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裁

正如在許多現時的和以前的英聯邦司法管轄區一樣,香港的破產清盤法例賦權法院以債務人無力償債為由,命令債務人清盤或破產。傳統上,只要債務人對涉案債項有一個建基於實質理由的真誠的答辯,法院會撤銷清盤呈請。然而,隨着政策日漸強調仲裁的使用,香港法院及其他地區的法院面對一個問題:假設債權人及債務人的相關協議包含仲裁協議,法院要把清盤呈請撤銷嗎?...
十一月 2019
2019年10月1日,《關於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就仲裁程序相互協助保全的安排》(以下簡稱“《安排》”)正式生效。香港仲裁程序的當事人可以向內地法院申請仲裁保全協助,以保障仲裁裁決的執行。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也發布了有關《安排》的理解與適用(以下簡稱 “《指引》”)。 根據《安排》,香港仲裁程序的當事人在仲裁裁決作出前,可以向內地法院申請保全。...
十一月 2019
民事訟程序—訴訟擱置,有關爭議提交仲裁解決—合約詮釋—納入仲裁條款 原告人與John Dewey集團(「JD」)訂立轉讓協議,據此,原告人售予JD一間公司的股權和一名相聯股東的貸款(「轉讓協議」)。轉讓協議規定以香港為仲裁地。轉讓協議簽立之前一天,另一實體,被告人,發出履約保函致予原告人,承諾向原告人履行JD根據轉讓協議(當時是草擬本)所須履行的付款責任(「履約保函」)。...
十月 2019
發生何事? 上訴法庭在 But Ka Chon v Interactive Brokers LLC [2019] HKCA 873一案中,質疑夏利士法官於 Lasmos Ltd v Southwest Pacific Bauxite...
十月 2019
2019年4月2日標誌著香港仲裁制度的一個重要里程碑—在這一天,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簽署了《關於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就仲裁程序相互協助保全的安排》(《安排》)。該《安排》是在香港簽署的,並將於簽署雙方宣佈的日期生效。 根據該《安排》,在香港設立的仲裁機構管理的仲裁程序當事人,有資格向內地法院(即中級人民法院)申請保全。這些保全包括保全資產、證據和行為。相互地,...
九月 2019
仲裁—仲裁裁決—就法律問題上訴—原告人不服臨時裁決而提出的上訴獲判得直,被告人就法律問題申請上訴許可—擬提出的上訴有否逾時—第14AA條是否適用—是否只要符合附表2第5(9)條的條件就獲批予上訴許可—合理的勝訴機會門檻是否適用—《高等法院條例》(第4章)第14AA條—《仲裁條例》(第609章)附表2第5(5)、5(8)、5(9)條 原告人1及2不服仲裁員在訴訟雙方的仲裁作出的第二個臨時裁決...
八月 2019
法定基礎 《仲裁條例》(第609章)第86(2)(b)條規定,如果「強制執行仲裁裁決將違反公共政策的話」,我們的法院可以拒絕執行仲裁裁決。 本地判例 本條的前身(即舊《仲裁條例》(第314章)第44(3)條),出現在終審法院具有里程碑意義的Hebei Import & Export Corp v. Polytek Engineering Co. Ltd [1999] 2...
八月 2019
仲裁 — 上訴 — 上訴許可 — 仲裁裁決 — 針對仲裁裁決就某個法律論點申請上訴許可 —「重大疑問」驗證標準不適宜以有力的表面證據為依據 — 「一次性」合約 — 解釋合約 — 法官運用「明顯地錯誤」(obviously wrong)驗證標準可不是一個明顯的錯誤 — 批予針對最初許可上訴的決定提出上訴的許可 — 沒有條文適用於針對其後許可上訴的決定提出上訴的情況 —《仲裁條例》(...
七月 2019
  引言 原訟法庭在Company A and Others v Company D and Others [2018] HKCFI 2240一案的裁決,確認了香港法院有司法管轄權針對仲裁第三方批給臨時措施。然而,法庭提醒,這種酌情權不應輕易行使,尤其是針對無權就該命令提出上訴的非仲裁方。這是香港法院在《仲裁條例》第45條下對非仲裁方的司法管轄權首次遭受質疑。...
七月 2019
法院近年意欲在維護合約協議、將爭議交付仲裁,以及在保障當事方向法院提出將公司清盤的法定權利之間,謀取一個適當平衡。 雖然英國與香港的法院一般傾向維護仲裁協議,但英屬維爾京群島及開曼群島的情況則不大明確,當中存在較多可爭論地方。 英國和香港 根據英國、香港、英屬維爾京群島、及開曼群島的法律,當事方倘若提起一宗受有效仲裁協議規限的「訴訟」,法院須(在某些條件的規限下)...
七月 2019
自從香港高等法院就CL訴SCG[2019]HKCFI 398一案作出裁決後,在香港仲裁程序中獲勝的申索人(CL)因在中國內地進行強制執行程序所用的時間太長而無法在香港執行該裁決。該等法律程序不成功,而當申索人返回香港時,根據《時效條例》第4條規定,有關訴訟已失去時效。 第4條規定當事人各方有6年時間就仲裁裁決提出訴訟。該6年期限是從「裁定債務人」未能履行其默示承諾遵行裁決之日起算,...
六月 2019
2019年4月25日,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成為獲得俄羅斯政府根據俄羅斯聯邦仲裁法批出許可證處理仲裁的首家外國仲裁機構。 這是俄羅斯涉外糾紛仲裁的重要一步,也為俄羅斯和亞洲的仲裁使用者開創了新的機會。近年來,香港國際仲裁中心在俄羅斯仲裁使用者中的受歡迎程度顯著增加。因此,俄羅斯政府批出許可證是切合時宜的,這無疑會導致與俄羅斯有關的國際糾紛的各方更多利用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的服務。...
六月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