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訴訟程序

新冠肺炎肆虐全球,我們的生活或多或少受到影響。原本計劃今年結婚的情侶,不得不把婚禮推遲或取消。不過,可能有人決定先在其本國以簡單儀式結婚,待疫情緩和才舉行婚禮──在同一地點或其他地方。可是,那些婚禮有效嗎? 答案是,有效。然而,在香港和大多數國家中,第一場婚禮才被承認是合法和有效的婚禮。一段婚姻是維持到死後又或者藉法律終止(例如離婚或作廢)才結束。因此務必要確保婚禮按照正確程序進行,...
十一月 2020
在撰寫本文時,Re Chow [2020] HKCFI 2020是最新報道的案件,涉及法院有權基於當事人無理拒絕調解而作出不利於他們的訟費命令。這宗案件很好地提醒我們,提出拒絕調解的理由是一回事,而拒絕參與調解則是另一回事。 本案的基本爭議似乎與同居了約10年的當事人雙方之間的聲稱貸款有關。在為期三天的審判結束時,原告要求償還所稱貸款的申索被駁回;...
九月 2020
引言 在跨境訴訟的背景下,特別是就欺詐申索而言,「馬雷瓦強制令」(Mareva Injuction)是一項全球性的資產凍結令,是打擊國際欺詐的法律核武器。然而,香港及其他普通法管轄區的商業訴訟律師都知道,向外國被告人送達有關法庭文件時,往往會遇到實際困難。而當試圖向外國司法管轄區的涉嫌欺詐者送達緊急法庭文件時,這些困難就會更加明顯。 在Hwang Joon...
八月 2020
引言 目前的訴訟趨勢顯示,股東試圖彌補因公司虧損致使其股票價值減少的案件有所增加。法院將各種企圖繞開該原則以彌補自身損失的行為稱為濫用法律程序。在2019年結束前,在高浩文法官頒下關於權威證券有限公司訴冼國林及其他人士(Power Securities Company Limited v Sin Kwok Lam...
七月 2020
民事訴訟程序—訟費—附帶條款和解提議或付款—原告人接受被告人的附帶條款付款—特殊情況支持徧離第22號命令第20(1)條規則的一般規定,即支持徧離原告人有權獲付他截至接受付款的日期的訟費規定—根據第22號命令第20(1)條規則的「另有命令」作出的合適訟費令—《高等法院規則》(第4A章,附屬法例)第22號命令第20(1)條規則 原告人和被告人是藝術品經銷商。T是原告人的前員工,...
五月 2020
原訟法庭最近就匯力(天津)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匯力」)&北京海欣方舟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海欣」)v Sunfund Investment & Management Co Ltd(「SIM」)& Sunfund (Hong Kong) Company ...
四月 2020
冠狀病毒疫症(「Covid-19」)所引發的健康風險,已破壞了人們之間的互動及工作方式,並促使許多企業考慮採用適應措施來達至業務的連續性,而最明顯的一種變化是運用科技工具,使人可以留在家中進行遠程工作。從2020年1月底至現在,電話與視像會議以及在辦公室以外使用公司平台/文檔管理系統,現時在商業世界中已經十分普遍。 然而,某些工作在傳統上仍需要人們親身出席,法庭聆訊就是一例。...
四月 2020
民事訴訟程序—訟費—附帶條款和解提議及附帶條款付款—當原告人取得比附帶條款和解提議中所建議者更好的結果時所用來判給更多利息和彌償訟費的方法 區域法院法官作出暫准訟費令,同時發出大律師證明書。原告人獲判訟費,如控辯雙方未能就訟費達成協議,訟費交由法院評定;原告人本身的訟費按照《法律援助規例》來評定。雙方提出申請,要求法庭更改暫准令。原告人所持理據是,...
一月 2020
民事訴訟程序—訟費的保證—根據《公司條例》(第622章)第905條提出要求法庭針對原告人發出命令的申請—被告人的反申索—是否因為申索和反申索提出相同的爭議點,被告人的訟費是進行反申索所需要花的訟費,所以命令繳存保證金並不公平 P是一間已被收購的公司,收購P的是物業投資者,收購目的是P與D簽訂一份臨時買賣合約(「臨時合約」),由P根據臨時合約自D購入一間公司。P提出訴訟,控告D違反臨時合約,...
十二月 2019
前言 爭議解決是一門大生意,全球各大金融中心都在努力爭取運營仲裁及訴訟業務。倫敦基於其優秀的法律專業,在過去一個多世紀享有龐大國際商業仲裁和訴訟業務,引來其他國際金融中心的羨慕。過去十年,一些英語「國際商業法庭」在新加坡、杜拜,以及較為近期的在巴黎、阿姆斯特丹等地開始冒起,期與倫敦爭一日之長短。 以該等法庭作為國際爭議審訊地,一方面可以是基於當事人的選擇;另一方面,...
十一月 2019
民事訴訟程序—在眾申請人經初審被判敗訴後向上訴法庭申請修改狀書的許可—擬議修訂提出新案情及導致承認得被撤回—不符合Ladd v Marshall案的要求—沒有例外情況—使另一方蒙受不利的風險—對另一方不公平—符合不到Flywin案原則的「證據狀況」規限—拒絕許可修訂 初審時,眾被告人全部被判敗訴,正當案件進行上訴之時,眾申請人(原訴訟的第一及第三被告人,...
九月 2019
民事訴訟程序—將有關空置管有權的欠動判決作廢—是否明顯錯判被告人以逆權管有作抗辯並無確實的勝訴機會  2015年11月13日,原告人從某個堂購入某地段(「該地段」),該地段在2016年2月被分成19分段,分段R是其中一分段(「該土地」)。原告人聲稱,根據口頭租賃協議,該地段的房屋由堂的租客佔用,租客包括被告人在內。原告人向被告人申索該土地的空置管有權,...
八月 2019
民事訴訟程序 — 訟費 — 婚姻法律程序 — 處置初步爭議點的審訊涉及第三方利益 — 申請針對訟費決定上訴的許可 — 拒絕 家事法 — 離婚 — 附屬濟助— 訟費 — 涉及第三方權益的實益擁有權糾紛 — 各方及第三方有責任參與和解談判,達成有建設性的解決方法,例如調解 — 實務指示15.10 家事訴訟程序 — 就法律費用不成比例的問題表達意見 —...
六月 2019
民事訴訟程序 — 訟費 — 完備的訟費令 — 訟費令沒有規定要立即評定訟費,被告人因此要求修改命令 — 法庭是否由於職責已完因而無權修改訟費令 — 是否「錯漏規程」所容許的修訂 — 法庭是否擬即時評定訟費 —《高等法院規則》(第4A章,附屬法例)第20號命令第11條規則 第三被告人根據《高等法院規則》(第4A章,附屬法例)第20號命令第11條規則的「錯漏規程」(slip rule),...
四月 2019
民事訴訟程序 — 簡易判決 — 侵犯版權 — 版權擁有人把已給予特許機構的授權撤回 — 特許計劃年期已滿 — 被告人承認使用版權材料 —在版權審裁處繼續進行的法律程序 — 沒有可供爭論的抗辯 — 《版權條例》(第528章)第156(3)條沒有賦權審裁處確認或更改年期已滿的計劃的條款 — 對於在計劃的年期已滿後使用版權材料的被告人,審裁處不能根據第156(4)條作出命令,...
四月 2019
2019年1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香港”)律政司簽署了《關於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相互認可和執行民商事案件判決的安排》(“《新安排》”)。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負責人就此進行了公開答記者問,認為這是“內地與香港商簽的….覆蓋面最廣、意義最為重大的一項安排”,“本安排簽署後….兩地法院90%左右的民商事案件判決將有望得到相互認可和執行”,“...
四月 2019
民事訴訟程序 — 剔除 — 為了將土地財產的轉讓作廢而根據《物業轉易及財產條例》(第219章)第60條提出的訴訟 — 申索應否被剔除 — 作訴可夠充足 — 原告人是否因為法定時限屆滿而不可提出訴訟 第一和第二被告人曾經是夫妻,二人聯名擁有婚姻居所(「該物業」)。第一被告人在1997年開展離婚法律程序,他根據家事法庭一份日期為1998年7月15日的命令(「該命令」),...
三月 2019
民事訴訟程序 — 訟費 — 訟費評定 — 陳年的僱員補償申索 — 申請人的法律援助證書已被取消 — 前任律師要求評定訟費 — 給《法律援助規例》(第91A章,附屬法例)第9(3)條的「本條所指的法律程序有裁定後」的詮釋 — 所指的是主要法律程序有裁定,不是法律援助證書被取消或撤回,也不是聘用遭終止 — 是否行使《區域法院規則》(第336H章,附屬法例)第62號命令第4(1)條或第9D(4)...
三月 2019
民事訴訟程序 — 擱置法律程序 — 濫用法律程序 — 申請擱置法律程序以待之前訴訟訟費給支付 — 是次訴訟所關乎的標的事項是否與之前訴訟所關乎的相同 — 是否濫用法律程序 PEWC是台灣公司,以往在台灣證券交易所上市;CPE是PEWC全資擁有的附屬公司。H是PEWC的前董事兼執行副總裁,也是CPE的前董事。CPE在2001年清盤,但法庭在2003年因應PEWC的申請,命令CPE復生,...
三月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