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法

傳聞 — 可接納性 — 給陪審團的指示 海關關員截查一個運抵香港的包裹,發現裡面藏有1.07千克可卡因。包裹貼上一張寫有姓名、地址、電話號碼的紙張。一名海關關員照着號碼打電話,佯稱是送件公司職員,與一名女子(「L」)通話。L確認自己是紙上所寫的收件人。其後,該關員在庭上作供,稱L在電話談話中表示「……這個包裹其實是邱先生的……」,要求改由邱先生收包裹...
十月 2017
在HKSAR v Nguyen Anh Nga(終院刑事上訴2016年第17號,原高院上訴法庭刑事上訴2012年第424號),終審法院處理了原審法官必須就推論給予的指示,最後裁定,若從環境證據得出對立的推論,法官有必要就環境證據給予特別指示。 背景 案中上訴人被控販運3.142千克「冰」,在高等法院法官會同陪審團席前被裁定罪名成立,並被判監24年。案中證據是,上訴人在機場被關員截停,...
九月 2017
毒品 — 販毒 — 販毒控罪罪名成立 — 上訴法庭信納,由被告人管有並已知準確份量的毒品是作販運之用,其餘的應被視為被告人自用 — 按情況修改販毒控罪詳情並加控非法管有毒品罪 – 減刑 被告人被控販運內含7.09克甲基苯丙胺鹽酸鹽的毒品(「冰」),在區域法院接受審訊。...
九月 2017
「處理已知或相信為代表從可公訴罪行的得益的財產」罪 — 緩刑 — 覆核判刑 — 除非有特殊情況,否則被告人即使初犯,亦應被判即時監禁 — 給予刑期扣減,以反映法庭在覆核判刑階段判處即時監禁一事 — 對於涉及在21個月期間處理合共630,000港元現金的罪行,法庭經覆核後判處被告人即時監禁8個月...
九月 2017
Dealing with property known or believed to represent proceeds of indictable offence – criminal liability for acts of another – prosecution case not presented in clear manner – failure to allege...
八月 2017
In HKSAR v Law Wing Fai (HCMA 476 of 2016) and HKSAR v Gilbert Henry Collins (HCMA 21 of 2017), the Court of Appeal answered the following question: whether a driver who drink-drives, and has a valid...
八月 2017
虛耗訟費令 — 辯方大律師被命令由他本人就自己在審訊期間的行為支付虛耗訟費 — 作出虛耗訟費令所牽涉的原則 — 法庭的處理方法 被告人就一項猥褻侵犯控罪在裁判法院應訊。他沒有作供。他給大律師的指示是,他在戲院與受害人毗鄰而坐,他的手肘和手意外地滑向左邊,打落在受害人的大腿上。預計審訊需時兩天,...
八月 2017
訟費 — 訟費評定 — 在刑事上訴訟費評定中,律政司身為收費方,應提供負責處理上訴的政府律師的年資資料 律政司就涉案11宗上訴提交訟費單。在律政司訟費的評定過程中,產生的問題為﹕律政司身為收費方,應提供負責處理上訴的政府律師的年資資料? 律政司辯稱其毋須提供該等資料,並倚賴貝偉和法官在Building Authority v...
七月 2017
新證據 — 上訴程序 — 在上訴程序中拒絕接納證據 — 未有提供合理理由以解釋為何沒有在原審期間提出該等證據 — 法庭不信納接納該等證據將合乎公眾利益 被告人獲上訴法庭單一名法官批予許可,針對定罪提出上訴。法官批予許可的理由為,考慮到原審法官裁定被告人「或未有清楚明白[在新西蘭法院程序中一名接受盤問的證人的證據...
七月 2017
控方披露材料的責任 — 關於改善方法確保已作出妥當披露的建議 被告人面對的罪名是,串謀意圖使葉祖耀大律師(「受害人」)的身體受嚴重傷害而淋潑腐蝕性液體,即硫酸,罪名的詳情是,在2009年10月27日或前後日子,被告人串同多名指名人士襲擊受害人。案發當日,受害人在區域法院出庭為一宗檢控X的案件擔任控方代表律師,他在區域法院大樓門外遇襲。控方有證人指控被告人,...
七月 2017
多次犯事行為 — 整體刑罰 — 在法庭程序的最後階段決定恰當的總刑期 被告人(55歲,8歲開始在香港生活,雖然1982年被裁定犯有輕微罪行,但法官把他看待為一個過往品格良好的人)承認四項控罪之後,被判監禁60個月。控罪1是未獲授權而取用運輸工具;控罪2是危險駕駛;控罪3是沒有第三者保險而使用汽車;控罪4是搶劫。...
六月 2017
審訊 — 總結詞 — 原審法官是否不準確地描述辯方案情,並採用詆毀和輕蔑的語言 — 總結詞是否有欠平衡和公允 被告人被裁定販運危險藥物,即1公斤可卡因,罪名成立。控方案情是兩名警務人員,即控方第1及2證人,截查被告人和他的同行朋友(「同行友人」)。被告人當時手持的袋被搜出3本放有41張過膠相片的相簿。因為懷疑相片藏有危險藥物,...
五月 2017
加刑因素 — 使用麻醉物質 — 有計劃和預謀地犯案 — 以持續和粗暴的方式制止受害人反抗 — 須小心避免對被告人受脅迫一事給予不恰當的減刑份量 — 在誤殺案中,法庭可在適當情況下採納量刑基準 — 在覆核判刑時應否因「覆核」而扣減刑期 本案被告人承認「非法行為」誤殺罪。...
四月 2017
辯方大律師在職權範圍內以符合當事人最大利益的方式進行審訊 — 不申請分割審理和依賴證物的決定 — 當事人在知情的情況下同意 — 不管有否同意,當事人要就他的大律師在大律師職權範圍內作出的策略性決定負上責任 — 原審法官有責任就爭議給予指示,不論辯方是否希望原審法官作出這個指示 被告人就三項控罪接受審訊。...
四月 2017
控方的披露責任 — 不披露警員記事冊 — 可能有關係而須予披露 — 不作披露令定罪不穩妥 被告人被裁定「襲擊正在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罪」、「販運危險藥物罪」及「管有危險藥物罪」罪名成立。控方案情是,被告人離開住宅單位時,八名警務人員 (包括控方第1-3證人在內)正在執行掃毒行動,被告人被截查,之後被發現他身上及他單位藏有氯胺酮。...
四月 2017
2016年下旬,終審法院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訴陳錦成案(FACC 5/2016)確認,共同計劃法律責任依然是香港刑事法的一部分。終審法院就在這案維持樞密院1985年在陳榮兆案(來自香港的上訴案R v Chan Wing Siu [1985] AC 168 (PC)的判決有效。Robin Cooke爵士在判決中確切地闡述向共同犯罪計劃各方施加次位參與者法律責任的基礎,與以往已經確立的比較,...
三月 2017
證人 — 證人是執法人員 — 規定法官絕對不能向陪審團表示,執法人員比較其他證人更不可能捏造證據 被告人非法販運內含0.65公斤可卡因的危險藥物,被裁定罪名成立。那些毒品是機場關員檢查一件行李時,在行李內發現的。控方案情是那件行李是被告人的行李,而控方的案情是以兩名關員的證供為基礎。被告人沒有作供,也沒有傳召他人作供。...
三月 2017
承認 — 不確定的或含糊的陳述 上訴人2012年從吉隆坡抵達香港國際機場時被指示接受海關檢查。檢查在她面前進行期間,她的行李箱襯層被發現藏有白色粉末。當場進行的測試揭發白色粉末是海洛英,上訴人因此被拘捕和警誡。當被問及白色粉末是甚麼東西的時候,上訴人用廣東話口頭回應: 「我諗呢一啲係毒品啩」,英文翻譯為“I suppose this is dangerous...
三月 2017
不被控告行為的證據 — 不可用來確立各被控罪行的元素 被告人被控非法販運危險藥物,即1.66公斤氯胺酮(罪名1)及0.57公斤氯胺酮(罪名2),被裁定兩項罪名成立。2014年2月27日,被告人駕駛客貨車運送那些危險藥物;那些危險藥物當時被放在iPhone盒內,晚上6時50分左右,有人取走客貨車上其中三盒,另有九盒在晚上7時左右被海關人員在客貨車內發現。...
三月 2017
普通襲擊 — 裁判官處理控方證據(包括一張與被指控襲擊案有關的照片)的方法是否有錯 — 處理辯方證據的方法是否有錯 被告人被裁定「普通襲擊」罪罪名成立。佔中人士X作供指出,反對佔中的被告人在他(指X)勸止「佔中」者衝向「反佔中」者的陣營之後,突然伸手摘下他扣在胸前的黃絲帶,並用兩隻手指叉着X的頸部,引致X感到疼痛;X退後,被其他人帶走;事件歷時5-...
二月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