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導論

「香港居民有權得到秘密法律諮詢、向法院提起訴訟、選擇律師及時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或在法庭上為其代理和獲得司法補救。」(《基本法》第35條) 「不得對任何人的私隱、家庭,住宅或通信進行任意或非法的干涉,也不得對其榮譽和名譽進行法攻擊。」(第383章,《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14(1)條) 過去,法律專業保密權的兩方面——法律意見保密權和訴訟保密權,均被視為普遍的「潛規則」,是毫無爭議的...
十二月 2018
《認許及註冊規則》(第159B章)第13條訂明豁免辦理該規則所訂任何正式手續的規定。關於申請豁免呈交表格4[2018] HKCFI 1901一案,有助深入了解法庭處理豁免申請的方法,此案已正式彙編為案例,只是有些律師導師可能看漏了眼。 案中申請人是實習律師,她(實質上)謀求獲豁免呈交一份有她前導師在上面加簽的「表格4」(「就符合資格獲認許為律師證明書的申請表」)。...
十一月 2018
公司法 – 清盤 – 呈請 – 公司給律師行用作清償費用但不獲兌現的支票 – 是否有關債務的真誠答辯 – 給予的支票是否費用的抵押品 – 律師行追討法律費用時是否受制於相關的法定制度 – 是否符合規定 –《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64(2)條及第66(1)條 法律專業 – 律師 – 追討法律費用 – 給予律師以清償訟費責任的支票不獲兌現 – 只有在交付符合規定的帳單之後,...
十一月 2018
英國上訴法院在The Director of the SFO v ENRC Ltd [2018] EWCA Civ 2006案判原告人敗訴(2018年10月〈業界透視〉– 「訴訟保密權的最新消息」),英國嚴重欺詐案辦公室(SFO)沒有針對裁決提出上訴,這與上訴的結果一樣,都是意料中事。SFO的決定應該不難理解。SFO的新任總監想必知道,嘗試推翻上訴法院就訴訟保密權範圍作出的裁決,...
十一月 2018
海外大律師可以《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27(4)條為依據,申請在專案的原則上,被認許為大律師。我們在2017年報導過,這些備受爭議的申請經歷過重重難關之後(2016年12月《業界透視》),現在似乎越來越多成功個案(2017年5月《業界透視》)。 在最近的Shân Warnock-Smith QC[2018] HKCFI 689案之前, Dinah Rose...
五月 2018
The Registrar of the Hong Kong Institute of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s v X &Y(CACV 244/2016,2017年10月20日)是另一宗與技術性審計準則的應用有關的案例,是由於紀律委員會譴責會計師(並處以罰款)的裁決而引發的上訴案。可以說,專業團體的監管機構一般可以從這案件學會一點功課。...
十二月 2017
《香港事務律師專業操守指引》第8.03章評析6: 「假如在文件透露程序中或在其他情況下,事務律師明知對方錯誤地向他披露了某些文件,則他必須立即停止閱讀該些文件、告知對方以及退還該等文件,且不得為該等文件印製副本。」 法律代表在收到另一方受保密權保護的文件時會產生某些責任,在案例法之中,關於這些責任的一般原則是根深蒂固的,應該無可爭議。在這方面,香港案例法應用的是英國案例法。因此,...
十月 2017
此刻,我準備舉家返回倫敦定居之時,這首流行搖滾樂隊The Marmalade(和我一樣,都是來自蘇格蘭的)1969年的名曲,勾起我的一點想法。 這首歌寫的是生命的反思和改變,還有……。快與家人起程回家了,看來,我現在是時候反思自己在香港法律界的日子,寫上幾句臨別贈言。 海外律師不應該輕率決定在香港取得執業資格。 海外律師資格考試是一場真正的考驗,考的是行業知識和意志力。...
九月 2017
Registrar of Hong Kong Institute of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s v X(CACV 244/2016,2017年6月2日)的兩名答辯人是會計師,他們不服紀律委員會的決定,正在上訴。此前,紀律委員會裁定他們在某間上市公司的審計工作,特別是與該公司在財務報表對股份公平值的處理方法有關的工作,未有應用某項技術準則。本文撰寫時,...
八月 2017
Re A案(HCMP 2079/2016,2017年6月16日)是一宗關於某人申請認許作為香港大律師的案件,法庭在案中以認許申請作為背景來考慮「適當」一詞的意思。 申請人是一名年青人,他2010年(當時是學生)在裁判法院席前被定罪。申請人所犯罪行似乎涉及一些嚴重情節;他因為所犯的罪行被判短期監禁。 申請人在另一專門行業工作了一段時間之後修讀法律,最後成為見習大律師。...
八月 2017
闡述BPE Solicitors and another v Hughes-Holland [2017] UKSC 21一案的裁決。 英國最高法院近期在BPE Solicitors and another v Hughes-Holland [2017] UKSC 21一案 (下稱“BPE Solicitors”)所作的裁決,相信必然會受法律專業人員的歡迎。...
五月 2017
正如我之前提過(2016年12月《業界透視》),對於以《法律執業者條例》第27(4)條為依據,向法院申請獲專案認許為香港大律師的海外申請人(英國御用大律師)來說,2016年一整年都是較為艱難的日子。雖然現在時候尚早,還未有2017年的數據可作比較,但觀乎(本文撰寫時)已彙報案件,上半年似乎已經走出陰霾,曙光乍現。 第一宗,在關於Girolami QC中,御用大律師Girolami提出申請,...
五月 2017
如果訴訟涉及沒有律師代表的訴訟人,代表客戶進行訴訟的本地律師之中,大概有很多曾幾何時會經歷過相類似的不如意事。當中特別叫人感沮喪的,是部分無律師代表的訴訟人喜歡推遲時限,向法庭或司法機構提出書面申請(或陳詞),整體也傾向測試良好案件管理實務的範圍。 當然,這不是無律師代表的訴訟人獨有的情況,也不是香港獨有的現象*。 因此,上訴法庭在Axa China Region Insurance...
一月 2017
就像部分中環皇巴士一樣了,沉寂一段時間之後,偶爾地一連有三宗處理海外律師申請以專案性質獲認許為大律師的案件被編入公開檔案。三宗都是近期申請失敗的案件:David Perry QC [2016] HKEC 2323、Tim Owen QC [2016] HKEC 2272及Jonathan Caplan QC [2016] HKEC 1704。 按照慣例,...
十二月 2016
在Ahmad v Her Majesty's Advocate [2015] HCJAC 82,蘇格蘭上訴庭質疑律師事務所內部有沒有穩妥健全的程序,足以確保發出指示的律師延聘其律師事務所的訟辯律師的決定是由他獨立作出的,並且符合當事人的利益。 該判決很有用,提醒我們出庭代表或審裁處訴訟代表是由當事人下決定選擇的,而當事人的決定是以發出指示的律師所給予的有根據的意見作為依據...
十月 2016
我們在2015年9月業界透視(「大律師公會就以專案形式作出的認許所進行的修訂指引」)報導過,香港大律師公會去年修訂關於海外大律師就個別案件在香港申請認許為大律師的實務指引。其中一項叫人有點訝異的是,倘若大律師公會拒絕同意某項申請,而該申請其後被法庭駁回,新指引明確保留大律師公會要求申請人支付訟費的權利。 高等法院法官最近在Re Application of Mr. David Perry...
五月 2016
Antony Sassi及Warren Ganesh,Smyth...
十二月 2015
施德偉及Amy Chung,爭議解決業務組,Smyth & Co與RPC聯營 上訴法庭在Citic Pacific Ltd v Secretary for Justice (No 2)一案中作出可供司法裁定援引的判決,關於這判決的論述為數不少,包括刊載於《香港律師》的*。該判決現已載入案例彙編([2015] 4 HKLRD 20),筆者在撰寫本文時,似乎一宗上訴也看不見。因此,...
十一月 2015
Warren Ganesh高級顧問,Smyth...
十月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