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糾紛

第三方資助(Third-Party Funding,TPF)是近年來國際仲裁界熱議話題之一。截至目前,第三方資助已相繼在美國、澳大利亞、英國、新加坡、中國香港地區等諸多法域獲得許可。自2016年起,中國國內也出現了第三方資助這一新法律服務模式,湧現出若干以資助法律案件為主營業務的專業投資機構。本文旨在對此一現象提供觀察和探討,並非予以任何定性結論。 中國第三方資助概述...
十二月 2019
香港和新加坡長年競賽,爭逐成為亞洲區最重要的仲裁地,兩地在2017年同年修例,准許仲裁由第三方資助進行。有關包攬訴訟及助訟的適用法例,僅限於新法定計劃範圍之內的,都被廢除。這使得兩個管轄區的資助人在受管制的情況下,獲准收取部分藉訴訟產生的收回款項。即是說,這把按條件收費和完全按判決金額收費的安排合法化。在兩個司法官轄區裡,按條件收費在某程度上依然是不准許的,...
十月 2019
作為一個指導大灣區當前和遠期至2035年合作發展的綱領性文件,《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綱要》」)為大灣區建設定下了合作目標和原則,並確立了合作的重點領域。在對大灣區中心城市的描述中,除了一如既往支持香港鞏固和提升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之外,繼2016年3月公佈的「十三五」規劃之後再次明確提出要將香港建設成為亞太區國際法律及爭議解決服務中心的願景。因此,...
五月 2019
在百慕大展開衍生訴訟,從2018年7月9日開始,須獲當地最高法院的許可,否則不得繼續進行。該項規定是藉著對《1985年最高法院規則》的修訂而實施。 該項新規定導致產生的疑問是:它是否適用於以百慕大公司名義展開的任何法律程序,而不論其在何地展開? 相關法律衝突原則規定,倘與公司組織章程和內部管理有關,程序事宜須受訴訟地法律所管轄,而實體法律事宜,則須受公司註冊地法律所管轄。...
三月 2019
本文旨在解釋公司應多加考慮利用ITC解決商業秘密糾紛的原因,以及ITC程序的運作方法。來到第2部份,我們會集中討論就跨境問題ITC能提供的選擇,以及公司可採用以積極保護其商業秘密的措施。 ITC就跨境問題能提供的選擇 要追究商業秘密被竊一事,公司除了可按慣例向其本國的法律制度求助之外,還可以有其他更好的選擇。根據1930年《關稅法案》(Tariff Act of 1930)第337條...
十二月 2018
商業秘密的竊取在國際間構成的威脅,已經成為媒體的熱門話題,商貿刊物以至《紐約時報》時有報導。爭逐於全球經濟體的公司,一定要主動保護它們的專有知識,但在海外監察侵犯商業秘密行為的成功機會卻令人憂慮。被竊取商業秘密的受害者大多向法庭求助――在本國、或在外國,或者既在本國也在外國――但很多都沒有想到利用一種強大的工具: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ITC」)。...
十一月 2018
In Chang Pui Yin & Ors v Bank of Singapore Ltd (CACV 194/2016), the Court of Appeal has upheld a Court of First Instance ruling that a bank be held liable for losses suffered by...
九月 2017
香港原訟法庭在Shandong Chenming Paper Holdings Limited v Arjowiggins HKK 2 Limited (HCMP 3060/2016) 一案中,裁定一家具償債能力,並在香港進行第二上市的內地企業,雖然其在香港並沒擁有任何資產,但仍可因其沒有支付某項仲裁裁決所判定的款額而在香港被清盤。 該內地企業要求法庭作出宣告,...
八月 2017
「這項裁決確認了香港是一個十分尊重仲裁程序的司法管轄區。」 在法庭就近期的一宗關於擱置法律程序的案件(該法律程序的提起,涉及違反仲裁協議,而法庭對要求撤銷有關的仲裁裁決之申請予以駁回,並下令申請人須支付彌償訟費)作出了判決後,每一家律師事務所在其通訊報導中,幾乎都慣性地作出了上述的評論。 這項評論的真確性是無庸置疑的。然而,談到香港作為一個執行仲裁裁決的司法管轄區,其所具備的優點,...
七月 2017
鑑於愛爾蘭與香港在助訟及包攬訴訟的法律方面有相似之處,並且在普通法上有「姊妹關係」,那些密切關注專業(「商業」)第三者資助訴訟的優點,留意有關討論的人,應該對愛爾蘭最高法院最近在Persona Digital Telephony Ltd & Anor v The Minister for Public Enterprise, Ireland & Ors [2017]...
七月 2017
倫敦高等法院最近首度就英國嚴重欺詐案辦公室(UK Serious Fraud Office,SFO)的刑事調查對象所聲稱的訴訟保密權作決定。是項決定可能嚴重限制英國監管機構參與的跨境調查的訴訟保密權範圍,對於在香港有業務的金融機構及跨國企業是有影響的(The Director of the Serious Fraud Office v Eurasian Natural Resources...
七月 2017
With the passage of the Arbitration and Mediation Legislation (Third Party Funding) (Amendment) Bill 2016 through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of Hong Kong ("Legco") in near record time, we asked the...
六月 2017
In the latest twist in a long-running dispute between Malaysian broadcaster Astro Group and Indonesian conglomerate Lippo Group, a Lippo Group entity has failed to overturn a Hong Kong Court of First...
二月 2017
為了向在外地進行的法律程序提供協助,香港法院可根據《高等法院條例》第21M條批予非附屬的資產凍結濟助。香港終審法院在Compania Sud Americana De Vapores S.A. v Hin-Pro International Logistics Ltd (FACV 1/2016, 14 November 2016) 一案中,首度對有關的司法管轄權作出審視。...
二月 2017
「全球龐德會議」(GlobalPound Conference,一個促使調解制度面世的重要會議)從最初舉行至今,已有四十個年頭,但爭議解決的發展卻看似停滯不前。 儘管調解制度在香港受到廣泛的支持及認可(因其可以迅速、便宜及保密方式解決爭議),但其使用率依然偏低。 它並沒有像仲裁般,能夠在亞洲得到蓬勃發展(儘管市場在早期作出如此預測),而就訴訟而言,它經常被視作一個「剔選方格」的行為。...
一月 2017
訟費 — 關於帳目的簡易命令 — 根據第43號命令第1條規則要求法庭下令就「堂」的收支提供真實和妥善的帳目 — 第43號命令第1條規則不應用作尋求披露具體文件或回答質詢書,也不適用於涉及先要經由審訊解決的爭議的案件 本案原告人是某個「堂」的成員,被告人則是該「堂」的唯一註冊司理。原告人根據《高等法院規則》(第4章,附屬法例A)...
十二月 2016
法律改革委員會於2016年10月12日發表了《第三方資助仲裁最終報告書》 (下稱《最終報告書》),建議對香港的《仲裁條例》(第609章)作出修訂,訂明在普通法下的助訟和包攬訴訟法則,並不適用於第三方資助在《仲裁條例》下的仲裁及相關法律程序(例如:在緊急仲裁員席前進行的程序、調解、法院程序等)。 法律改革委員會轄下的「第三方資助仲裁小組委員會」(下稱「小組委員會」)於2013年6月成立1。...
十二月 2016
The recent decision of the Hong Kong Court of First Instance in Sun Tian Gang v Hong Kong & China Gas (Jilin) Ltd [2016] HKEC 2128 (“Sun Tian Gang”) confirms the circumstances in...
十一月 2016
On 12 October 2016, the Law Reform Commission (“LRC”) released its Final Report on Third Party Funding for Arbitration (the “Final Report”) recommending that the Hong Kong Arbitration Ordinance (Cap...
十一月 2016
Hong Kong as a super-connector in the “One-Belt-One-Road” initiative has all along adopted a pro-arbitration approach to resolve disputes. Parties of different social, cultural and economic...
十月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