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法

監管機構可否及如何運用《證券及期貨條例》的反欺詐條文,從而回避特定罪行條文所施加的限制,香港法院現時採取的法律程序,將會對此起決定性的作用。該等法律程序將有關的刑事罪行範圍擴大至遠超過現行法例的設想,因此其最終產生的作用可能會帶來深遠而重大的影響。作者在本文強調,法庭運用反欺詐條文,應當與保護市場誠信的長期政策理據一致。 上訴法庭在Securities Futures Commission...
八月 2018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 – 性罪行 – 猥褻侵犯,違反第122條 – 被告人與他相信是17歲但其實是13歲的女孩進行猥褻行為 – 以真誠並合理地相信歲數作為免責辯護的理由 – 就不足16歲的兒童而言,罪行是否絕對法律責任罪行,因而不可使用免責辯護的理由 – 絕對法律責任是否達到第122條的目的所必要的 – 《刑事罪行條例》(第200章)第122條 引言及案件概要...
七月 2018
刑事罪判刑 — 監禁刑罰的計算 — 被告人(a)被行政拘留的一段時間;及(b)因為其他不被定罪的罪行被羈押的一段時間,會否被用來減去刑期 — 因為兩段時間不在第67A條涵蓋範圍內,所以並不自動減去刑期 — 行使酌情權計入兩段時間 — 《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221章)第67A及67A(1A)條) 被眾原告人針對提單註明的合約承運人提出訴訟,卻錯誤地針對CM發出令狀。CM與被告人同名,...
七月 2018
刑事證據 – 專家證供 - 可接納性 - 精神科專科醫生關於香港某幾種藥物吸食量的證供 – 證供是否相關及可靠 – 接納證供的潛在風險是否超過利益 在HKSAR v McCall, Howard Kenneth and another案(HCCC 446/2016,2017年10月27日),控方要求援引精神科專科醫生關於某幾種藥物吸食量的意見證供,但高等法院暫委法官布思義資深大律師裁定,...
七月 2018
控辯雙方拉鋸近十年之後,Chun Sang Plastics Company Limited v Commissioner of Police & Secretary for Justice [2018] HKCFI 661案終於審結,向警方索償利潤損失的原告人獲判給損害賠償,而警方則被狠批「非常的無知無能」(simple ignorance of the law),「頭腦簡單,...
七月 2018
刑事法及刑事訴訟程序 — 侵犯個人私隱的罪行 — 罪行元素 — 不用證明犯意 — 嚴格法律責任罪行 — 通訊是否「直接促銷」 — 是否作出法定免責辯護 — 《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第486章)第35A、35G條 字眼及用語 — 「直接促銷」 — 「要約提供」 — 「廣告宣傳」 — 《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第486章)第35A、35G條 [《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第486章)...
七月 2018
Lawton LJ在James Henry Sergeant(1974)60 Cr App R 74中列舉的四個經典判決原則「應報、阻嚇、預防再犯、社會歸復」是針對在犯罪後作出。就一宗罪案,法院可能須借鑒上述的某一或若干原則,但若犯罪者在犯罪時患有精神病,例如盜竊癖,新加坡Goh Lee Yin v Public Prosecutor [2006] 1 SLR 530案顯示,...
七月 2018
刑事法及刑事訴訟程序 — 陪審團 — 解散陪審團 — 陪審員接觸一名公開支持被告人的名人,該人曾經在社交媒體表明對控方很反感,及發表自己對案件是非曲直的看法 — 真有可能潛在偏頗 — 認為公關公司或顧問介入審訊並不理想 — 可能被理解為尋求影響陪審團 刑事法及刑事訴訟程序 — 訟費 — 被告人被定罪 — 是否有特殊情況需要發出對被告人不利的訟費令 D,香港特別行政區前任行政長官,...
六月 2018
上訴理由 – 上訴程序 在Wiwik Lestari案,申請人的大律師提出10個上訴理由。法庭認為在理由1至9提出的論點全無理據可言,基於判決理由書所列各點,不認為有必要要求控方回答任何論點。申請人向法庭提交四箱案例典據支持上訴,但他的上訴缺乏充分理據。 上訴法庭提醒大律師,在刑事上訴中,他們有責任擬定可以妥為爭辯的上訴理由。大律師的職責可不是把想得出的都擬定為上訴理由,...
五月 2018
危險藥物 – 販運 – 知道 經審訊後,申請人被裁定販運危險藥物,即572克可卡因,罪名成立。原審時的爭議點是,當申請人被截停及拘捕的時候,她是知道自己携帶著危險藥物的。申請人在警誡錄影會面表示,當時她懷疑自己有可能是携帶著危險藥物,但亦表示當時並不知道自己一直携帶著危險藥物;會面紀錄獲接納為呈堂證據。申請人在原審時作供稱,...
五月 2018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 — 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 — 辣椒噴霧 — 本質上不是攻擊性武器 — 是否因為擬供其本人或他人作傷害他人用途便成為攻擊性武器 — 是否有合法權限或合理辯解 — 裁判官可有逆轉舉證責任 — 是否錯在考慮了不被檢控行為 — 有關環境證據的做法是否有錯 — 《公安條例》(第245章)第33(1)及(2)條 刑事罪判刑 — 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 —...
四月 2018
刑事罪判刑 — 道路交通罪行 — 超速駕駛 — 被告人承認控罪,控罪沒有指明涉事車輛的準確車速 — 裁判官可有權就判罰進行牛頓聆訊以決定準確車速 — 裁判官是否錯在拒絕舉行聆訊並在虛假的基礎上判罰被告人 被告人被控超速駕駛,他認罪但否認控方所指的,在每小時70公里的車速限制區內,...
四月 2018
刑事法及刑事訴訟程序 — 訟費 — 訟費評定 — 草擬刑事案訟費單的適用指引 — 訟費評定基準 — 適量的每小時收費 — 政府律師兼顧律師和大律師工作時的處理方法 律政司根據《刑事案件訟費規則》(第492A章,附屬法例)第7–8條,...
四月 2018
刑事判決 – 合謀製造爆炸性物質 – 管有爆炸性物質 – 合謀製造用於即將舉行的公眾示威的煙霧彈 – 管有爆炸性物質,包括用於製造煙霧彈、鋁熱劑混合物和triacetone triperoxide - 由於信息、說明和材料易於獲取,判刑需要有阻嚇性 D2-3被裁定共謀以「能夠產生煙火效果的硝酸鹽混合物」製造爆炸性物質(煙霧彈)(第一項控罪)。D1、D4-5被判第一項控罪無罪。D1、...
三月 2018
刑事判處 – 危險藥物 – 先前定罪 – 極為不同的罪行在處罰程度及/或判刑類別方面存在重大區別 法庭基於D自行承認控罪,裁定他一項販運危險藥物(即22.72克海洛英)的罪名成立。審理該案的區域法院法官注意到,D過去曾有過10次被定罪的紀錄(包括在過去14年間曾經7次出庭)。他有其中兩次定罪,是因為管有危險藥物,被法庭判入戒毒治療中心。該區域法院法官看來並未發現任何可加重刑罰的因素,...
三月 2018
刑事法及刑事訴訟程序 - 提控 – 即使被告人居於外國,提控只為正式裁定無罪,被告人亦須親身出席提控 單詞和短語 - 「另作指示」 - 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221章)第49(1)條 律政司決定終止起訴D非法販運危險藥物,D希望法庭提控,以被正式裁定無罪。因D現居澳洲,法庭須決定提控是否可以在D缺席下進行,或與澳洲電視直播聯繫進行。 裁決 – 法庭無權行使下列兩項條文...
三月 2018
「駕駛」和「使用」未獲發牌的車輛的涵義―《道路交通條例》 被告人被控「使用未獲發牌的車輛」,違反香港法例第374章《道路交通條例》(「《條例》」) 第52(1)(a)及52(10)(a)條,亦被控另一罪行。案情指出,有人看見被告人坐在車輛的司機座位,當時車頭燈及車內的閱讀燈均亮著;他在該車輛內不時彎身及向外觀看;他關上車頭燈之後下車,鎖上車門;以及走向該車輛的車尾。 被告人被裁定「...
二月 2018
當事人若被控「普通襲擊」,並獲准簽保守行為,是否不可錯失的良機?法律的向來規定是,任何其他對人身造成傷害,並屬於較高層級的非致命、非性侵罪行—例如:「襲擊致造成實際身體傷害」;「傷人」;或「使他人身體受到嚴重傷害」等罪行,除了一些已確立的例外情況外,都不能夠以獲對方同意作為抗辯理由(這兒為方便緣故而使用一個不太精確的表達方式)。然而,事實是否如此呢?...
二月 2018
串謀處理已知或相信為代表從可公訴罪行的得益的財產」罪 — 犯罪意圖 — 原審法官雖然在引述罪行的精神元素法則方面犯錯,但透過正確途徑裁定控方已在無合理疑點下證實正確的精神元素存在 本案被告人在區域法院經原審後被裁定「串謀處理已知或相信為代表從可公訴罪行的得益的財產」罪名成立。他不服定罪,提出上訴,...
十二月 2017
上訴 — 放棄上訴 — 把放棄針對刑期上訴的通知書視作無效的申請 — 意願與放棄行為不相稱 — 申請被拒 被告人承認販運危險藥物,即761克可卡因,被判監14.5年。2015年11月3日,被告人針對刑期申請上訴許可。2015年12月22日,被告人的法律援助申請被拒。2015年12月30日,...
十二月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