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法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 — 上訴 —「扣時」的命令 — 處理方法 — 重新提出的許可申請完全缺乏理據並且是在法官充分提醒法庭有權命令「扣時」之後才提出的 — 這樣的話,即使申請人當時有律師代表,甚至是由領訟大律師做代表,法庭也可行使權力 被告人在高等法院接受審訊後,被裁定兩項串謀行騙罪罪名成立。她不服定罪,申請上訴許可,但上訴法庭單一名法官拒絕她的申請。該名法官提醒她,...
七月 2019
  引言 無聲受害人:“你們當中是誰幹的?”個案所面對的困難 在受害人是不能為自己發聲的兒童或易受傷害成年人的家庭暴力及其他個案中,控方嘗試在無合理疑點的情況下證明受害人的照顧者或受害人所屬住戶的成員當中是誰作出“非法作為”,導致受害人死亡(即直接死因)或受嚴重傷害時,可能會出現特定的舉證問題。疑犯保持緘默或互相指控,以及其他家庭成員為了維護疑犯而保持緘默,...
七月 2019
數碼時代與裙底偷拍的出現 當Kyocera 的市場營銷專員 Hajimi Kimura於1999年向全球展示首部流動視訊電話The VisualPhone VP-210時,他說: 「用戶不但可使用這部電話與夥伴進行視像通話,也可將其用在業務往來上。例如,前往工地的建築工程人員可將這部電話帶在身上,並向在總部使用這電話的人員顯示工地當時的情況,讓他們可實時視察有關運作。」-http...
五月 2019
推翻認罪答辯∕含糊的認罪答辯∕酌情權 上訴人在駕駛一輛私家車時,車子右邊車頭車輪壓住了一名正由安全島橫過馬路的行人的左腳。上訴人承認一項不小心駕駛罪。上訴人在聆聽及同意案情撮要後,被原審裁判官裁定罪名成立。 上訴人在求情時承認自己是不小心,但爭辯指是因為該行人突然把腳伸出馬路,他才閃避不及,以及他的確已經即時停車。 原審裁判官在判刑前把案件押後,以索取社會服務令報告。...
四月 2019
刑事罪判刑 — 道路交通罪行 — 危險駕駛 — 在被取消駕駛資格期間駕駛 — 沒有第三者保險而使用汽車 — 魯莽駕駛中最壞的一種 — 判罰不是明顯過重 — 評論危險駕駛最高的三年監禁期在年期上之不足 被告人承認危險駕駛(「控罪二」)、在駕駛資格被取消期間駕駛(「控罪三」),以及沒有第三者保險而使用汽車(「控罪四」)。被告人是的士司機但已被取消駕駛資格。他駕駛載客的士在高速公路以極高速行車,...
四月 2019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 — 引導陪審團 — 與處理辯方證供的方法、推論、定罪記錄及謊言有關的指引是否不適當及不充分 刑事罪判刑 — 毒品 — 販毒 —部分毒品作自用 — 減刑 — 在被告人的案情是:(a)毒品中有極可觀的部分是作自用的;及(b)毒品中有部分而不是極可觀部分是作自用之時的妥善的處理方法 被告人被裁定一項販運危險藥物罪,即販運30.25克「冰毒」罪,罪名成立,被判入獄八年。...
三月 2019
刑事罪判刑-危險藥物-販運-5.26克冰毒-國際因素-適當加重判刑-因屬於自用而作出適當扣減 刑事罪判刑-危險藥物-販運-部分毒品供自用-減刑-擬供自用的毒品佔「重大比例」的意思-是否指「50%或以上」 法庭裁定被告販運危險藥物罪名成立。被告於羅湖管制站入境時,被海關人員截查,並在其牛仔褲袋搜獲六個被重新封口的膠袋,及一個已打開的膠袋(「已開口膠袋」),當中合共盛載5....
二月 2019
美國是香港人出境的主要目的地。香港美國領事館每年簽發大約69,000個非移民簽證(准許短暫留美)及大約3,000個移民簽證(將授與永久居民身份)。發出簽證與否受到美國移民法所規限,而在上述大多數個案中,香港法例極少與美國移民法產生相互作用。不過,遇上兩地法例互有抵觸,對於你的客戶來說,簽證申請就變成一件非常困難的事。 客戶的美國簽證申請可以因為香港法例而受阻,而刑事法是香港法例的主要部份。...
一月 2019
HKSAR v Saeed Ur Rehman [2018] 4 HKLRD 135 上訴法庭 刑事上訴案件2017年第257號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法官麥偉德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法官潘兆初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法官薛偉成 2018年8月9日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 – 審訊 – 公平審訊 – 辯方證人的證供有否被誤解...
一月 2019
上訴法庭(上訴法庭副庭長倫明高、上訴法庭副庭長麥機智、上訴法庭法官麥偉德)在HKSAR v Kilima Abubakar Abbas [2018] HKCA 602案趁機檢討現時在販毒案的判刑慣例。判罰「販運危險藥物」的慣例,大體上建基於作為準繩的案件,這些案件的被告人販運危險藥物被定罪,涉案危險藥物的毒品份量是判刑法官的量刑準則。有指上訴人應獲縮減刑期,因為上訴人是送遞危險藥物的人...
十一月 2018
刑事判刑 – 蓄意傷人 – 被告人襲擊朋友,咬掉他一截耳朵,那名朋友不得不接受再造修復手術 – 受害人因此承受情緒困擾 – 不是預謀犯罪,是受到抗抑鬱藥物的影響而干犯罪行,所做的實在有違他以往的性格 – 被告人品格正面 – 干犯罪行兩年後法庭才有裁決 – 適當的判刑 法庭及司法體制 – 勞資審裁處 – 出庭發言權 – 申請由一名在職工會擔任職務但不是法律專業人士的人做代表 –...
十一月 2018
監管機構可否及如何運用《證券及期貨條例》的反欺詐條文,從而回避特定罪行條文所施加的限制,香港法院現時採取的法律程序,將會對此起決定性的作用。該等法律程序將有關的刑事罪行範圍擴大至遠超過現行法例的設想,因此其最終產生的作用可能會帶來深遠而重大的影響。作者在本文強調,法庭運用反欺詐條文,應當與保護市場誠信的長期政策理據一致。 上訴法庭在Securities Futures Commission...
八月 2018
刑事證據 – 專家證供 - 可接納性 - 精神科專科醫生關於香港某幾種藥物吸食量的證供 – 證供是否相關及可靠 – 接納證供的潛在風險是否超過利益 在HKSAR v McCall, Howard Kenneth and another案(HCCC 446/2016,2017年10月27日),控方要求援引精神科專科醫生關於某幾種藥物吸食量的意見證供,但高等法院暫委法官布思義資深大律師裁定,...
七月 2018
控辯雙方拉鋸近十年之後,Chun Sang Plastics Company Limited v Commissioner of Police & Secretary for Justice [2018] HKCFI 661案終於審結,向警方索償利潤損失的原告人獲判給損害賠償,而警方則被狠批「非常的無知無能」(simple ignorance of the law),「頭腦簡單,...
七月 2018
刑事法及刑事訴訟程序 — 侵犯個人私隱的罪行 — 罪行元素 — 不用證明犯意 — 嚴格法律責任罪行 — 通訊是否「直接促銷」 — 是否作出法定免責辯護 — 《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第486章)第35A、35G條 字眼及用語 — 「直接促銷」 — 「要約提供」 — 「廣告宣傳」 — 《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第486章)第35A、35G條 [《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第486章)...
七月 2018
Lawton LJ在James Henry Sergeant(1974)60 Cr App R 74中列舉的四個經典判決原則「應報、阻嚇、預防再犯、社會歸復」是針對在犯罪後作出。就一宗罪案,法院可能須借鑒上述的某一或若干原則,但若犯罪者在犯罪時患有精神病,例如盜竊癖,新加坡Goh Lee Yin v Public Prosecutor [2006] 1 SLR 530案顯示,...
七月 2018
刑事法及訴訟程序 – 性罪行 – 猥褻侵犯,違反第122條 – 被告人與他相信是17歲但其實是13歲的女孩進行猥褻行為 – 以真誠並合理地相信歲數作為免責辯護的理由 – 就不足16歲的兒童而言,罪行是否絕對法律責任罪行,因而不可使用免責辯護的理由 – 絕對法律責任是否達到第122條的目的所必要的 – 《刑事罪行條例》(第200章)第122條 引言及案件概要...
七月 2018
刑事罪判刑 — 監禁刑罰的計算 — 被告人(a)被行政拘留的一段時間;及(b)因為其他不被定罪的罪行被羈押的一段時間,會否被用來減去刑期 — 因為兩段時間不在第67A條涵蓋範圍內,所以並不自動減去刑期 — 行使酌情權計入兩段時間 — 《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221章)第67A及67A(1A)條) 被眾原告人針對提單註明的合約承運人提出訴訟,卻錯誤地針對CM發出令狀。CM與被告人同名,...
七月 2018
刑事法及刑事訴訟程序 — 陪審團 — 解散陪審團 — 陪審員接觸一名公開支持被告人的名人,該人曾經在社交媒體表明對控方很反感,及發表自己對案件是非曲直的看法 — 真有可能潛在偏頗 — 認為公關公司或顧問介入審訊並不理想 — 可能被理解為尋求影響陪審團 刑事法及刑事訴訟程序 — 訟費 — 被告人被定罪 — 是否有特殊情況需要發出對被告人不利的訟費令 D,香港特別行政區前任行政長官,...
六月 2018
上訴理由 – 上訴程序 在Wiwik Lestari案,申請人的大律師提出10個上訴理由。法庭認為在理由1至9提出的論點全無理據可言,基於判決理由書所列各點,不認為有必要要求控方回答任何論點。申請人向法庭提交四箱案例典據支持上訴,但他的上訴缺乏充分理據。 上訴法庭提醒大律師,在刑事上訴中,他們有責任擬定可以妥為爭辯的上訴理由。大律師的職責可不是把想得出的都擬定為上訴理由,...
五月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