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界透視

如果英屬處女群島(BVI)公司的股份是由個人或者經由代理人安排持有,一旦股東去世,股份會實質上被凍結。要轉讓已故股東的股份,必須先取得BVI的授予權。 2017年11月1日,BVI引入《2017年東加勒比最高法院(非爭議遺囑認證及遺產管理)規定》(Eastern Caribbean Supreme Court (Non-Contentious Probate and...
十月 2018
電郵詐騙和網上騙案是最近尤其突出的新聞。這些都是嚴重罪行,理應向相關的執法機關舉報。此外,電郵騙徒和網上犯罪份子日益猖獗,有些人受騙之後入稟民事法庭,積極尋求糾正。 海外騙徒一貫的行騙手法是模仿某公司高層人員的電子帳戶,在未經授權的情況下安排付款給在香港的第三方。有時收款的第三方是串謀者;也有騙徒利用被挪用的資金償清似乎是拖欠不知情第三方的債項。 凡被騙而招致實質損失的,...
十月 2018
「第二類法律專業保密權比較第一類更為廣泛,不過只在有望提出訴訟或者訴訟待決時才會產生。由那個時刻關始,當事人與他的事務律師或代表的任何通訊,或者他們其中一人與第三方的任何通訊將會受到保密權保護,只是通訊的唯一或主要目的必須是給予或取得與訴訟有關的法律意見,或者是蒐集證據用於訴訟。」(非正式的翻譯)(Documentary Evidence in Hong Kong,16.001,作者:...
十月 2018
編者按:關於本系列文章第一、二部分的內容,請參閱2018年8月及9月份《香港律師》之〈業界透視〉。 每宗交易糾紛都牽涉一個根本的問題:入稟法庭的原告人可有履行責任減少損失?如果原告人甚麼也不做,完全不去減少自己的損失,他的申索只會是一宗勝訴無望的典型案件。 原告人如果進行以區塊鏈作為基礎的交易,就更加要這樣問自己,因為這些交易(與現金交易不一樣)完全是在綫記錄的。因此,相對來說,...
十月 2018
上訴法庭在Re Legend International Resorts [2006] 2 HKLRD 192案裁定,「委任臨時清盤人的主要目的一定離不開清盤的那幾個目的」,委任清盤人不是為了避免清盤,「重組公司是清盤以外的替代選擇」。 這些說法令人懷疑,法例是否容許清盤人進行重組,如果容許,容許的程度有多大?重組公司是一道保命符,可以延長公司的壽命,阻止公司被清盤。...
十月 2018
股東紛爭是公司無法運作的最常見原因之一,如果你到亞洲區做生意,更覺此話不假,因為在那裏,外國投資往往要面對文化差異、當地的營商手法及特定的法律要求。採用股東協議可以減低這幾方面的風險。 從法律層面來說,股東協議是一份由公司創辦人締結的合約,締約有兩個目的:(i)界定各自的權利和責任,及(ii)安排公司的管理事宜。創辦人無意管理業務的日常運作,只是著眼於這方面的若干重要問題。...
十月 2018
HCA 1980/2015案的原告人最終在法庭正式審理案件之前,決定悉數支付被告人的訟費並終止訴訟(是放棄訴訟,不是與被告人和解);不過,案中提出的技術問題(儘管法庭沒有判定)別有含義,不可以被忽略不談。 因此,本文探索由辯方提出的技術性論點,突顯在資訊年代,精通科技是(律師的)重要本錢。 原告人所作指稱的背景 原告人律師用簡單的方式陳述原告人的案情。原告人(...
九月 2018
投標投訴審裁組織早於1998年根據世界貿易組織《政府採購協定》(世貿協定)成立,讓供應商能夠投訴政府採購實體不公平的招標程序,保障自己的利益。 以下是一般投標投訴的概要介紹: 1. 供應商(投訴人)提交投訴,通知投標的不妥善之處。 2. 如果有表面證據,審裁組織會作出裁定。 3. (如果投訴人要求)審裁組織裁定予以施加的迅速臨時措施。 4. 審裁組織決定爭議孰是孰非...
九月 2018
正如先前在《業界透視》的觀察所得,在香港,近來關於由第三方提供資金的爭論已經聚焦到仲裁之上(還有《調解條例》涵蓋的調解)。然而,關於由第三方資助商業訴訟的爭議依然沒完沒了,人們對(香港本地)可有任何進展是(例如)通過立法進行改革或「例案」引致的問題,確實一直眾說紛紜。 有些普通法司法管轄權區在法例上沒有適用於第三方資金的明文規定,正如這些司法管轄權區一樣,香港似乎也有「例案」來到,而了解「...
九月 2018
上海商業銀行違反了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的規定,被香港金融管理局(金管局)罰款500萬元(640,967美元)及譴責。 前英國殖民地一直有強化法例,但這次只是金管局(也是這地的中央銀行)第三次根據2012年打擊洗錢的規定,向銀行處以罰款。2015年,印度國家銀行本地分行被罰款,2017年,Coutts被罰款。...
九月 2018
在Re CW Advanced Technologies Ltd [2018] HKCFI 1705案的判決書,法庭在最後一段說到,香港沒有跨境破產法定的認可機制(非官方翻譯): 「從香港政策制訂者的角度去看,這宗案再次強調,現在急需要制定跨境破產的法定機制。」 案件背景有點複雜,但有幾方面是香港破產從業員熟悉的。涉案公司是一間在香港註冊成立的私人公司,...
九月 2018
追討訟費或事務費的訴訟 – 「除本條例條文另有規定外,不得提出訴訟以追討應支付予一名律師的訟費或事務費,直至該筆訟費或事務費的帳單已按照本條規定交付後1個月為止……」[《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66(1)條] 事務律師對於大律師費用負有的責任 – 「除非有合理辯解,否則作為一種專業行為操守規範,事務律師本身須對支付大律師的適當費用負責。...
九月 2018
在最近就香港特別行政區訴陳家俊[2018] HKCFA 31案頒下的判決,終審法院基於存在實質及嚴重的不公平情況,裁定上訴得直,撤銷上訴人販運危險藥物的定罪,命令案件重審,上訴人被羈押等候重審;審訊期間,法官向陪審團作總結詞時,錯誤地根據錄影會面紀錄英文謄本的三個錯譯之處,評論上訴人在錄影會面紀錄的答辯。法官沒有錯,出庭律師也沒有錯(他們都不懂講廣東話)。 我們身為法律執業者的都明白,...
九月 2018
香港競爭事務審裁處(審裁處)審理所有涉及違反香港競爭法的案件。審裁處最近作出裁決,劃定:(1) 審裁處強制執行法律程序文件披露的整體輪廓;及(2) 競爭事務委員會在強制執行法律程序中特定的文件披露責任。這項裁決在Competition Commission v. Nutanix Hong Kong Limited and others案作出,是同類裁決的第一次。...
八月 2018
曾華山對陳佩君[2018] HKCFA 29案涉及誹謗及惡意虛假的法例,終審法院(除了別的以外)拒絕把普通法相關的絕對保密權免責辯護延伸到不是證人的人,在主要判決中,那人被描述為「甚至不是告密者,只是告密者的中間人」。. 絕對(或司法)保密權的主要免責辯護範圍是上訴核心所在。總括而言,需要裁斷的主要爭議點是,在民事法庭的訴訟程序之中,某人如果不是證人也不是潛在證人,...
八月 2018
從多方面去看,HCA 1980/2015I案是香港司法管轄權區的第一宗加密貨幣訴訟。訴訟的起訴人是中國比特幣採礦硬件的龍頭開發商。訴訟另一方是一家加密貨幣交易所,(雖然它以香港為基地)文件顯示是英屬處女群島公司。 這宗案件的轉捩點是原告人的欠動判決(default judgment)被判作廢,原告人優勢大失。最終,在非正審階段白花了巨額訟費之後,原告人要求終止訴訟程序,...
八月 2018
引言 衍生訴訟是由一名或多名少數股東提出的訴訟,都是少數股東因為公司本身蒙受了損失或損害而代表公司提出的。這類申索訴訟是在Foss v Harbottle (1843) 2 Hare 461I案規定的例外情況,只在某些情況下才可提出。Foss v Harbottle的規定是,除非有例外情況,否則一件錯事針對公司幹了,只有公司才是原告人,股東不可代表公司興訟申索救濟。...
八月 2018
《區域法院條例》(第336章)第73A條訂明,司法管轄權限可藉立法會決議修訂。立法會通過決議,根據《區域法院條例》的修訂調高區域法院的司法管轄權限額,修訂決議已經刊憲(2018年6月29日 – 2018年第131號法律公告),將於2018年12月3日生效――2018年7月6日首席法官確定生效日期,生效日期公告同日刊憲(2018年第138號法律公告)。 《區域法院條例》...
八月 2018
香港競爭事務委員會的網站,內容豐富多姿,經常上載委員會在鄉村社區舉辦的活動和研討班,還有相關的新聞稿,我們只消瞥一眼,就知道委員會在香港鄉村是最活躍的監管機構之一。由於委員會與受調查對象的關係不涉及(舉例說)發牌或監管,委員會的積極主動,令人讚嘆。 然而,除了別的原因之外,委員會和委員會管理層的特質截然不同,要是機構某些公告引起廣大市民的關注或混淆,同時看起來又與本地情況有點格格不入的,...
七月 2018
在Astro Nusantara International B V v PT Ayunda Prima Mitra [2018] HKCFA 12,上訴人(根據《高等法院規則》第3號命令第5條規則)申請寬延時限,以阻止在香港執行「紐約公約」下的仲裁裁決。這是案件在終審法院席前上訴的核心;仲裁裁決是在新加坡作出的。 上訴人最初似乎是有意識地決定不申請作廢高等法院的命令。...
七月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