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法

多次犯事行為 — 整體刑罰 — 在法庭程序的最後階段決定恰當的總刑期 被告人(55歲,8歲開始在香港生活,雖然1982年被裁定犯有輕微罪行,但法官把他看待為一個過往品格良好的人)承認四項控罪之後,被判監禁60個月。控罪1是未獲授權而取用運輸工具;控罪2是危險駕駛;控罪3是沒有第三者保險而使用汽車;控罪4是搶劫。...
六月 2017
審訊 — 總結詞 — 原審法官是否不準確地描述辯方案情,並採用詆毀和輕蔑的語言 — 總結詞是否有欠平衡和公允 被告人被裁定販運危險藥物,即1公斤可卡因,罪名成立。控方案情是兩名警務人員,即控方第1及2證人,截查被告人和他的同行朋友(「同行友人」)。被告人當時手持的袋被搜出3本放有41張過膠相片的相簿。因為懷疑相片藏有危險藥物,...
五月 2017
辯方大律師在職權範圍內以符合當事人最大利益的方式進行審訊 — 不申請分割審理和依賴證物的決定 — 當事人在知情的情況下同意 — 不管有否同意,當事人要就他的大律師在大律師職權範圍內作出的策略性決定負上責任 — 原審法官有責任就爭議給予指示,不論辯方是否希望原審法官作出這個指示 被告人就三項控罪接受審訊。...
四月 2017
控方的披露責任 — 不披露警員記事冊 — 可能有關係而須予披露 — 不作披露令定罪不穩妥 被告人被裁定「襲擊正在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罪」、「販運危險藥物罪」及「管有危險藥物罪」罪名成立。控方案情是,被告人離開住宅單位時,八名警務人員 (包括控方第1-3證人在內)正在執行掃毒行動,被告人被截查,之後被發現他身上及他單位藏有氯胺酮。...
四月 2017
加刑因素 — 使用麻醉物質 — 有計劃和預謀地犯案 — 以持續和粗暴的方式制止受害人反抗 — 須小心避免對被告人受脅迫一事給予不恰當的減刑份量 — 在誤殺案中,法庭可在適當情況下採納量刑基準 — 在覆核判刑時應否因「覆核」而扣減刑期 本案被告人承認「非法行為」誤殺罪。...
四月 2017
2016年下旬,終審法院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訴陳錦成案(FACC 5/2016)確認,共同計劃法律責任依然是香港刑事法的一部分。終審法院就在這案維持樞密院1985年在陳榮兆案(來自香港的上訴案R v Chan Wing Siu [1985] AC 168 (PC)的判決有效。Robin Cooke爵士在判決中確切地闡述向共同犯罪計劃各方施加次位參與者法律責任的基礎,與以往已經確立的比較,...
三月 2017
不被控告行為的證據 — 不可用來確立各被控罪行的元素 被告人被控非法販運危險藥物,即1.66公斤氯胺酮(罪名1)及0.57公斤氯胺酮(罪名2),被裁定兩項罪名成立。2014年2月27日,被告人駕駛客貨車運送那些危險藥物;那些危險藥物當時被放在iPhone盒內,晚上6時50分左右,有人取走客貨車上其中三盒,另有九盒在晚上7時左右被海關人員在客貨車內發現。...
三月 2017
證人 — 證人是執法人員 — 規定法官絕對不能向陪審團表示,執法人員比較其他證人更不可能捏造證據 被告人非法販運內含0.65公斤可卡因的危險藥物,被裁定罪名成立。那些毒品是機場關員檢查一件行李時,在行李內發現的。控方案情是那件行李是被告人的行李,而控方的案情是以兩名關員的證供為基礎。被告人沒有作供,也沒有傳召他人作供。...
三月 2017
承認 — 不確定的或含糊的陳述 上訴人2012年從吉隆坡抵達香港國際機場時被指示接受海關檢查。檢查在她面前進行期間,她的行李箱襯層被發現藏有白色粉末。當場進行的測試揭發白色粉末是海洛英,上訴人因此被拘捕和警誡。當被問及白色粉末是甚麼東西的時候,上訴人用廣東話口頭回應: 「我諗呢一啲係毒品啩」,英文翻譯為“I suppose this is dangerous...
三月 2017
貪污和賄賂罪行 — 「代理人」和「其他文件」在《防止賄賂條例》第9(3)條的涵義 — 公司被其僅有的董事欺騙 公司X擁有公司Y,公司Y擁有公司Z。兩名被告人是公司Y僅有的兩名董事。由陸先生的妻子控制的公司A以港幣1,500萬元收購了公司Z。兩名被告人簽署一份批准該交易的董事會會議紀錄,會議紀錄述明,公司Y兩名董事在公司A全無權益。經審訊裁定,陸先生是公司A的最終實益擁有人,因此,...
二月 2017
普通襲擊 — 裁判官處理控方證據(包括一張與被指控襲擊案有關的照片)的方法是否有錯 — 處理辯方證據的方法是否有錯 被告人被裁定「普通襲擊」罪罪名成立。佔中人士X作供指出,反對佔中的被告人在他(指X)勸止「佔中」者衝向「反佔中」者的陣營之後,突然伸手摘下他扣在胸前的黃絲帶,並用兩隻手指叉着X的頸部,引致X感到疼痛;X退後,被其他人帶走;事件歷時5-...
二月 2017
加刑 — 假如案中有着本應足以支持加刑的因素,但法庭最終仍決定不加刑,則法庭應述明理由 本案公訴書載有兩項「非法販運危險藥物」控罪,控罪一針對申請人及其共同被告人(下稱D),控罪二只針對D。申請人承認控罪一,即販運303克可卡因,並被判監禁9年4個月。原審法官藉下述方式得出該刑期﹕先採納監禁13年半為量刑基準,然後因應申請人認罪而把刑期扣減三分之一至9年,繼而加刑6個月...
二月 2017
我們在2016年9月報道過,終審法院上訴委員會決定基於以下議題給予上訴許可: 「要是申請人要求由上訴法庭裁定他的申請,單一的上訴法庭法官,拒絕許可申請人向上訴法庭提出上訴的, 可以合法地以委員會成員的身分進行聆訊嗎?」 終審法院考慮了對《高等法院條例》(第4章)和《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221章)相關條文的正確解釋,就上述議題作出決定,2016年12月16日頒布判案書。...
二月 2017
關於未被檢控的行為的證據 — 不應獲接納為證據,除非陪審團在缺乏該等證據下將不能全面掌握或充分理解涉案事件的來龍去脈 — 一旦該等證據獲接納,法官應指示陪審團不要理會該等證據 — 即使該等證據本可獲接納,假如其帶來的損害大於其舉證價值,則仍應摒除該等證據 — 假如該等證據妥獲接納,則法官應指示陪審團,...
一月 2017
審訊 — 給予陪審團指示 — 推斷方面的錯誤指示及對控方證人的看法 — 可以消除的不利影響 — 正確地拒絕擱置法律程序 — 命令重審 經審訊後,被告人被裁定非法販運危險藥物,即5.03公斤可卡因,罪名成立。被告人乘飛機抵達香港機場,在接機大堂被一名關員截查。根據控方證人的證供,...
一月 2017
誠如在最近的HKSAR v ATA ASAF [2016] HKCFA 31一案所重申,保持緘默的權利是香港刑事辯護律師手中的厲害武器。案中被告人被裁定「販運危險藥物」罪罪名成立,其後獲終審法院(「終院」)撤銷定罪,理由是陪審團在審訊期間聆聽過不得被法庭接納的證據,但原審法官沒有在標準指示中糾正這些證據的損害效果。 案情 警員在佐敦道看見上訴人,因懷疑上訴人盜竊而截查他,...
一月 2017
Dangerous drugs – trafficking – 933 grams of cocaine – international element – account taken of defendant’s participation in controlled delivery operation – failure to indicate by how much starting...
十二月 2016
減刑與請求輕判 — 販毒罪 — 判刑後發生的事件 — 應否在刑期中反映囚犯參與計劃以警告非洲人在香港販毒的後果一事 — 此事由行政當局決定較由上訴法庭決定為佳 本案被告人於2013年5月從非洲內羅畢乘搭航機來港。她接受查問時表示自己體內藏有物品,須立即將之排出。她其後排出96小包內含共0....
十二月 2016
Recent Court of Appeal Judgements allowing the appeals on three drug-trafficking convictions demonstrate the difficulties in addressing juries on how to deal with evidence put before them....
十二月 2016
2016年11月,法律改革委員會性罪行小組委員會發表了一份關於《涉及兒童及精神缺損人士的性罪行》諮詢文件,當中載述其對有關改革的現行建議。這是一系列共四份諮詢文件中的第二份,內容涵蓋對性罪行的全面檢討,和主要涉及保護原則的性罪行。也就是說,刑事法應當保護某些類別的弱勢群體,使其免於遭受性侵犯或剝削。 該等弱勢群體包括兒童、精神缺損人士及少年人(其他人對他們而言,是處於受信任地位)。...
十二月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