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糾紛

民事藐視法庭 — 違反法庭施加的文件披露令 — 恰當刑罰 — 是否有減刑因素以支持判處非監禁式刑罰 本案第一被告人及其女兒 (即第二被告人)被懷疑於某家公司(下稱C)清盤前挪用其資產。C的清盤人(下稱L)成功申請兩項法庭命令,要求兩名被告人披露25類與C有關的文件。兩名被告人於法庭命令所指明的期限過後披露部份文件。法官裁定二人違反上述命令,執意和故意藐視法庭。其後,…
2021年七月
專家證據 — 人身傷害申索 — 向聯合專家索取補充報告的許可 — 遲了申請 — 是否需要專家再提供協助 原告人是玻璃安裝工人,他工作時從高處墮下,背部著地受傷,受傷後針對被告人提起法律程序(「該訴訟」)。兩年後,原告人在一宗交通意外中頸部受傷。訴訟雙方的骨科專家在聯合報告中指出,原告人在交通意外後接受的磁力共振掃描結果顯示原告人頸椎和腰椎退化,…
2021年七月
知識產權 — 域名仲裁 — 適用於. hk和.香港域名的香港域名註冊政策、程序和指引 — 《仲裁條例》— 誤導用戶到訪真正生產商的競爭對手銷售產品的網站,構成裁定惡意註冊和使用爭議域名的理據 2006年在中國深圳註冊成立的第一投訴人是航拍機控制系統和航拍機解決方案的開發商和生產商,在北京、香港、美國、德國、日本和其他地方設有分公司。第一投訴人也在香港和中國內地註冊了包含DJI的商標(「商標…
2021年七月
無理纏擾的訴訟人 — 第27條下的限制令,即禁止訴訟人展開或提出針對原告人的新申索或法律程序 — 經雙方同意下作出該限制令,但指明該限制在若干情況下不適用 在本案中,親自行事的被告人針對原告人和其他與訟方而提起或積極參與超過20項不必要地重叠的訴訟和多項非正審申請。至今該等訴訟無一勝訴﹔事實上,除了兩項外,其餘訴訟都已被中止、剔除或擱置。在得到被告人同意下,原告人根據《高等法院條例》(第4章)…
2021年七月
訟費 — 附帶條款的和解提議或付款 — 提議原告人撤回申索陳述書以及要求法庭不頒發訟費令 — 載有關乎訟費的條款的和解提議,不屬於第22號命令下的有效附帶條款和解提議 本案原告人的申索遭法庭撤銷,而被告人根據《高等法院規則》(第4章,附屬法例A)(下稱「《規則》」)第22號命令申請更改暫准訟費令。被告人要求法庭下令原告人支付按彌償基準計算的訟費及額外利息,…
2021年七月
股票 — 轉讓 — 由司法常務官簽立以信託方式持有的股票的轉讓文書 — 更正成員登記冊 本案申請人根據《高等法院規則》(第4章,附屬法例A)第85號命令發出原訴傳票,要求法庭宣告申請人對第三答辯人公司(下稱R3)的一股以第二答辯人(下稱R2)名義登記的股票享有絕對權利。申請人倚賴一份信託聲明書,當中述明R2為申請人的權益而以信託方式持有該股票。該份聲明書由擁有和控制R2的第一答辯人(下稱R1)…
2021年七月
附帶條款和解提議或付款 — 在訟費保證金的申請中披露附帶條款付款 — 通常只有在一方承認有法律責任支付較本來被命令繳存的保證金為高的款額時才予以准許  原告人就違規建築工程向被告人申索逾1,200萬港元損害賠償。該項工程違規是由於第三方提供專業服務和意見時疏忽所致,被告人被指稱須為第三方直接負上法律責任或轉承法律責任。被告人否認有法律責任,並且針對第三及第四被告人要求訟費保證金。…
2021年七月
訟費 — 關於帳目的簡易命令 — 根據第43號命令第1條規則要求法庭下令就「堂」的收支提供真實和妥善的帳目 — 第43號命令第1條規則不應用作尋求披露具體文件或回答質詢書,也不適用於涉及先要經由審訊解決的爭議的案件 本案原告人是某個「堂」的成員,被告人則是該「堂」的唯一註冊司理。原告人根據《高等法院規則》(第4章,附屬法例A)第43號命令第1條規則提起法律程序,要求法庭作出簡易命令,…
2021年七月
非正審強制令 — 單方面申請非正審強制令,以期阻止出版被指具誹謗性的文章 — 缺乏令人信服的理由以支持在不通知答辯人的情況下提出申請 —法庭拒絕下令強制令繼續生效 本案被告人是一家在英屬維爾京群島成立的公司,也是一份本地中文報章在線版網站(下稱「涉案網站」)的域名註冊人。原告人是一家本港上市公司。原告人提起法律程序,指控被告人誹謗,並提出申請,要求法庭下令一項針對被告人的單方面非正審強制令(…
2021年七月
上訴 — 預備上訴文件夾 — 對於以浪費資源的方式預備上訴文件所招致的訟費,上訴級法庭將從嚴處理 本案原告人向若干名被告人提出申索,指稱他們曾違反公司董事受信責任。原審法庭撤銷該申索,原告人不服,提出上訴。上訴法庭就如何妥為預備上訴文件夾提供指引。 裁決﹕ 本案顯示了現時在上訴程序中相當普遍的一種做法,即把下級法庭程序中使用的整疊文件複印,然後將複印本提交以作為上訴文件。…
2021年七月
清盤 — 外國公司 — 在普通法中,香港法院獲賦權承認和協助外地清盤人 呈請人要求將一間在香港聯交所上市的開曼群島公司(「該公司」)清盤,理由是該公司無力償債。呈請人亦申請提早聆訊其有關在香港委任臨時清盤人的申請(「該項申請」)。該公司在2015年10月2日的聆訊中,被發現已在開曼群島要求將自己清盤,並且委任臨時清盤人的申請會在2015年10月8日進行聆訊。法官裁定,…
2021年七月
初步爭論點 — 審訊剔除申請初步爭論點的命令 — 行使酌情權是否有錯 被告人基於第一原告人及第二原告人沒有支付上次訴訟程序的訟費,以兩名原告人濫用法院程序為由,向法庭申請剔除兩名原告人的申索,並取得審訊初步爭論點的命令(「審訊命令」)。兩名原告人現申請上訴許可,辯稱它們就詐騙提出的申索是「基於新事實而提出的新申索」。 裁決 –駁回申請: 兩名原告人辯稱,…
2021年七月
訟費 — 司法覆核程序 — 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所犯的錯誤是否構成嚴重不當行為,以致該委員會須支付訟費 本案所涉司法覆核程序中的申請人(下稱X)與身為有利害關係的一方的入境事務處處長經同意下取得法庭命令,將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下稱「上委會」)所作的相關決定撤銷,藉以完成處理該司法覆核程序。X提出申請,要求法庭下令上委會支付訟費,但法官不頒發任何訟費令。X就若干上訴理由而以書面形式獲給予上訴許可。…
2021年七月
人身傷亡 — 將來損失的收入 — 沒有妥當的證據基礎去支持裁決 原告人是汽車機械工學徒,他的一隻腳於2007年6月30日工作時被壓傷。原告人的僱主(被告人)須就意外負上法律責任。原告人接受多種治療,包括為他已折斷的首三隻腳趾進行閉合性關節復位和克氏針內固定治療,還有物理治療、痛症專科治療,以及因患上創傷後應激障礙而接受的精神及心理治療。兩方骨科專家於2009年8月為原告人進行聯合檢查之後,…
2021年七月
簡易判決 — 就部份申索申請簡易判決及強制履行令 — 一般來說,與訟方不宜把訟案分拆和就部份案情進行訴訟 原告人入稟法院,就一份分銷協議下若干受爭議權利的執行問題向被告人提出申索。原告人提出申請,要求法庭就部份申索頒下簡易判決及強制履行令。被告人提出一項初步爭議點,即法庭應否受理原告人的申請。 裁決 — 駁回申請﹕ 本案並不尋常,因為原告人只申請就部份申索取得判決,…
2021年七月
申請要求法庭宣布自己為公司成員 — 成員登記冊不見了 — 關於成員資格的糾紛 — 申請人有責任證明自己符合章程細則的入會規定 — 有否證明成員資格 一間佛社約於1939年成立為非法團組織,1975年註冊成立為擔保有限公司,組織章程大綱的7名認購人由創社社員組成。佛社章程細則,除了別的以外,規定每名申請成為佛社社員的申請人,必須由一名社員提名,並由另一名社員和議;有關申請會交由由佛社執行委員會…
2021年七月
費用 — 彌償訟費 — 就一方企圖阻撓執行仲裁判決不果而判給彌償訟費的一般規則 — 應用到企圖阻撓執行及承認協議本身但不果的情況 被告人拖欠原告人一筆根據合約為到期應付的金額,該合約包含一份仲裁協議。原告人就該金額針對被告人提起法律程序,但同意被告人依據該協議在新加坡申請擱置訴訟,把爭議提交仲裁。原告人聲稱,由於仲裁還沒有進行或裁決還沒有作出,被告人的申請的相關訟費應歸於仲裁中。 裁決 –…
2021年七月
簡易判決 — 第14號命令第1(2)(b)條規則指定欺詐屬例外情況 — 採用廣義 — 例外情況在被告人被指控為了詐騙而蓄意或罔顧後果地作出不誠實的作為或不作為時適用 原告人,一間瑞典公司,指稱原告人的財務經理由於有人就收款人的身份作出具有欺詐成分的失實陳述而受騙,把資金轉賬到公司K在立陶宛的銀行戶口。資金隨後被轉匯到第一被告人在香港的銀行戶口 (「KPN款項」),…
2021年七月
清盤 — 債權證明表 — 基於提早終止根據協議執行的掉期交易而產生的債項 — 債項是否已經算定 — 按合約訂明的公式確定債項 — 不是未經算定的債項 提早終止根據國際掉期與衍生工具協會的主協議(「該協議」)執行的掉期交易,欠下某銀行(「該銀行」)一筆債項;ASM是C公司所欠債項的承讓人。C公司最初因為提早終止掉期交易而欠下的金額(「提早終止金額」),是用該協議的一條固定公式,…
2021年七月
呈請 — 關於債務的真實爭議 — 基於真實爭議而阻撓呈請所須的標準,高過反對申請簡易判決所須的標準 保險公司P基於四筆債項向其前經紀D送達法定要求償債書。D之後償還其中兩筆債項,但仍拖欠其餘兩筆,即:(a)預支簽約費2,932,200港元;及(b)預支給D的「下線經紀」(「K」)的25%簽約費,即140,700港元。D不履行償債責任,P於是向法庭提出呈請,要求法庭針對D發出破產令。…
2021年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