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囑, 信託及遺囑認證

遺產管理 — 授予遺產管理證明書 — 撤銷 — 將現任遺產管理人罷免 — 由他們提交帳目 — 重新把遺產管理證明書授予專業遺產管理人 X於2005年在沒有遺囑的情況下離世,遺下妻子和四名子女。X的遺孀和其中一名兒子於2006年獲授予遺產管理證明書(下稱「證明書」)。...
六月 2017
遺囑 — 有效性 — 是否在條件實現時生效 — 遺囑沒有明訂條件 — 是否一如附條件遺囑般具有效力 — 簽立之時是否已有所需要有的遺願致使遺產會直接按照遺囑處置 被告人是死者與妻子(「被告人母親」)的獨生女。死者1990年與被告人母親離婚之後,獲判被告人的管養權。死者在2007年過身。...
五月 2017
信託 — 建基於共同意願的法律構定信託 — 可在「住家消費者範疇」以外(即在商業範疇)運用 本案原告人及被告人是胞兄弟。他們自1983年起是一個商鋪的等額分權共有人,而原告人在該商鋪內經營電子業務。原告人聲稱,他本人、被告人及他們的父親(下稱F)曾協定被告人將註冊成為該商鋪的共同擁有人,但唯一目的是保證原告人清償一筆由F提供以協助購買該商鋪的貸款(下稱「涉案貸款」),而當涉案貸款得到清償後...
八月 2015
信託 — 法律構定信託 — 未經許可從遺產帳戶提取款項貸款予管理人 — 由於款項已歸還予遺產,因此對物業施以法律構定信託有欠公平 死者X有六名子女,包括原告人和第一被告人。1978年,X未立遺囑而去世,而第一及第二被告人在1983年獲授予X遺產的遺產管理書(下稱「該遺產」)。該遺產主要包括新界的土地,並不時會因政府收回其土地而獲豐厚的補償金。2003年4月,一筆1148萬元的款項(下稱「...
三月 2015
訴訟時效 — 信託 — 受益人提出申索 — 根據第20(1)(b)條時效期是否不適用於有關訴訟 — 第20(1)(b)條所指的「受託人⋯管有中的信託財產」並沒有規定受託人須實際上實質管有或佔用信託財產 – 如受託人對財產有控制權及能夠取得管有,即已足夠 – 《時效條例》(第347章)第20(1)(b)條 原告人和被告人為兄妹。1981年,被告人以買方身份獲轉讓某物業,而付款者為原告人。...
二月 2015
訴訟時效 — 信託 – 受益人提出申索 — 第20(1)(b)條不適用於因明知接受或明知協助違反信託而產生的法律構定信託及受託人 — 被告人是否可以說是事實上的受託人,以致訴訟沒有喪失時效 — 《時效條例》(第347章)第20(1)(b)條 死者X和其妻W為C公司的董事。第一被告人為一家公司,是一名酌情信託的受託人,而該信託的受益人為X和W的子女及W本人(下稱「該信託」)。...
一月 2015
涉及社會知名人士 (例如賭王何鴻燊先生及已故億萬富豪龔如心女士) 的權力及家產爭奪新聞,從來都不乏人關注。可以說,這是遺囑認證法律的最吸引人之處。然而,正如執業律師所了解的,真正的遺囑認證工作,遠不止我們在「真人秀節目」中所見到的那樣。 《香港律師》就這一專門法律工作範疇,專訪了在這一領域有超過40年執業經驗的香港律師會遺產事務委員會主要委員馬華潤律師。  ...
三月 2014
遺囑執行人有權在獲授予遺囑認證書前提起法律程序 原告人等與被告人同為死者X的子女,而X為一名外籍人士,去世時以泰國作為其居籍。X立下一份泰語遺囑,而原告人等據稱是該遺囑的遺囑執行人。在泰國的遺囑認證訴訟中,法院裁定X的遺囑有效,被告人提出上訴,現正待決。因此,原告人等尚未從泰國或香港的法院取得任何遺囑認證書。 根據一份送讓契,X把一項香港物業的權益轉讓了給被告人。...
二月 2014
預贈假定 — 物業由母親轉讓予兒子 一對夫婦為兩名兒子所成立的公司(下稱「該公司」)提供資金,作為首兩年的營運開支,而被告人為其中一名兒子。2006年,母親(即原告人)透過轉讓文書等將該公司18萬股份轉讓予兩名兒子,表面上代價為18萬港元,但兩名兒子從沒付款。 原告人提起訴訟,指兒子是以歸復信託的形式代她持有該等股份,而被告人則辯稱該等股份乃饋贈。下級法院的法官接納原告人的證供和證人...
二月 2014
預贈假定—在香港適用於母親和成年子女之間的關係—母親其後的行為是否可接納作推翻這項推定的證據 一名母親和她的兒子(下稱「第二被告人」)在某銀行持有5個聯名帳戶,倘任何一方去世,戶口的餘款由尚存一方擁有。該名母親於2010年6月確診患上癌症,並於其後要求銀行把該等帳戶凍結。在2010年12月,母親通知銀行該等帳戶中的款項僅屬於她個人,而與第二被告人開立聯名帳戶是為方便起見。...
七月 2013
遺囑執行人—撤職—是否「需要或方便」略去遺囑執行人—基於遺囑執行人和受益人之間的敵意會影響遺產管理而略去遺囑執行人 死者把12億港元的遺產分成六個等份,遺贈予他五名子女(其中包括「C」和「J」)和一名女婿,並指名C為遺囑執行人。六名受益人分成兩派,J申請按《遺囑認證及遺產管理條例》(第10章)第36條略去C作為遺囑執行人,...
七月 2013
「法律與日常生活息息相關」雖說是老生常談,但當法律涉及到家事的安排時,這句話似乎一點也沒錯。 如果對此抱有懷疑,不妨問問家事法專家高浩文資深大律師。上月一個宜人的傍晚,這位家事法專家告訴《香港律師》:「(家事法)很可能是一個人接觸到法律和相關制度的唯一情況」。 涉及到家庭安排破裂的法律是一門非常重要的法律範疇,尤其是因為案件往往牽涉情感和法律上的包袱,其他類型的案件則不大會出現這種情況」...
七月 2013
上訴法庭法官夏正民在PD v KWW [2010] 4 HKLRD 191一案中指出:「享有獨有管養權的父或母其中一方有權就子女的教育、宗教培養及課外學習等事宜作出最終決定,但必須先諮詢及充分合理考慮另一方提出的意見。雖然沒有管養權的一方並無否決權,但他/她可向法庭申請就任何分歧作出裁決。」 這裁決縮窄了獨有管養令和共同管養令之間的差距。林文瀚法官因此在同一案指出,「...
七月 2013
法庭一直是離婚夫婦解決糾紛的主要途徑。儘管調解及協作能夠有效輔助當事人解決糾紛,但仍有一些糾紛是不適合進行調解且需要由第三方做決定,不過不訴諸法庭對這類糾紛而言,仍屬有利。 現時,英格蘭及威爾斯、澳洲、加拿大安大略省以及蘇格蘭可以透過仲裁解決這類糾紛的需要。香港亦應採納仲裁作為解決家事糾紛的另一渠道,協助離婚夫婦以及時、保密,及(在若干情況下)符合成本效益的方法解決糾紛。 過去十年,...
七月 2013
法律改革委員會(以下簡稱「法改會」)於2005年3月發表了《子女管養權及探視權報告書》(以下簡稱《報告書》)。 經過幾近7年的時間,勞工及福利局(以下簡稱「勞福局」)於2011年12月28日刊發了一份諮詢文件(以下簡稱《諮詢文件》),邀請公眾在2012年4月30日以前,就《報告書》所提出的建議,特別是通過立法手段來實施「共同父母責任模式」發表意見。 在意見收集期結束一年後的今天,...
七月 2013
世界在變,人也在變。事物的變化速度,往往比我們所想像的快得多。iPhone從面世至今快將七年 (於2006年6月29日登場),其給青少年所帶來的,是經常在屏幕上做著拍打、張開、緊捏、輕敲等動作,絕少會拿起筆桿來,而他/她們的大腦思維,也與我們的不盡相同。科學家發現,有些幼兒甚至失去了表達同感的能力,因為他/她們所見到的,是在額頭注射了肉毒桿菌素(botox),難以將感情適當地表達的父或母。...
七月 2013
享有遺產管理授予的權利—兩名申請人之間發生糾紛,兩人同具遺產管理授予的權利 死者未立遺囑而去世,留下包括一名兒子(下稱「兒子」)和一名女兒(下稱「女兒」)在內七名子女,而他們同具分享遺產和遺產管理的權利。兒子和女兒分別提出遺產管理書的申請。兒子發出傳票以對其有利地處置糾紛並將知會備忘登記,其聲稱:(a) 女兒品格不良,曾不當和不公平地分配他們已故母親(下稱「母親」)的遺產(下稱「母親的遺產...
六月 2013
家族繼承—申請人是否「即時需要經濟援助」 原告人根據《財產繼承(供養遺屬及受養人)條例》(第481章)(下稱「《條例》」)尋求從其已故祖父(下稱「死者」)的主要遺產中索取臨時給養,其依據是緊接在2009年死者去世之前,她靠死者贍養。原告人聲稱,她在那一年獲英國一所大學的學位課程取錄,並預期死者會繼續支付她在外地的生活和教育開支。下級法院的法官拒絕原告人的申請,裁定她未能確立《條例》下她「...
六月 2013
遺囑、遺囑認證及承繼—是否獲賦予權力在遺囑認證訴訟仍有待裁定時向聲稱受益人預先支付死者產業的淨收益的一部分或整筆款項 原告人為死者(「死者」)的孫兒,在兩份據稱由死者於2002年和2008年訂立的遺囑中,獲指名為死者的剩餘遺產份額的受益人。兩宗遺囑認證訴訟中各自的遺囑的有效性均受到質疑,而此仍有待裁決之際,原告人尋求法庭下令遺產管理人在訴訟待決期間向他預先支付產業的淨收益的部分或整筆款項,...
四月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