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訴訟程序

民事訴訟程序—在眾申請人經初審被判敗訴後向上訴法庭申請修改狀書的許可—擬議修訂提出新案情及導致承認得被撤回—不符合Ladd v Marshall案的要求—沒有例外情況—使另一方蒙受不利的風險—對另一方不公平—符合不到Flywin案原則的「證據狀況」規限—拒絕許可修訂 初審時,眾被告人全部被判敗訴,正當案件進行上訴之時,眾申請人(原訴訟的第一及第三被告人,...
九月 2019
民事訴訟程序—將有關空置管有權的欠動判決作廢—是否明顯錯判被告人以逆權管有作抗辯並無確實的勝訴機會  2015年11月13日,原告人從某個堂購入某地段(「該地段」),該地段在2016年2月被分成19分段,分段R是其中一分段(「該土地」)。原告人聲稱,根據口頭租賃協議,該地段的房屋由堂的租客佔用,租客包括被告人在內。原告人向被告人申索該土地的空置管有權,...
八月 2019
民事訴訟程序 — 訟費 — 婚姻法律程序 — 處置初步爭議點的審訊涉及第三方利益 — 申請針對訟費決定上訴的許可 — 拒絕 家事法 — 離婚 — 附屬濟助— 訟費 — 涉及第三方權益的實益擁有權糾紛 — 各方及第三方有責任參與和解談判,達成有建設性的解決方法,例如調解 — 實務指示15.10 家事訴訟程序 — 就法律費用不成比例的問題表達意見 —...
六月 2019
民事訴訟程序 — 簡易判決 — 侵犯版權 — 版權擁有人把已給予特許機構的授權撤回 — 特許計劃年期已滿 — 被告人承認使用版權材料 —在版權審裁處繼續進行的法律程序 — 沒有可供爭論的抗辯 — 《版權條例》(第528章)第156(3)條沒有賦權審裁處確認或更改年期已滿的計劃的條款 — 對於在計劃的年期已滿後使用版權材料的被告人,審裁處不能根據第156(4)條作出命令,...
四月 2019
民事訴訟程序 — 訟費 — 完備的訟費令 — 訟費令沒有規定要立即評定訟費,被告人因此要求修改命令 — 法庭是否由於職責已完因而無權修改訟費令 — 是否「錯漏規程」所容許的修訂 — 法庭是否擬即時評定訟費 —《高等法院規則》(第4A章,附屬法例)第20號命令第11條規則 第三被告人根據《高等法院規則》(第4A章,附屬法例)第20號命令第11條規則的「錯漏規程」(slip rule),...
四月 2019
2019年1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香港”)律政司簽署了《關於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相互認可和執行民商事案件判決的安排》(“《新安排》”)。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負責人就此進行了公開答記者問,認為這是“內地與香港商簽的….覆蓋面最廣、意義最為重大的一項安排”,“本安排簽署後….兩地法院90%左右的民商事案件判決將有望得到相互認可和執行”,“...
四月 2019
民事訴訟程序 — 擱置法律程序 — 濫用法律程序 — 申請擱置法律程序以待之前訴訟訟費給支付 — 是次訴訟所關乎的標的事項是否與之前訴訟所關乎的相同 — 是否濫用法律程序 PEWC是台灣公司,以往在台灣證券交易所上市;CPE是PEWC全資擁有的附屬公司。H是PEWC的前董事兼執行副總裁,也是CPE的前董事。CPE在2001年清盤,但法庭在2003年因應PEWC的申請,命令CPE復生,...
三月 2019
民事訴訟程序 — 剔除 — 為了將土地財產的轉讓作廢而根據《物業轉易及財產條例》(第219章)第60條提出的訴訟 — 申索應否被剔除 — 作訴可夠充足 — 原告人是否因為法定時限屆滿而不可提出訴訟 第一和第二被告人曾經是夫妻,二人聯名擁有婚姻居所(「該物業」)。第一被告人在1997年開展離婚法律程序,他根據家事法庭一份日期為1998年7月15日的命令(「該命令」),...
三月 2019
民事訴訟程序 — 訟費 — 訟費評定 — 陳年的僱員補償申索 — 申請人的法律援助證書已被取消 — 前任律師要求評定訟費 — 給《法律援助規例》(第91A章,附屬法例)第9(3)條的「本條所指的法律程序有裁定後」的詮釋 — 所指的是主要法律程序有裁定,不是法律援助證書被取消或撤回,也不是聘用遭終止 — 是否行使《區域法院規則》(第336H章,附屬法例)第62號命令第4(1)條或第9D(4)...
三月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