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產與重組

這種做法的出發點可能值得認可,但事實上,讓無力償債的公司繼續在多個司法管轄區招致巨額開支,可能不是最符合該公司債權人利益的做法。債務償還安排本身需動用高昂成本去進行。香港的公司法庭在最近頒布的幾份裁決書特別指出這問題,向無力償債公司和清盤從業員解釋清楚未來路向。 Da Yu Financial Holdings Limited [2019] HKCFI 2531 在Da Yu案,…
2021年九月
「......該公司認為海天股份的價值在2019年2月至8月期間保持不變是謬誤和不現實的。在2019年2月至8月期間,海天能源發出了不少於9份公告,表明海天能源的財務狀況處於不穩定狀態,海天股份的價值容易出現波動。」 -王鳴峰 資深大律師 (Re Victor River Ltd一案中的高等法院暫委法官) 引言 Re Victor River Ltd [2021] HKCFI …
2021年八月
破產人提起法律程序 — 破產人以法律構定信託為依據申索物業佔用權 — 是個人權利還是第58(1)條下歸屬受託人的權利 被告人已過身的父親將包括一個單位 (「該物業」)在內的遺產遺贈給子女,包括被告人。被告人是父親的遺產代理人。原告人,被告人父親的同居伴侶,提出訴訟質疑被告人父親的遺囑但敗訴。原告人未能支付被告人在該訴訟產生的訟費,2011年4月被宣布破產。不過,原告人在破產前展開了這宗訴訟,…
2021年七月
債項的優先權 — 提出呈請的債權人 — 根據第38(5B)條申請優先從破產人的產業獲付款項 — 資助為債權人的利益提起法律程序討回資產而產生的法律費用 — 是否第38(5B)條所指的藉付款而使資產得以討回或保存 — 行使酌情決定權 1998年,B將他在兩間公司價值約3億港元的股份(「該等股份」)轉讓給HF,據稱轉讓價遠低於該等股份的價值(「該轉讓」)。2001年,法庭應P的呈請判定B破產,…
2021年七月
清盤 — 債權證明表 — 基於提早終止根據協議執行的掉期交易而產生的債項 — 債項是否已經算定 — 按合約訂明的公式確定債項 — 不是未經算定的債項 提早終止根據國際掉期與衍生工具協會的主協議(「該協議」)執行的掉期交易,欠下某銀行(「該銀行」)一筆債項;ASM是C公司所欠債項的承讓人。C公司最初因為提早終止掉期交易而欠下的金額(「提早終止金額」),是用該協議的一條固定公式,…
2021年七月
呈請 — 關於債務的真實爭議 — 基於真實爭議而阻撓呈請所須的標準,高過反對申請簡易判決所須的標準 保險公司P基於四筆債項向其前經紀D送達法定要求償債書。D之後償還其中兩筆債項,但仍拖欠其餘兩筆,即:(a)預支簽約費2,932,200港元;及(b)預支給D的「下線經紀」(「K」)的25%簽約費,即140,700港元。D不履行償債責任,P於是向法庭提出呈請,要求法庭針對D發出破產令。…
2021年七月
破產 — 自動解除 — 根據第30A(10)(a)條,破產人不在香港期間,破產期不得開始計算 —限制旅行自由的權利是否違憲 —根據相稱性的驗證準則,第30A(10)(a)條屬違憲 —《破產條例》(第6章)第30A(10)(a)條 《破產條例》(第6章)第30A(1)條規定,破產人在「有關期間」屆滿時,即獲解除破產,而按照第30A(2)(a)條,就以前從未被判定破產的人而言,「有關期間」為四年。…
2021年七月
出示文件的命令 — 適用於第29條的申請的原則 — 答辯人被當作有能力出示其有權強制取得的文件 —《破產條例》(第6章)第29條 T是B的破產受託人。T相信B為隱藏他包括C在內的資產,利用離岸公司及代名人運作一項複雜的計劃。第一答辯人是C的共同及各別清盤人。第二答辯人一間會計師事務所,第一答辯人是第二答辯人的少數合夥人;第二答辯人其後拆夥,由其大多數合夥人代其出庭。T根據《破產條例》(第6章…
2021年七月
破產 — 公司所作的付款本意是代破產人作出的 — 破產人根據第42條申請認可令 — 第三方受款人沒有成為申請的 — 方,而破產人在結果方面不具任何財務利益 — 申請被拒 在2009年5月27日針對破產人提出破產呈請與2009年8月31日法庭頒下破產令期間,某公司(下稱「該公司」)直接向第三方支付了多筆款項,而破產人乃該公司的董事之一。破產人聲稱,她於2009年2月曾貸款500萬元予該公司,…
2021年七月
破產 — 破產令 — 以法定要求償債書為依據 — 債務人是否無力償債 — 能否確立債務人對土地享有權益,以致頒發破產令會對他造成不公 債權人在有爭議的遺囑認證程序中獲判勝訴,敗訴一方為其同父異母的兄弟(即本案債務人),而該遺囑認證程序涉及兩人父親的遺產(下稱「該遺產」)。債務人沒有支付該筆經評定的訟費(下稱「該債項」),債權人遂就該債項向債務人送達「法定要求償債書」,但債務人沒有償付該債項,…
2021年七月
時效—呈請於判決債項的日期起計12年後提出 Re Li Man Hoo (a debtor) [2013] 4 HKLRD 247 上訴法庭 高等法院民事上訴2012年第83及84號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法官關淑馨、 霍兆剛及鮑晏明 2013年7月26日、8月30日   2011年9月,X以一項於1999年2月取得的判定債項為依據,提出針對被告人等的破產呈請。…
2021年七月
拖欠婚姻法律程序中法庭下令支付的定期贍養費 妻子提出針對丈夫的破產呈請,依據的是家事法庭在婚姻法律程序中下令丈夫在訟案待決期間支付定期贍養費的欠款。本案的爭論點是,此類欠款是否屬於可提出破產呈請的債項;及如屬是者,則法院應否就以該類債項為基礎的呈請作出破產令。裁決 - 駁回呈請,除其他事項外: 妻子倚賴的債項並非在丈夫的破產案中可予證明的債項。定期贍養費的欠款並非可予證明的債項,…
2021年七月
關於債務的真誠糾紛—除非判決以欺詐手段取得或存在司法不公,否則判決屬最終定論 原告人等及債務人持有某公司(下稱「該公司」)的股份,他們訂立了一份契據,列明原告人等將撤回對該公司所作的投資,及債務人為該公司向原告人等付還他們投放的股本作出擔保(下稱「該契據」)。債務人沒有繳款,原告人等於是正式採取法律行動。其後各方同意和解,債務人須向原告人等支付2,380萬美元(1.85億港元),…
2021年七月
下令有關人士出示文件和接受訊 問 — 適用原則 — 有關資料必須 是破產受託人為執行其職能而合理 地需要的資料 — 假如資料是破產受託人合理地需要,則法庭將重視 受託人的看法 — 不能以「漁翁撒 網」的方式尋求資料 — 訊問有關 人士的命令較出示文件的命令更具 欺壓性 — 《破產條例》(第6章) 第29條 賈樂體資深大律師(受的近律師行延聘)代 表兩案中的破產受託人。 王嗚峰大律師(…
2021年七月
呈請—關於債務的真誠爭議—倘若被指稱的債務人能夠提出具有充分精確的證據的真誠抗辯,則法庭不會對其作出破產令 一所銀行依據一個未獲履行的法定要求償債書而提交了針對債務人作為一公司的債務的擔保人的破產呈請。債務人對法律責任作出否認。裁決 — 作出破產令: 倘若被指稱的債務人能夠在呈請階段提出具有充分精確的證據的真誠抗辯,則法庭不會對其作出破產令。…
2021年七月
  當中國內地企業倒閉時,該企業在中國以外的資產將如何處理?會以國外衛星破產程序分散處理,還是置於中國的破產程序的管轄下?鑑於中國在海外的投資規模,以及許多內地企業當前遇到的財務問題,這些都是切實會面對的情況。 最近兩個分別在香港和紐約裁決,回應了這些問題,並進一步解開了中國破產法的神秘面紗和在外地的認受性。它們亦顯示,中國內地以外的債權人可能漸漸發現,…
2021年七月
香港缺乏跨境破產的法定制度,相反,新加坡於2017年採納了《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跨國界破產示範法》。值得注意,香港約四分之三上市公司在海外註冊成立。儘管許多債務重組涉及在香港經營業務的內地公司,但內地與香港之間的跨境破產或重組事宜亦無互惠安排。 取而代之,香港公司法庭應用和完善承認外地破產程序的原則。在最近兩宗案件中,法庭總結了這些原則,包括: • 外地破產程序是「集體破產程序」;及…
2021年七月
前言 問題發生於近期的一宗案件LiFu Hua (also known as Denise Li) v Chen Ching Chih and another HCMP 1374/2018, [2018] HKCFI 2786。 時序 1. 2018年8月31日,Li Fu Hua(「呈請人」)向Chen Ching Chih(「第一答辯人」)提出一項不公平損害呈請(「該呈請」),…
2021年七月
公司法庭在Re China Fishery Group Ltd [2019] HKCFI 174的判決以Re CW Advanced Techonologies Ltd [2018] HKCFI 1705的判決作依據。兩項判決均考慮了承認外地破產程序及向破產程序或其他形式企業重整關聯的外地破產清盤人員提供協助的一般原則。這些判決突顯了涉及問題的複雜性。 在Re China Fishery…
2021年七月
在Poben Consultants Ltd v Clearwater Bay Golf & Country Club [2019] HKCA 107一案,上訴法庭考慮了確定通訊是否「不損及固有權益」的測試。鑑於各方不損害特權通信的頻率,判決值得注意。對於沒有充分考慮通信的實際內容而使用「不損害特權」標籤的人來說,這個判決值得參考。 爭議涉及被告鄉村俱樂部發出的某些認購權。…
2021年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