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解

正如2016年8月的《業界透視》(「無損權利通訊的合法利益」)所提到,普通法近來在例外地不享有無損權利特權的「毫不含糊的不正當行為」方面,有一些有趣的新進展。 通訊是在無損權利的情況下進行,不過目的不當,信息內容就有可能變成可獲接納的證據。舉例說,一方面是不當威嚇(例如勒索或刑事恐嚇),另一方面是尋求收回和解談判期間毫不含糊的承認,兩個方面是有分別的。雖然相關案件取決於事實,...
高等法院暫委法官最近在Wong Yim Man v Wong Ho Ming [2016] HKEC 930案裁定,被告人的書面和解提議不完全是《高等法院規則》第22號命令(「和解提議及款項繳存法院」)所指的附帶條款和解提議,原因是該和解提議載有關於訟費的規定;準確地說,載有「不就訟費作出命令」的規定。 判詞其中一段(第15段)相當重要,現引述如下: 「第22號命令第20條規則規定,...
從使用頻密度來看,附帶條款和解提議及附帶條款付款的程序規則可以說是成功的(《高等法院規則》及《區域法院規則》第22號命令)。在所有形式的民事案件中,商業糾紛以至人身傷亡訴訟,民事訴訟律師經常要就附帶條款和解提議或者附帶條款付款(及反建議)的利弊提供意見。附帶條款付款通常與附帶條款和解提議合而為一,對提議者來說,可能隨之而來的是(除了別的以外)更高的訟費。 Calderbank提議(「...
訂閱 RSS - 和解