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裁

法定基礎 《仲裁條例》(第609章)第86(2)(b)條規定,如果「強制執行仲裁裁決將違反公共政策的話」,我們的法院可以拒絕執行仲裁裁決。 本地判例 本條的前身(即舊《仲裁條例》(第314章)第44(3)條),出現在終審法院具有里程碑意義的Hebei Import & Export Corp v. Polytek Engineering Co. Ltd [1999] 2...
八月 2019
仲裁 — 上訴 — 上訴許可 — 仲裁裁決 — 針對仲裁裁決就某個法律論點申請上訴許可 —「重大疑問」驗證標準不適宜以有力的表面證據為依據 — 「一次性」合約 — 解釋合約 — 法官運用「明顯地錯誤」(obviously wrong)驗證標準可不是一個明顯的錯誤 — 批予針對最初許可上訴的決定提出上訴的許可 — 沒有條文適用於針對其後許可上訴的決定提出上訴的情況 —《仲裁條例》(...
七月 2019
  引言 原訟法庭在Company A and Others v Company D and Others [2018] HKCFI 2240一案的裁決,確認了香港法院有司法管轄權針對仲裁第三方批給臨時措施。然而,法庭提醒,這種酌情權不應輕易行使,尤其是針對無權就該命令提出上訴的非仲裁方。這是香港法院在《仲裁條例》第45條下對非仲裁方的司法管轄權首次遭受質疑。...
七月 2019
法院近年意欲在維護合約協議、將爭議交付仲裁,以及在保障當事方向法院提出將公司清盤的法定權利之間,謀取一個適當平衡。 雖然英國與香港的法院一般傾向維護仲裁協議,但英屬維爾京群島及開曼群島的情況則不大明確,當中存在較多可爭論地方。 英國和香港 根據英國、香港、英屬維爾京群島、及開曼群島的法律,當事方倘若提起一宗受有效仲裁協議規限的「訴訟」,法院須(在某些條件的規限下)...
七月 2019
自從香港高等法院就CL訴SCG[2019]HKCFI 398一案作出裁決後,在香港仲裁程序中獲勝的申索人(CL)因在中國內地進行強制執行程序所用的時間太長而無法在香港執行該裁決。該等法律程序不成功,而當申索人返回香港時,根據《時效條例》第4條規定,有關訴訟已失去時效。 第4條規定當事人各方有6年時間就仲裁裁決提出訴訟。該6年期限是從「裁定債務人」未能履行其默示承諾遵行裁決之日起算,...
六月 2019
2019年4月25日,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成為獲得俄羅斯政府根據俄羅斯聯邦仲裁法批出許可證處理仲裁的首家外國仲裁機構。 這是俄羅斯涉外糾紛仲裁的重要一步,也為俄羅斯和亞洲的仲裁使用者開創了新的機會。近年來,香港國際仲裁中心在俄羅斯仲裁使用者中的受歡迎程度顯著增加。因此,俄羅斯政府批出許可證是切合時宜的,這無疑會導致與俄羅斯有關的國際糾紛的各方更多利用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的服務。...
六月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