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法

訴訟歷程 趙女士(本上訴案的答辯人)被控違反《防止賄賂條例》第9(1)(a)條,以代理人身份接受利益。 在審訊中,裁判官裁定趙女士毋須答辯,因為就該條而言,她不是代理人。 在控方提出上訴時,高等法院暫委法官林嘉欣對「以案件呈述方式」提出的上訴維持了這一裁決。 控方繼而向上訴委員會申請許可,以重新編排的問題及以實質與嚴重不公為理由提出上訴,並認為需要就如何適當處理「...
九月 2020
引言 這宗最近的案件訂明了被告人應怎樣做才能為提早承認的較輕微罪行或替代性控罪爭取適當的減刑。 背景 上訴人因一項强姦罪被押交高等法院審判。審判原定為13天。在押交程序之前,上訴人的律師曾三次接觸控方,提出對强姦罪的替代性控罪的承認。控方拒絕了所有的要求。所有的通信都是雙方之間的,沒有正式的法庭記錄。在原定的審判第四天,法官獲告知有可能達成控辯交易,...
九月 2020
案情和訴訟歷程 2012年11月15日,上訴人由吉隆坡飛抵香港,在香港國際機場被檢查行李喼。海關關員拉開她的行李喼,在行李喼縫邊位內發現共重1.79公斤毒品混合劑,內含0.8公斤海洛英鹽酸鹽。上訴人被控販運危險藥物罪。 2014年2月上訴人在高等法院接受第一次審訊。經過6日審訊後,她被陪審團(以5:2)裁定罪名成立,被判入獄21年。她不服定罪向上訴法庭提出上訴,...
八月 2020
面對刑事檢控時,很多時候當事人最擔心的是留有刑事案底所帶來的諸多不良後果。留有案底不但帶來污名,更會影響當事人將來的發展,尤其是在事業發展和移民考慮方面。 考慮有關案情後,律師可以向當事人提出向律政司提出書面陳述請求以自簽守行為方式處理案件的建議。如蒙律政司的同意及法庭的批准,當事人便能免於留有刑事案底。 正如刑事檢控專員於2001年所刊登的文章“To Bind ...
六月 2020
審訊時的傳譯(2)​ 2019年8月我們報導在HKSAR v Moala Alipate 2019 [HKCA] 537案(http://www.hk-lawyer.org/content/interpretation-trial),上訴法庭裁定上訴人上訴得直。此前,上訴人受審時獲安排傳譯服務,但傳譯員沒有經驗,...
六月 2020
背景 申請人在高等法院被判販毒罪名成立,並就其定罪提出上訴,理由是法官誤導陪審團,引致陪審團斷定申請人缺乏可信度,因為某些事項沒有向重要證人提出和/或在申請人的主問中沒有被提出(有時稱為「puttage」)。上訴法庭研究了Browne v Dunn(原為民事案件)一案中規則的範圍,該規則確保,如果對方日後有意就該事項反駁證人或就該事項質疑證人時,證人有機會解釋該實質事項。 判決...
五月 2020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審訊—總結辭—關於推論問題的總結辭如果除了處理控方關於爭議點的案情之外,沒有處理辯方關於爭議點的案情,內容會偏頗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重審—支持和反對命令重審的因素 被告人被控一項販運危險藥物罪,在高等法院接受審訊。他不承認販運那些危險藥物,只承認管有它們。陪審團裁定被告人犯了被控的販毒罪。他被判處監禁82個月零15日。他獲批許可後針對定罪提出上訴...
五月 2020
在高等法院的保釋法律程序中,申請人(向裁判法院申請保釋被拒之後)提出以安裝多達三部閉路電視監察他在家中的一舉一動作為保釋條件。高等法院法官裁定,不宜安裝閉路電視監察獲准保釋的人的舉動,理由 如下: 這牽涉到申請人、他的朋友、家人及訪客的私隱; 在調派警方資源監察及∕或檢視閉路電視片段方面產生實際問題; 安裝閉路電視以防申請人一心潛逃,作用不大。 保釋申請被拒,...
四月 2020
串謀及對涉案危險藥物所屬種類的知悉 香港海關人員取用包裹進行監控遞送行動,拘捕了一名男子。上訴人是在附近被拘捕的。海關人員在上訴人身上檢取了一些與最先被捕那名男子和包裹有關的物品。上訴人被控一項串謀販運危險藥物(即可卡因)的控罪。上訴人否認控罪。原審時,上訴人堅稱他只是應另一串謀人的要求收 取包裹。他不知道包裹內藏有危險藥物。原審法官在引導陪審團時表明,...
二月 2020
申請人在高等法院被裁定猥褻侵犯罪罪名成立,他不服定罪提出上訴,起初就上訴一事自行聘用一名大律師和一間律師事務所。大律師和律師事務所為申請人草擬上訴理由送交法庭存檔,理由之一是「大律師不稱職」。刑事上訴案司法常務官指示律師事務所在訂明時限之內,將放棄法律專業保密權通知書及大律師不稱職投訴的支持誓章,提交法庭存檔。律師事務所沒有遵從指示,司法常務官不只一次發出提醒,亦不只一次批准延長時限。...
一月 2020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未獲香港鐵路有限公司書面特准,在港鐵車站大堂的鐵路處所範圍內張貼物品,即貼紙—要證明有書面特准的責任在辯方—《香港鐵路附例》(第556B章,附屬法例)第32(a)條—人權—言論及表達自由—「禁止」並不違憲,不是無理地限制表達自由—「禁止」符合「相稱性分析」 被告人被控「未獲香港鐵路有限公司(「港鐵」)書面特准,在港鐵車站大堂的鐵路處所範圍內張貼物品,即貼紙」罪,違反《...
十月 2019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審訊—享有得到傳譯員協助的權利—接受公正審問的權利的組成部分—傳譯不足,以致被剝奪接受公正審問的權利 被告人被裁定非法販運危險藥物罪罪名成立。他是在機場離境大堂拖着黑色旅行袋,準備乘飛機到奧克蘭的時候,被警員截停,警員在他的黑色旅行袋內找到一部遊戲機,發現裡面藏有毒品。在證人欄內,被告人否認自己對藏毒一事知情,又說是因為被人哄騙才攜帶毒品。審訊時,...
九月 2019
刑事證據—犯罪前科記錄—具有酌情權容許盤問被告人他同類定罪的前科—基於被告人指控警方,已「失去防護盾」,因而容許盤問被告人—可有妥當地行使酌情權—給陪審團的指示可足夠消除因為揭露刑事犯案記錄而產生的風險或傷害  被告人販運危險藥物,即0.85克海洛英鹽酸鹽和248.31克甲基苯丙胺鹽酸鹽(冰),2016年被裁定罪名成立。警察在她單位內當着她面前發現該兩種危險藥物。控方聲稱,...
八月 2019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 — 上訴 —「扣時」的命令 — 處理方法 — 重新提出的許可申請完全缺乏理據並且是在法官充分提醒法庭有權命令「扣時」之後才提出的 — 這樣的話,即使申請人當時有律師代表,甚至是由領訟大律師做代表,法庭也可行使權力 被告人在高等法院接受審訊後,被裁定兩項串謀行騙罪罪名成立。她不服定罪,申請上訴許可,但上訴法庭單一名法官拒絕她的申請。該名法官提醒她,...
七月 2019
  引言 無聲受害人:“你們當中是誰幹的?”個案所面對的困難 在受害人是不能為自己發聲的兒童或易受傷害成年人的家庭暴力及其他個案中,控方嘗試在無合理疑點的情況下證明受害人的照顧者或受害人所屬住戶的成員當中是誰作出“非法作為”,導致受害人死亡(即直接死因)或受嚴重傷害時,可能會出現特定的舉證問題。疑犯保持緘默或互相指控,以及其他家庭成員為了維護疑犯而保持緘默,...
七月 2019
數碼時代與裙底偷拍的出現 當Kyocera 的市場營銷專員 Hajimi Kimura於1999年向全球展示首部流動視訊電話The VisualPhone VP-210時,他說: 「用戶不但可使用這部電話與夥伴進行視像通話,也可將其用在業務往來上。例如,前往工地的建築工程人員可將這部電話帶在身上,並向在總部使用這電話的人員顯示工地當時的情況,讓他們可實時視察有關運作。」-http...
五月 2019
刑事罪判刑 — 道路交通罪行 — 危險駕駛 — 在被取消駕駛資格期間駕駛 — 沒有第三者保險而使用汽車 — 魯莽駕駛中最壞的一種 — 判罰不是明顯過重 — 評論危險駕駛最高的三年監禁期在年期上之不足 被告人承認危險駕駛(「控罪二」)、在駕駛資格被取消期間駕駛(「控罪三」),以及沒有第三者保險而使用汽車(「控罪四」)。被告人是的士司機但已被取消駕駛資格。他駕駛載客的士在高速公路以極高速行車,...
四月 2019
推翻認罪答辯∕含糊的認罪答辯∕酌情權 上訴人在駕駛一輛私家車時,車子右邊車頭車輪壓住了一名正由安全島橫過馬路的行人的左腳。上訴人承認一項不小心駕駛罪。上訴人在聆聽及同意案情撮要後,被原審裁判官裁定罪名成立。 上訴人在求情時承認自己是不小心,但爭辯指是因為該行人突然把腳伸出馬路,他才閃避不及,以及他的確已經即時停車。 原審裁判官在判刑前把案件押後,以索取社會服務令報告。...
四月 2019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 — 引導陪審團 — 與處理辯方證供的方法、推論、定罪記錄及謊言有關的指引是否不適當及不充分 刑事罪判刑 — 毒品 — 販毒 —部分毒品作自用 — 減刑 — 在被告人的案情是:(a)毒品中有極可觀的部分是作自用的;及(b)毒品中有部分而不是極可觀部分是作自用之時的妥善的處理方法 被告人被裁定一項販運危險藥物罪,即販運30.25克「冰毒」罪,罪名成立,被判入獄八年。...
三月 2019
刑事罪判刑-危險藥物-販運-5.26克冰毒-國際因素-適當加重判刑-因屬於自用而作出適當扣減 刑事罪判刑-危險藥物-販運-部分毒品供自用-減刑-擬供自用的毒品佔「重大比例」的意思-是否指「50%或以上」 法庭裁定被告販運危險藥物罪名成立。被告於羅湖管制站入境時,被海關人員截查,並在其牛仔褲袋搜獲六個被重新封口的膠袋,及一個已打開的膠袋(「已開口膠袋」),當中合共盛載5....
二月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