠性和保障投資者權益,與其他主要資產管理司法管轄權區競爭。 主要特點 開放式基金型公司是公司型基金結構,不受《公司條例》減少股本或從資本撥款作分派的條文所約束。公開及私人形式發售的子基金,可以於同一傘子開放式基金型公司底下組成,...
二月 2019
以下為香港律師會會長在2019年法律年度開啓典禮的演辭摘錄: 「觸發2016年對外地律師的監管制度進行全面檢討,是律師會對有註冊外地律師從事香港法律執業,並在其官方網站作此宣傳,表示強烈關注。只有具能力、合資格及已獲認許人士,才能在香港從事香港法律執業,這才符合公眾利益。建議旨在釐清此原則,並在維持門戶開放政策的同時,培養一支強大的本地法律團隊。」...
二月 2019
法庭在Interush Ltd v Commissioner of Police一案中,作出與該案的司法覆核挑戰敗訴有關的重要上訴判決([2019] HKCA 70, CACV 230/2015)。 該案的背景已在某一期「業界透視」專欄(「質疑「不同意處理」制度的合憲性」, 2015年9月)概述。簡而言之,申請人尋求法院宣告(除其他事項外),在《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第455章)...
二月 2019
正如之前在「業界透視」(2017年8月和2018年6月)說過,Re A案是罕有的例子,因為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27(1)條要求獲認許為大律師的申請,極少受到爭議。該申請在原審時被駁回,但在上訴法庭獲得批准。 律政司司長(反對認許申請的)兩次申請上訴至終審法院的上訴許可;一次向上訴法庭提出,一次向終審法院上訴委員會提出。兩次都不成功。在Re A [2018]...
一月 2019
《仲裁及調解法例(第三者資助)(修訂)條例》在2017年6月14日制定,2017年6月23日實施。若干重要條文有待《第三者資助仲裁實務守則》經過進一步諮詢並獲採用後才實施。 諮詢活動完結之後,《實務守則》在2018年12月7日的政府憲報刊登。 在2018年12月3日的憲報刊登的生效日期公告確定,與第三方資助仲裁有關但尚未生效的重要條文,將於2019年2月1日實施。簡言之,這些條文與(...
一月 2019
正當香港有排解糾紛的律師或他們的當事人以為到英國也許安全之時,英國上訴法院頒發WH Holding Ltd & Anor v E20 Stadium LLP [2018] EWCA Civ 2652案的判詞。 上述判詞是接續SFO v ENRC Ltd案的上訴判詞頒發的(上述判詞在去年年底頒發),那份上訴判詞恢復訴訟保密權到一般原則的基礎之上(2018年10月及11月份「...
一月 2019
香港競爭事務委員會最近公布其首次根據《競爭條例》作出與競爭守則的豁除有關的決定。委員會認為,《銀行營運守則》(「《營運守則》」不獲豁除於禁止反競爭安排的規定之外,因為它不是在香港法例下必須遵守的法定守則。 這個決定顯然是金融服務業需要特別留意的。然而,它對各行各業具有更廣濶的意義,因為它說明本地競爭規管當局如何按狹義解釋和應用《競爭條例》的法定豁除。具體而言,只是得到政府單位鼓勵的安排,...
一月 2019
儘管首次代幣發行("ICO")受到廣泛歡迎,但今年早前加密貨幣市場的波動,突顯了ICO的低迷狀態,特別是在監管方面。 雖然目前對ICO的監管有限,但各司法管轄區正研究如何監管ICO活動,其中有些已完全禁止ICO業務。 香港的法規與法律 世界各地的法律機構正在建立針對ICO的法律框架。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限制了證券代幣的發行,而中國和韓國則已完全禁止ICO。...
一月 2019
美國是香港人出境的主要目的地。香港美國領事館每年簽發大約69,000個非移民簽證(准許短暫留美)及大約3,000個移民簽證(將授與永久居民身份)。發出簽證與否受到美國移民法所規限,而在上述大多數個案中,香港法例極少與美國移民法產生相互作用。不過,遇上兩地法例互有抵觸,對於你的客戶來說,簽證申請就變成一件非常困難的事。 客戶的美國簽證申請可以因為香港法例而受阻,而刑事法是香港法例的主要部份。...
一月 2019
隨著區塊鏈技術於2017年興起,首次代幣發行(“ICO”)的熱潮席捲全球的投資者。 許多初創企業(特別是與科技相關的企業)被這個概念吸引,不僅因為它開放予所有人,而且因為與傳統的資金籌集方法相比,它牽涉較少的資源和程序。 然而,由於今年較早時加密貨幣價格大幅波動,ICO的低迷狀態(及缺乏監管)更為突顯。雖然目前監管有限,但各司法管轄區正考慮如何對其進行監管,...
十二月 2018
「香港居民有權得到秘密法律諮詢、向法院提起訴訟、選擇律師及時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或在法庭上為其代理和獲得司法補救。」(《基本法》第35條) 「不得對任何人的私隱、家庭,住宅或通信進行任意或非法的干涉,也不得對其榮譽和名譽進行法攻擊。」(第383章,《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14(1)條) 過去,法律專業保密權的兩方面——法律意見保密權和訴訟保密權,均被視為普遍的「潛規則」,是毫無爭議的...
十二月 2018
受監管實體的「自行申報」或延遲申報登上新聞標題,是時候想想一些基本的考慮因素。監管機構喜歡受監管實體和個人的自行申報,因為這使監管機構的工作更加輕鬆,讓它們能清理文件,節省金錢。 在香港的監管機構中,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最近積極提醒持牌及註冊企業、機構及人士遵守證監會《操守準則》的通知規定,若有任何違反或不遵守(實際或懷疑)《操守準則》的任何規則或規例,有責任立即向證監會報告...
十二月 2018
跟本篇「業界透視」一樣,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2018年年終的訴訟報告或許可以「Taking Care Of Business」作(次)標題,這或會令證監會執行部的一些高層人士產生共鳴。 年終報告有多個「亮點」。 終審法院就SFC v Lee & Ors [2018] HKCFA 45案,考慮了《證券及期貨條例》(第571章)第300條的適用範圍,...
十二月 2018
本文旨在解釋公司應多加考慮利用ITC解決商業秘密糾紛的原因,以及ITC程序的運作方法。來到第2部份,我們會集中討論就跨境問題ITC能提供的選擇,以及公司可採用以積極保護其商業秘密的措施。 ITC就跨境問題能提供的選擇 要追究商業秘密被竊一事,公司除了可按慣例向其本國的法律制度求助之外,還可以有其他更好的選擇。根據1930年《關稅法案》(Tariff Act of 1930)第337條...
十二月 2018
《認許及註冊規則》(第159B章)第13條訂明豁免辦理該規則所訂任何正式手續的規定。關於申請豁免呈交表格4[2018] HKCFI 1901一案,有助深入了解法庭處理豁免申請的方法,此案已正式彙編為案例,只是有些律師導師可能看漏了眼。 案中申請人是實習律師,她(實質上)謀求獲豁免呈交一份有她前導師在上面加簽的「表格4」(「就符合資格獲認許為律師證明書的申請表」)。...
十一月 2018
上訴法庭(上訴法庭副庭長倫明高、上訴法庭副庭長麥機智、上訴法庭法官麥偉德)在HKSAR v Kilima Abubakar Abbas [2018] HKCA 602案趁機檢討現時在販毒案的判刑慣例。判罰「販運危險藥物」的慣例,大體上建基於作為準繩的案件,這些案件的被告人販運危險藥物被定罪,涉案危險藥物的毒品份量是判刑法官的量刑準則。有指上訴人應獲縮減刑期,因為上訴人是送遞危險藥物的人...
十一月 2018
美國監管機構針對諸如高田(Takata)和三星(Samsung)等公司進行的行動和訴訟被媒體大字標題報導,這些行動和訴訟最突出之處,就是說明了亞洲製造商同樣受美國產品安全規例和訴訟影響。亞洲國家的法律制度通常與美國的截然不同,加上美國的訴訟環境屬於進取型――2017年有超過42,000宗與產品法律責任有關的申索向美國聯邦法院提出,數字自2000年以來增加接近三倍――很明顯,...
十一月 2018
商業秘密的竊取在國際間構成的威脅,已經成為媒體的熱門話題,商貿刊物以至《紐約時報》時有報導。爭逐於全球經濟體的公司,一定要主動保護它們的專有知識,但在海外監察侵犯商業秘密行為的成功機會卻令人憂慮。被竊取商業秘密的受害者大多向法庭求助――在本國、或在外國,或者既在本國也在外國――但很多都沒有想到利用一種強大的工具: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ITC」)。...
十一月 2018
英國上訴法院在The Director of the SFO v ENRC Ltd [2018] EWCA Civ 2006案判原告人敗訴(2018年10月〈業界透視〉– 「訴訟保密權的最新消息」),英國嚴重欺詐案辦公室(SFO)沒有針對裁決提出上訴,這與上訴的結果一樣,都是意料中事。SFO的決定應該不難理解。SFO的新任總監想必知道,嘗試推翻上訴法院就訴訟保密權範圍作出的裁決,...
十一月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