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法

案情 X就律政司司長的兩項撤回X所提出的兩項私人檢控的決定(該等決定),尋求司法覆核申請許可。有關的私人傳票是分別針對第一及第二推定利益當事方(IP-1及IP-2),並與2019年底的社會動亂期間所發生的兩宗事件有關。第一宗事件涉及IP-1(一名當值交通警員)向一名蒙面男子開槍。第二宗事件涉及IP-2(一名的士司機)在一個被一群示威者佔據的範圍內的駕駛方式。X並無親身參與該兩宗事件,…
2021年九月
案情 這是五項司法覆核申請。有一個問題是所有申請的共同問題。在涉及香港記者協會的HCAL 2915/2019號案件中,提出兩個額外問題。其中一個額外問題是單獨審理的,將在另一個判決中處理。共同的問題是,警務人員在最近的 「踏浪者」行動中執行與公共秩序事件有關的非秘密任務時,是否需要展示其獨特的身份號碼或其他明顯的身份號碼或標記。至於本案所處理的額外問題,是政府是否有責任提供一個獨立的機制,…
2021年七月
案情 香港記者協會(記協)提出司法覆核,指警方沒有在公眾活動中為進行合法採訪工作的記者提供便利(而非妨礙),以及指警務處長沒有對連串相關行動缺失作出處理。記協要求法庭根據所提出的十三項聲明(記者聲明),以警方不當處理及妨礙記者工作之假定為基礎處理有關案件,並根據該假定來給予宣告性質的濟助。警務處長就該等指稱所持的立場是,有關事宜正在或將會在其他法律程序或審訊中作出調查。…
2021年七月
案情 X是一家律師行的獨一權益合夥人兼主管合夥人,他就香港律師會理事會所作的四項決定申請司法覆核許可。第一項決定是律師會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LPO)第26A(1)(a)(ii)及第26A(1)(c)條行使其權力介入該律師行的業務(介入決定)。在給予X該介入決定的通知函中,理事會促請X關注LPO附表2第2(4)及7(8)條之規定,當中容許其在8日內提出申請,…
2021年七月
行政法—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司法覆核—濫用法律程序—不服被剔除第二次就同一裁決申請司法覆核許可的申請,提出上訴—早前的法律程序已在第二次申請中披露—上訴不一定是濫用法律程序—民事程序—剔除 X提出免遣返聲請尋求保護,但遭入境事務處處長和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委員會)駁回。X尋求司法覆核委員會的決定,向原訟法庭提交申請司法覆核許可的申請。X的申請遭駁回,但他沒有上訴反對。…
2021年七月
仲人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涉及男同性戀者行為的性罪行—《刑事罪行條例》(第200章)第118G、118H、118J(1)及118K條歧視男同性戀者,因為違憲而被廢除—《刑事罪行條例》第118C、118I及141(c)條的補救性詮釋被採納,使得條文符合憲法—《基本法》第二十五條—《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383章)第8條第二十二條 X提起司法覆核法律程序,要求法庭宣告七條條文,即《刑事罪行條例》(…
2021年七月
行政法—香港保險業聯會上訴裁判處—香港保險業聯會保險代理登記委員會—已清晰指示必須尋求適當証據証明假文件的指控屬實,但行政審裁處沒有這樣做—沒有給予充份理由—雖然重新聆訊的結果相當可能是一樣,但這事並非必然會發生—被質疑的決定遭撤銷,有關事宜被發還委員會重新考慮 X向香港保險業聯會保險代理登記委員會(「委員會」)申請登記為友邦保險有限公司∕友邦保險(國際)有限公司的獲委任保險代理人。…
2021年七月
行政法 — 懲教署署長 — 署長要求男囚犯,不是女囚犯,剪短頭髮而發出的常規 — 不是第5條所指的直接性別歧視或抵觸第二十五條 — 《性別歧視條例》(第480章)第5、10條 — 《基本法》第二十五條 人權 — 性別歧視 — 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 署長要求男囚犯,不是女囚犯,剪短頭髮而發出的常規 — 不因歧視而違憲 — 《性別歧視條例》(第480章)第5、10條 — 《基本法》第二十五條…
2021年七月
行政法-通訊事務管理局-政府新聞處處長-指示電視及電台持牌人播放政府的選舉改革廣告-該決定是否不合法-禁止電視及電台持牌人播放政治廣告的規定不適用於「政府所提供的材料」-有關豁免是否違憲 字詞及語句-「政府宣傳片」 電視及電台廣播服務分別受《廣播條例》(第562章)及《電訊條例》(第106章)規管。電視或電台牌照中的一項標準條件,是持牌人須免費廣播包括「政府宣傳片」在內的材料。《廣播條例》…
2021年七月
行政法 — 廉政公署 — 決定拒絕刑事調查投訴及拒絕解釋該決定 — 拒絕批准司法覆核決定的許可申請 — 處理上訴的方法 — 在法律上有否犯錯 民事訴訟程序 — 針對司法覆核的許可申請被拒一事提出上訴 — 重申上訴法庭的角色 X申請司法覆核廉政公署(「廉署」)兩個決定的申請許可,兩個決定分別是拒絕就他的投訴展開刑事調查(「該決定」)及拒絕解釋該決定(「另一決定」)。原審法官拒絕批給許可,他裁定…
2021年七月
行政上訴委員會 — 針對漁農自然護理署署長拒絕登記一艘本地漁船而提出的上訴 — 用提交案件呈述的方式交由上訴法庭決定第14(1)(a)條的恰當解釋 — 委員會是否錯誤地運用了第14(1)(a)條的糾正性解釋 — 《漁業保護條例》(第171章) 《漁業保護條例》(第171章)(「《條例》」)第14(1)條規定,「如——(a)在生效日期已領有有效的運作牌照的本地漁船的船東提出申請;……署長可………
2021年七月
城市規劃 — 城市規劃委員會 — 對於根據第12A條將場地從「休憇用地」重新規劃為「住宅用地」的申請予以駁回的決定 — 考慮了不相關事宜是否在程序上欠妥 — 有關決定是否與Wednesbury案的合理性原則不符 —《城市規劃條例》 (第 131章) 第 12A條 行政法 — 城市規劃委員會 — 將場地從「休憇用地」重新規劃為「住宅用地」的申請予以駁回的決定 —司法覆核…
2021年七月
上訴委員會(房屋) — 裁定維持房屋委員會發出遷出通知書的決定 — 上訴委員會(房屋)有否在進行調查方面違反Tameside責任 本案上訴人(下稱X)是一名公屋租戶。房屋委員會向X發出遷出通知書,理由為X未有經常持續居住於其單位。X向上訴委員會(房屋)(下稱「委員會」)提出上訴,但被駁回。委員會拒絕接納X為證明其單位不適合居住而呈交的實驗室測試報告,…
2021年七月
入境事務處處長 — 香港特別行政區護照上訴委員會 — 決定拒批香港特別行政區護照申請,理由為申請人並非中國公民 — 司法覆核 X的父母親(以下分別稱為M及F)具有中國血統,在加拿大出生,並為加拿大公民。F及M分別自1995及1996年起在香港居住,並分別於2002及2008年成為香港永久性居民。2003年,「沙士」疫症在香港爆發,F因而前往加拿大暫住,而X於同年7月出生,…
2021年七月
司法覆核 — 訟費 — 行政長官及律政司司長針對立法會主席的司法覆核申請成功獲批 — 是否基於「涉及公眾利益而屬例外情況」就不用主席承擔訟費 法官就行政長官及律政司司長(「兩名申請人」)針對立法會主席(「主席」)擬為兩名新獲選立法會議員(「新獲選議員」)的立法會宣誓再次監誓的決定(「該決定」)所提出的司法覆核申請,批予許可,裁定主席無權這樣做,因為新獲選議員已被取消資格,…
2021年七月
入境事務處處長 — 維持遣送離境令的決定 — 處長沒有責任就某人的身份進行事實查找工作 — 公平原則只要求處長將他所管有的一切相關資料和材料提供予外地當局 本案申請人(下稱X)自1999年起多次從中國內地非法進入香港境內。他在其中數次在港期間被裁定干犯刑事罪行,而入境事務處處長(下稱「處長」)曾六度成功將X送返內地。X在該數次在港期間,曾經使用不同姓名、出生日期和地址。…
2021年七月
懲教署 — 經紀律聆訊後,決定在不發給退休福利的情況下解僱申請人 — 是否錯誤地把過往紀律聆訊個案視為先例以支持決定 本案申請人原本任職懲教署助理主任。申請人後來被法庭裁定攜帶19件違例物品(下稱「涉案物品」)進入監獄,並被判罰款港幣1,000元。懲教署於是對申請人展開紀律程序。在紀律聆訊中,懲教署採取慣常做法,參考過去十年的案例,一方面確保罰則大致上與普遍適用於公務員體制的標準一致,同時「…
2021年七月
司法覆核 — 下級審裁處的角色 — 應否參與司法覆核申請 — 採取 「中立」立場是否恰當 本案原告人提起法律程序追討在涉案死者的銀行戶口貸方結餘上的權益,並聲稱指死者生前與原告人同居,而死者去世前既沒有立遺囑,也沒有親人。原告人針對遺囑認證聆案官的一項指示 — 即 死者的遺產加入為被告人(下稱「涉案指示」) — 申請許可提出司法覆核申請,理由為死者的遺產並非法人實體,故不能加入為被告人。…
2021年七月
司法覆核 — 針對註冊醫生的申訴被香港醫務委員會初步偵訊委員會主席和副主席駁回 — 初步偵訊委員會將個案轉呈醫務委員會召開研訊的決定及重新考慮被駁回個案的決定是否屬於越權並在程序上有欠公平 申請人(「U醫生」)是註冊醫生。U醫生一名前病人(「申訴人」)經律師向香港醫務委員會(「醫委會」)投訴U醫生。該申訴最初被醫委會初步偵訊委員會(「委員會」)主席和副主席根據《醫生(註冊及紀律處分程序)規例…
2021年七月
警務處處長 — 拒絕披露被指曾襲擊申請人的警員的身份 — 法庭是否具有司法管轄權強迫向申請人披露該等資料 本案申請人聲稱曾遭數名警員襲擊。該批警員其後被停職和拘捕,但未被檢控。申請人要求獲提供該批警員的身份資料,讓申請人可對該批警員提出私人檢控。警務處處長拒絕提供該等資料。申請人申請許可提出司法覆核,藉以尋求各項濟助,包括宣告該批警員襲擊申請人的行為侵犯了禁止酷刑的憲法規定、損害賠償(…
2021年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