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法

民事訴訟程序 — 擱置 — 向配偶追討欠債的訴訟 — 擱置案件以待附屬濟助的裁決,在原則上是錯誤的 — 家事法 — 離婚 — 附屬濟助 — 家事法庭無權命令一方向另一方履行合約、侵權或附屬濟助以外的信託責任 — 《婚姻法律程序與財產條例...
五月 2018
香港家事法庭對於代孕案件為何無法進行有效的處理-特別是在作出「獲判定為父母的命令」方面?香港處理代孕案件的律師及其當事人,是否會面對觸犯《人類生殖科技條例》(第561章)第17條下的刑事罪行風險? 香港的代孕法面對相當複雜的情況。它在許多重大層面上,與英國的法律有所不同,特別是在為代母安排的商議所作出的付款,以及對此可能施加的刑罰等方面。主要的問題所在,是香港所實施的規管,...
五月 2018
家事法 —子女 —探視權 —批予探視權的臨時命令 —除非原審法官所作出的決定明顯犯錯,否則就其行使酌情決定權提出上訴並不恰當 F獲法庭頒發臨時探視令,但拒絕讓其於不受監督的情況下探視子女。F提出上訴許可申請,辯稱法官錯誤地過度偏重先前的監督人員對有關情況所表達的關注,而沒有接受專家就於不受監督的情況下探視子女所提出的建議。 裁定-駁回有關申請,理由是:...
三月 2018
2017年6月20日,《關於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相互認可和執行婚姻家庭民事案件判決 的安排》,由香港律政司司長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常務副院長共同簽訂。隨著香港與內地之間的跨境聯繫不斷加強、兩地人士跨境婚姻的數目不斷上升,建立一個與這方面有關的清晰而有效法律制度,實在已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在民事申索方面,雙方已經建立了類似的法律機制)。2016年在香港登記結婚的人士,...
三月 2018
對於想生兒育女的香港家庭來說,代母產子現在是一個越來越受歡迎的選擇。對非傳統家庭結構的接納,生殖科技日益普及,國際旅遊漸趨便宜,意味代母產子不再一定是無私之舉,現在已較少見於家族或朋友圈之內。最重要的是,藉代母所生的子女是委託代母產子的父母(「委託父母」)的後代,通常的情況是,該子女遺傳了該父母其中一方或雙方的基因,而不是代母的基因。對於同性伴侶來說,代母產子可以給他們提供養兒育女的唯一可行機會...
二月 2018
家庭糾紛向來被稱為不討好的執業範疇,因為家庭事務律師的主要工作是化解夫婦之間許許多多深層次的分歧。因此,家庭事務律師最終只會是「收拾殘局」的說法算不上有欠公允。 家事法的實踐亦經歷過大變,例如家事法庭法官人數增加兩倍、民事規則及程序在家事法庭的應用增加。在很大程度上,後者是最近為了符合民事常規及程序而努力整合不同家事法例的影響所致。不過現在依然是實質上只有數條法例及規則,...
二月 2018
離婚 — 附屬濟助 — 作出徹底和坦率披露的責任 — 呈請人有否違反責任 — 法官是否錯誤地作出對呈請人不利的推論 在附屬濟助法律程序中,法官憑藉四張關於兩幢位於深圳的物業(下稱「涉案物業」)的装修工程的送貨單,接納涉案女方(下稱W)指涉案男方(下稱H)是涉案物業的實益擁有人的證據。...
十二月 2017
父子關係 – 根據第6(1) 條要求法庭宣告答辯人是申請人的生父 – 答辯人缺席並且沒有科學證據 – 爭論申請人的入境身分 – 要求的舉證程度及方法 –「明顯地有違公共政策」是否適用於作為拒絕宣告的理由 M是印尼籍香港家庭傭工,她2007年開始與巴基斯坦籍的F同居,F在2007年11月成為香港永久性居民。M聲稱與F的是單一性伴侶關係;她2008年9月發現自己懷孕,於是告訴F;...
八月 2017
在婚姻法律程序中,一種頗為常見的情況是,家事法庭會命令丈夫向其妻子及/或子女支付中期贍養費,以聽候法庭頒發與離婚呈請有關的最終裁決,而這即是所謂的「訟案待決期間提供贍養費」。倘若丈夫拒絕或未能支付有關款項,那麼無論是根據「訟案待決期間提供贍養費」還是根據贍養令,妻子都可以取得判決傳票,要求法庭下令丈夫出庭接受口頭訊問(即是就其未能支付有關款項,回答判定債權人(亦即他的妻子)及法庭所提出的問題),...
三月 2017
2013年,Prest v Petrodel [2013] UKSC 34掀起一場家事法的爭論,法律界人士意見分歧。爭論點是,資產由公司實益擁有但控制權在一方配偶手中,家事法庭在這情況下能否揭開公司的面紗。案中的丈夫實際在英國買了多個物業,該等物業是以離岸公司名義購買的。 上訴法庭裁定,家事法庭不應准許在資產分配中計入該等物業,因為公司才是該等物業的實益擁有人,...
一月 2017
長期以來,家庭暴力與虐待兒童都被視為乃共同發生,但二者之間的關係,卻通常被認為是僅止於此。然而,在過去數年,若干司法管轄區已經開始意識到,兒童處身於家庭暴力之中,有可能會對他們形成一種心理或情緒虐待。本文將論述為何兒童處身於家庭暴力之中,應被視為對他們的一種虐待,亦會論述相關法律發展,以及列舉案例,以(進一步)明確兒童處身於家庭暴力之中,在香港乃視作一種對他們的虐待。 當前的論述,...
八月 2016
根據《未成年人監護條例》進行的法律程序 — 祖母根據第8D(2)(b)條申請成為監護人 — 法庭不具有司法管轄權對申請作出裁決,因為涉案小童並非「沒有父母、監護人及其他對其擁有父母的權利的人 M與F從未結婚。他們於2007年誕下一名女兒(下稱C),而F不久後「一去不返」。M於2010年成功替C及其外祖母(下稱X)申請公屋,並於數個月後離開他們,...
三月 2016
政府於2015年11月25日展開了一個為期四個月的公眾諮詢,就該為了落實法律改革委員會(下稱「法改會」)在《子女管養權及探視權報告書》(下稱《報告書》)中所提出之建議而制定的《子女法律程序(父母責任)條例草案初稿》(下稱《條例草案初稿》),收集社會各界人士的意見。 本文總結了《條例草案初稿》中所提出的重大變革、評價了其他普通法國家的相關經驗,並提出了進一步修訂的建議,以期《條例草案初稿》...
三月 2016
To get an overview of the major family law-related developments in 2015 and a prediction of how the landscape might shift in 2016, Hong Kong Lawyer reached out to family law practitioner, Sindy Wong...
三月 2016
2015年10月14日,英國最高法院對兩宗廣受關注的案件分別下達了判決。該兩宗案件在案情與法律論據上雖然各不相同,但要旨卻是一樣,即是﹕當某一方在另一方沒有披露某些重要事宜的情況下,而與該方達成了財務和解協議,以致遭受了不公平對待,法院會批准藉上訴或是向作出原來裁決的下級法院提出申請 (可在原來的離婚法律程序內,又或是藉提起新的訴訟),尋求推翻有關的命令。 Gohil v Gohil一案...
十二月 2015
根據《未成年人監護條例》進行的法律程序 — 子女不是慣常住在香港或不是身在香港,家事法庭有沒有司法管轄權 — 對兒童的固有司法管轄權,1997年之前以國籍為基礎,1997年之後是否以永久性居留地為基礎 M和F是G的父母,二人從來沒有結婚。M是中國內地居民,F是香港永久性居民。G是在香港出生的香港永久性居民。G出生後不久,M和G搬到內地居住。M和G現時住在廣州,之前住過思明區、廈門、福建。...
十二月 2015
Jerome McDonagh法證會計師及Iain Potter法證會計師,Matson Driscoll & Damico Ltd 律師在處理婚姻糾紛個案時,經常會發現有一些情況,較宜尋求調查和鑒定方面的專門人員幫助—尤其是法證會計師。法證會計師可以協助向法庭提供當事人更明確的財務狀況資料,又或是揭示當事人或其關聯人士曾否將部分資產和價值隱藏。...
五月 2015
張文偉,JD/PCLL 畢業生,香港中文大學及張孝本,律師,富而德律師事務所 香港法例第192章《婚姻法律程序與財產條例》第7(1)(a)條規定在批予附屬濟助時,須由法院負責釐定辦理離婚手續的夫婦的財務資源。在Poon Lok To Otto v Kan Lai Kwan and another [2014] HKCFA 66(2014年7月17日)一案中,丈夫(即財產授予人)設立了酌情信託,...
十月 2014
作者 莫子應合夥人兼訟辯律師 孖士打律師行 鄭嘉瑜律師 孖士打律師行 "不論是否已婚,向子女提供的經濟給養令並沒有任何分別。" 隨着越來越多夫婦選擇不結婚,法律也在非婚生子女贍養令的領域產生演變。以往曾經有一段時間,向已婚和未婚父母的子女所提供的經濟給養令是不同的,其中後者的給養金額有限,但這個差距早在英格蘭廢除。最近上訴庭的判決證實,...
八月 2014
離婚 — 婚姻資產分配 一對居於香港的夫婦結束他們17年的婚姻。分開後,妻子返回瑞典與兩人唯一的兒子居住,並於兩年後提出離婚呈請。除了芬蘭籍丈夫的公司(下稱「該公司」)及該公司的銀行賬戶,兩人在香港並沒有其他資產。 法庭早前裁定,丈夫過往一直是並將繼續是該公司的實益擁有人,並且丈夫擁有的該公司股權的現時價值構成雙方之間可作分配的資產一部分。 在審訊時,雙方均不居於香港,...
三月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